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29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待邬大光的人,正是死者的哥哥。
  邬大光来之前是提前通知的,因此,当然踏着夜色进门的时候,死者家那小小的两居房子里,已经坐满了人,除了死者老婆孩子和两个哥哥外,死者的父母也来了,看得出来,大家都想要在今晚的谈判中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
  邬大光一进门便闻到一股说不出的难闻气味,他眉头忍不住皱了一下,并没有出声,而是在提前赶到的工作人员拿出来的一张椅子上,在门口位置坐下来。
  这个位置是之前就计划好的,安排见面事宜的时候,下属担心一旦死者家属情绪失控,可以保护邬大光立即从门口撤离。
  现场的气氛一开始有显得有些不和谐,邬大光主动伸出手去跟死者家属代表握手,却被死者的哥哥拒绝了。
  死者的哥哥说,邬区长,握不握手的并不重要,现在自己的弟弟已经死了这么多日子了,却还是不能入土为安,今晚邬区长亲自过来,解决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邬大光有些尴尬的把手缩回来后,打着官腔说,你说的很有道理,其实,这件事总体说起来,也是个意外事故,毕竟谁也不会希望出现这样的结果,你们说是不是?
  邬大光越是想要制造一种稍稍和谐些的谈话氛围,对方越是不领情,估摸着是仗着诸多媒体记者在背后撑腰,死者的哥哥开门见山的再次提出自己的要求,那就是必须惩罚办事处和采取办的主要领导。
  邬大光见对方摆出咄咄逼人的架势,心里不免有些不痛快,一介草民,自己屈尊过来跟他们谈条件,那是抬举这家人了,没想到这家人却蹬鼻子上脸起来,简直不是个东西。
  邬大光并不想给心目中的刁民任何机会,于是表态说,赔偿的金额是已经确定的,处理的意见,区委也有了讨论结果,你们提出要处罚办事处和拆迁办的一把手领导这个要求,是不合理的,区里领导也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死者哥哥一听这话,情绪立即有些激动起来,他冲着邬大光大声说道,***,那还有什么好谈的,我们提出的条件,你们压根就没考虑,说来说去,还不是那几句话,要我看,你们区里根本就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我大哥可是被你们办事处和拆迁办的人给活活逼死的,这么一条人命,你们想要花点钱就把事情给了了,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邬大光在浦和区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也算是老资格了,从来没有哪个下属或者是百姓敢当着他的面用这种不客气的口气说法。
  他是真的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恼火,冲着死者的哥哥说,你们也别得寸进尺,你们以为到处闹闹,找些记者过来报道这件事就能解决问题,我明确告诉你们,你们这样的做法是违背社会稳定大原则的,不要以为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们要是再这样胡闹下去,区委对这件事必将采取严厉的态度。

  死者的哥哥听了这话,一下子火冒三丈起来,从自己的位置上跳起来说,***,什么违背社会稳定,你们区里不是派出公丨安丨局抓我们好几回了吗?你邬区长要是有本事,就把我们全家上下几十口人全都抓起来,只要有一个人能说话,我们就绝对要为我弟弟讨还一个公道。
  邬大光咬牙切齿的口气说,我可是代表区委区政府过来的,你们要是这样的态度说话,底下还怎么谈?
  死者哥哥怒吼道,谈什么谈?人都死了?你们居然还想要官官相护,我告诉你,不管是你们什么级别的领导过来,只要不处罚那两个逼死人的领导干部,我们家绝对不可能答应。
  这话一说出来,底下基本没有什么和谈的必要了,摆明了,两方在是否处罚干部的问题上,根本就不可能达成一致意见。
  瞧着满怀希望的谈话变成这样的结果,死者家属的情绪都激动起来,死者的父母老泪纵横的站在一边,喋喋不休的诉说着政府在出事后的一系列寒心举动,死者的老婆孩子也在一边痛斥区里的干部,打着来商量解决问题的旗号过来,却从不为老百姓的利益考虑半点。
  现场秩序有些混乱起来,出于安全角度考虑,邬大光只好暂停谈话,从死者家里出来。

  办事处的书记柳承敏就站在门外一直候着,眼看邬大光从屋里出来,赶紧跟上来,想要打探一下消息,毕竟这次的谈判对他来说意义重大,一旦上头的领导决定不保他,他立即就成为一无是处的弃子,仕途是不必说了,能不能保住安全,有个养老的吃皇粮的工作保障都还是个问题。
  邬大光一眼瞧见了办事处书记,却并未停下脚步,只是一边吩咐说,安排几个人关注这家人的一举一动,有什么情况,立即向我汇报。
  柳承敏见邬大光说话的口气相当不高兴,不敢多问,赶紧应承说,放心吧,我之前就已经安排了。
  邬大光又说,不管采取什么办法,一定不能再让这家人闹下去了,死者必须尽快火化,我就不信了,还对付不了这帮刁民。
  柳承敏赶紧顺着邬大光的口气说,邬区长,我也是这个意思,实在不行的话,就让派出所的人把有心闹事的人先抓起来再说。
  邬大光听了这话,回头冲着柳承敏瞪了一眼说,你整天就知道抓人,如果抓人能解决问题,还用得着我亲自跑这么一趟吗?办事动动脑子好不好?做事不能整天想到动粗。

  柳承敏不敢多说一句,只能低下头任其训斥,这种情况下,不要说挨顿领导教训,就算是挨顿打,只要能保住自己头上的乌纱帽,也是值得的。
  尽管邬大光晚上临走的时候,一再的嘱咐柳承敏注意动静,第二天还是出事了。
  区长邬大光亲自出面解决问题,却还是跟原本跟死者家属谈条件的家属同样的说话口气,让死者家属都感觉到官官相护的心寒,事实摆在眼前,若想要让办事处和拆迁办的领导为自己曾经的野蛮错误负责,必须要闹出更大的动静来才行。
  从某种程度来来说,邬大光的这次谈话成了事件扩大话的导火索,这样的效果,恐怕是他自己也没想到的。死者家属再次组织众人准备到市政府门口闹事,被负责监督的办事处工作人员强行阻拦,于是双发发生了强烈的肢体冲突,两方队伍各自都有了一定程度的伤亡。
  围观的老百姓眼睛是明亮的,在一边起哄的同时,把办事处的几个工作人员推来推去,直接导致死者家属一方强行冲出包围圈,冲到了市委市政府的大门口再次喊冤。
  唐小平接到汇报,气的七窍生烟,昨天刚因为这件事跟浦和区委的领导交代过,这一大早就居然又把市委市政府的大门给堵上了,这帮底下的混蛋都是吃干饭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