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2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他很干脆地选择了逃跑!
  阿东扭头跑的时候,还下意识地回头张望了一眼,恰好看见已经转到车前的乌鸦的长相。乌鸦抬手就打过来几颗子丨弹丨,乌鸦猛地朝前面的草丛扑倒,随即手脚并用向前面爬。
  乌鸦追上来对黑暗进行概略射击,一直到子丨弹丨打光!
  不过乌鸦没有贸然往树林里追,此时最应该做的是尽快离开这里。
  乌鸦没有过多的犹豫,但他并不是十分的慌张。这里荒无人烟,自己遇上的八成是劫匪,就算是开枪了,只要没人从这里经过看见尸体,是很难发现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的。
  但是,他不敢冒险,因此,他简单地处理了一下现场之后,便跑过去奋力将树木搬开,飞快地跳上没有熄火的车,一脚油门就轰鸣着离开了现场。留下三具尸体在那里。
  有一点是不用考虑了,天亮之后交火现场很快会被发现,他的身份很快就会暴露,原来的计划已经不能再继续执行。

  阿东连滚带爬心惊胆战地一直在山林里慌不择路地跑了半个多小时才停下来喘气,他不知道的是,他已经无意中顺着那条野牛活动的小路靠近了107基地。
  突然的变化会产生什么影响,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李牧不知道,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歪打正着的,阿东这伙路匪的意外参合,会加速上头的引蛇出洞计划。
  驾驶座窗户破裂,揽胜已经不能再用了。
  出了山区之后,乌鸦进入了附近的县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丢下揽胜,在离开之前对车里的痕迹进行了清理。他沿着无人的街道走着,看见前面有个买烟酒的店铺,便举步走过去。
  老板裹着山寨军大衣坐在那里昏昏欲睡,店铺对面是KTV,这会儿正是KTV热闹的事情,买烟买酒的多,若不是为了这三瓜两枣的,老板早早的就抱着老板娘钻被窝去了。
  乌鸦带着冷空气进来,老板睁开眼睛,“要什么烟?”
  “三五。”乌鸦露出笑容说,“劳驾问一下,哪里有的士?我想包个车。”

  老板这才上下打量了乌鸦一眼,户外装束背着冲锋包,又是闲的蛋疼往山里钻的大城市人。
  将一包三五拍在烟柜上,老板说,“大晚上的怕是没了。往前走,桥头,去碰碰运气吧。去省城的吧?”
  乌鸦给了钱,没想过回答老板的顺口一问,笑着答谢,“谢谢。不用找了。”
  拿起烟就走。
  老板被鲜红的毛爷爷刺激了一下,精神了不少,对面KTV出来俩年轻人,摇摇晃晃的往这边来,老板终于是笑了笑,生意上门了。
  十分钟之后,乌鸦站在桥头那里一度有些失望,开始考虑是否在这里住宿一晚。但并不十分保险,毕竟距离107基地太近,而且有些事情得返回省城才能做。
  正犹豫的时候,一辆八成新的吉利博瑞从他身边驶过。乌鸦抬眼看了一下,省城牌照。
  博瑞在前面不远处停下,随即倒车灯亮起,倒到了乌鸦身边。乌鸦微微眯起眼睛,插在口袋里的右手握紧了格洛克17的枪把。
  博瑞司机下来,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他拍了拍车顶,就站在那里问,“去哪的?这个时候打不到车了。”
  乌鸦往前走了几步,说,“回省城。”
  博瑞司机想了想,漫天要价,“五百。”
  “师傅你也太狠了。”乌鸦笑着说,估计是碰上黑车了。
  博瑞司机眼睛闪着看见人民币才会发出的光亮,说道,“你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我可不是专门跑黑车的,我看你像是玩户外的,错过班车时间了吧?两百多公里油费过路费要五六百了。这样,你给四百,我送你一程。”
  八成是个跑滴滴的,这个时间遇上回头客,不狠狠宰上一刀那才怪。不过乌鸦听到博瑞司机说的后面几个字,心里一阵不舒服——送谁一程呢?
  “走不走?不走我可走了。”博瑞司机作势上车。

  乌鸦佯作咬牙的样子,“行!四百就四百!不过你要把我送到地方,不能进了城就给我放路边!”
  博瑞司机心里一阵狂喜,“那必须的,上车吧!”
  只是博瑞司机心里喜的不是多挣了四百,而是目标被钩上了车。
  当然,李牧在场的话,一定会指着博瑞司机惊讶叫出声来——杜晓帆!
  博瑞很快就驶上了前往省城金陵的高速公路,杜晓帆拧开了音响,小歌儿就跟着哼起来。
  “我这车不错吧?”杜晓帆看了副驾驶的乌鸦一眼,拍着方向盘说,“底盘扎实,一点八带套,一百七十匹马力,六速自动变速箱,谁说国产没好货?”
  看杜晓帆的得意样,乌鸦笑着配合着说,“这车要不少钱吧?”
  “下地二十万。当然了,要看和什么车比,同级别的进口车,当然是要贵一些的。”杜晓帆说,又是得意一笑,“不过我买的二手车,光税费就省了小二万。”
  乌鸦进出开的都是豪车,对这些廉价轿车是不怎么了解的,不过屁股告诉他,这博瑞跑起来还真是很稳,起码是比小日本的凯美瑞要稳多了的,动力也强劲很多。
  他可没什么心思和杜晓帆这滴滴司机聊什么车,稍稍应付着,脑子里想的是怎样应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一路上基本上都是杜晓帆在说,他的样子,叫老猎人突击队的成员们看了都会大掉眼镜——还真的是跑滴滴车了啊!

  像到极致就是不像,压根就是。
  身上担着最危险的潜伏任务的杜晓帆,内心和表面是完全的两个极端,如果做到将表面和里面割裂成两个完全不同的状态,杜晓帆付出了很多。最明显的一点是,就算老战友在面前,也无法看出他心里真正在想什么。
  “哥们,给你送哪里?”
  下了高速,杜晓帆问道,打开窗户,腾出一只手来点了根烟,示意乌鸦一下,乌鸦摆摆手,拿出自己的三五点上抽。
  “十字街口。”乌鸦说,取出四百块钱放在中间的储物箱里,“钱放这了。”
  “嘿嘿,谢了哥们。”杜晓帆眉开眼笑,态度更好了,“你住十字街口啊,那儿的房价涨到三万了吧?”
  “差不多,均价二万八了。”乌鸦说道。

  杜晓帆叹了口气,说,“人比人逼死人啊,我要是在十字街口有套房子,不用大,一百平就够,租出去收租都比现在这破单位的收入高。”
  乌鸦随口问了一句,“师傅在哪高就?”
  “高什么就,就一破科研单位……”杜晓帆收住口,换了个话题说,“我给你留个电话吧,你要用车打给我。”
  记了电话,乌鸦问道,“单位很清闲?像你这样跑滴滴,单位应该不允许的吧?”
  “一阵一阵的,没项目的时候空余时间多。一家老小要养活,不想办法多挣点钱可活不下去。”杜晓帆眉间的愁容可见。
  博瑞到达十字街口,这会儿夜生活才进入高丨潮丨,车辆慢慢靠边停下。
  乌鸦冲杜晓帆笑了笑,“谢谢了师傅。”
  “需要用车随时打给我啊!”
  杜晓帆将小市民的秉性演绎了个淋漓尽致。
  日期:2016-11-21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