《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3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不是楚大市长吗?”一个大嗓门嚷了起来。
  楚天齐回头看去,雷鹏正走进大厅,迎面而来,雷鹏身边跟着“二狗子”,还有厉剑。
  “雷局长,你这派头够大呀,还带着警卫呢。”楚天齐站了起来,点指对方。
  “是吗?”雷鹏“呵呵”一笑,“今天是私人活动,我就稍微低调一些,没把十六个警卫一齐带来。”
  “去你的吧,说你胖还喘上了。”楚天齐给对方来了一拳。
  “市领导就能打人啊?”雷鹏也不客气,直接回敬了一下。
  “互打”之后,众人坐下来,继续聊着天。
  不多时,婚礼总管走了过来,称婚宴就要开始了,请大家到包间就座,楚天齐被领到了“青牛峪包间”。这个包间并非就叫这个名字,而是因为今天中午全都坐的是原青牛峪乡的老人儿,包间也位于宴会大厅空间,只不是又专门隔出了封闭屋子。

  推开屋门,楚天齐发现,果然都是青牛峪老人。
  屋内众人看到楚天齐,马上起身打招呼,大家自是好一番寒暄。尽管众人都极力让楚天齐坐到正面主位上,但他却选择靠近门口位置坐了下来。
  这个包间共十个位置,现在已经坐了八位,分别是楚天齐、刘文韬、郝晓燕、温斌、陆勇、尤来柱、蒋野、杜志刚。
  当年楚天齐去青牛峪做乡长助理的时候,温斌是常务副乡长,刘文韬、郝晓燕和蒋野都是副乡长,尤来柱是乡人武部长,杜志刚是纪检书记兼宣传委员。陆勇去的较晚,是在楚天齐调离青牛峪时去的,陆勇接的正是楚天齐刚刚卸任的常务副乡长,当时好多人认为陆勇挤走了楚天齐。
  楚天齐知道,现在在座的那七位,大多都已离开青牛峪,只有陆勇还待在那里。而且这些人的职务大多有了多次变化,有的人成了正科实职,还有个别人也已享受了副处待遇,只有陆勇还只是青牛峪乡乡长。
  刚寒暄完的时候,可能是由于多年不见,也可能是由于楚天齐的职务最高,人们一时没了话题,有些人更是略有拘谨,不知道说什么。楚天齐适时提起了在青牛峪时的事情,当然没提令别人难堪的事例。大家有了共同话题,渐渐发言踊跃,气氛也热烈起来。不过有一个人有些沉闷,不知是因为对那些事情不熟,还是拘谨,即使被问到头上,也是简单几个字回应,这个人就是陆勇。整个包间里,并未因为陆勇话少而影响到气氛,人们谈的很是热烈。

  “大家都到了。”屋门“吱扭”一响,一个人走进屋子。
  随着此人进屋,楚天齐顿觉恍然大悟。
  正说的热闹,乍一看到来人,众人都闭上嘴巴,屋子里安静下来,似乎有些冷场。
  来人却没有稍许尴尬,仿佛挺享受这种感觉,并自傲的说:“大家太客气了,其实坐哪都一样,没必要按官场那套来。”
  “本来就没按那套来。”刘文韬接了话。
  “老刘,吃什么干醋,还挑理呢?我、你和老温、老杜级别都一样,咱们谁坐那都行。”说着话,来人向正面空着的座位走去。
  “听你这话,分明还是在强调那套东西。”刘文韬慢条斯理的说,“不过要真是那么排的话,也不应该是我们坐那,我们的级别还差点儿。”
  “差点儿?还有……”来人本已昂首阔步走过去,并提前抓住了椅背,准备随时坐下去的架势,却突然停下动作,站在那里,望着背对门口坐着的人。

  注意到了来人目光,楚天齐一笑:“王主席,你好!”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的老相识,现任玉赤县政府党组成员、县妇联主席王晓英。听到楚天齐打招呼,她也回了一句:“小楚好。”并径直坐到了空着的座位上。
  听到二人的对话,在场众人都不禁好笑,笑王晓英的称呼。现在楚天齐可是市委常委、副市长,虽然楚天齐刚才一直表示“原来怎么叫就怎么叫”,人们也称其为“楚乡长”或“楚主任”,但还没有一个人称呼他“小楚”,不料却被王晓英喊了出来,而且还是在楚天齐已经称呼她官职的情况下。众人也看出来了,王晓英瞧不上楚天齐,这是在故意贬低对方,以抬高她自己的身价,急于坐到主位也说明了这点。

  面对对方的有意贬低,楚天齐没有表现出不快,只是微微一笑:“王主席风采不减当年呀。”
  王晓英故意扭动着身子:“人们都这么说。”
  众人都笑了,但笑容却丰富多彩。
  生怕坐主位名不正言不顺,王晓英又说道:“小楚虽然也是副处,不过他远在定野市,和咱们不在同一官场体系,咱们按玉赤县的排,他不排也好。”
  大家听的出,王晓英言谈话语还在强调她比在场大部分人都高的多,人们不禁在心里鄙夷这个爱显摆的女人。并且人们还注意到,楚天齐面对这个女人挤兑,没有针锋相对,依然神情自若。
  “看来王主席这妇女工作真不是白做的,随时都能区别对待问题,都能找出合理的理由。”杜志刚接了话,“果然有水平,真有水平。”
  刘文韬附和着:“有水平,妇联主席那可不是盖的。老杜,服了吧?”
  杜志刚连连点头:“服,心服口服外带佩服。”
  王晓英嗔道:“老杜、老刘,阴阳怪气的,什么意思?”旋即又变了话题,“其实妇联主席也就那么回事,都是干具体事务的,主要是政府党组成员承担的责任要大的多。”
  听着王晓英的自我标榜,楚天齐想到了一句话: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咚,咔。”连续的响动传来,酒店门外开始响炮,预示着婚宴礼程即将开启。
  果然,宴会大厅传来了婚礼司仪的声音:“各位来宾……”
  注意到人们翘首以盼的神情,楚天齐赶忙打开屋门,侧坐到一旁,让人们一览婚宴现场的情形。他看了看手表,时间是十二点十八分。
  随着司仪的主持,包间里的人们也停止了斗嘴,静静欣赏着大厅里的仪式。

  和大数人不一样,王晓英心思并不在外面仪式现场,但却因为别人慢待自己而懊恼。她觉得,众人没有真正把自己当成核心,这就是慢待。
  仪式进行十多分钟后,便开始上菜。在十二点四十多分钟的时候,仪式进行完毕,菜也上了好多,人们推杯换盏喝了起来。
  酒宴一开始,便是一拨一拨的敬酒,先是新郎父母,接着是新郎新娘,然后又是宾客不时来敬。由于这桌人大部分都是县里科局部门一把手,或是县级副处,来敬酒的人很多,本桌也有出去敬的。
  在应对了多批次敬酒后,楚天齐也走出包间,到了另一个屋子——“开发区领导包间”。那个屋子里有冯俊飞,还有王文祥、冯志堂、方宇、姚志成等。大家自是好一番互相敬酒,然后楚天齐才回到了“青牛峪包间”。
  “青牛峪包间”里的众人,也已喝了不少,好多人脸颊都挂了红云,尤其王晓英脸色更红。

  王晓英左胳膊撑在桌上,左手托着脸颊,看到楚天齐进屋,直接问道:“小楚,到外地工作有什么感触?”
  日期:2017-11-01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