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4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二,则是当天发生变故的时候,我站出来的那几桩手段,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传遍了所有人的耳中。
  尽管当时如果没有虫虫的出现,我早就已经成为了孤魂野鬼,但人们更愿意选择去记住一个力挽狂澜的英雄,一个面对着五六百人而面不改色,以一敌千的硬汉子。
  人的名,树的影。
  江湖人出人头地,最让人能够铭记的,就是实打实的战绩,而这事儿就发生在眼前,那几百人的尸首,不知道有多少人瞧见过。
  这些人扪心自问一下,倘若面对这些的那人是自己,又该如何?
  越是这般想,越觉得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奇迹。
  而奇迹就发生在了跟前,使得这帮人对我又敬又畏,下意识地就把姿态摆得很低。
  当然,资格老一些的人,还记得之前的一些事情。
  譬如权倾一时的赵公明之死。
  我跟着碧游宫新成立的巡防营,在全岛四处巡逻,果然抓出了十几个藏了好多天的敌人来,这些人有的是赶不上逃跑的人潮,有的则是迷了路,总之各种理由,最终被遗弃在了这岛上,最终被我们给俘获。

  对于这些人,只要不是特别有攻击性的,我们都尽量以活捉为主。
  而事实上,我一露面,那帮人就跟遇见了大魔王一般,大部分都直接趴到在地,跪地求饶。
  我本以为三十三国王团拉来的队伍挺有骨气的,结果没想到大部分是软脚虾。
  这让我鄙视不已。
  不过后来有一个相熟的巡逻队员告诉我,说驸马爷,不是他们骨头软,是你的名声实在是太凶了——这帮人就算是再凶悍,也没有遇见过像您这般,抬手几百人就灰飞烟灭的狠人啊,换了我是他们,估计更加丢脸……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苦笑起来。
  讲句实话,我是一个比较温和的人,只要是不把我逼急了,我绝对不会走极端的,而入这江湖之前,我甚至连一只鸡都没有杀过。
  没想到,现如今我居然能够吓得那帮凶人瑟瑟发抖。

  虽然这样的马屁听着很舒服,但我并没有迷失,而是反复不断地告诫自己,让我不要得意忘形。
  在外面巡逻的时间里,跟那些巡防营的队员聊天,让我知道了更多的事情。
  前代海公主林晓礼手中的蓬莱珠,却是一颗分水珠,凭着那个,让她最终带着几十名余党撤离。
  守护桃林的桃朱公被人下了药,不过最后凭着本事挣脱。
  有人说他带着人在山门那儿布阵,弥补漏洞。
  另外西门王家的家主回来了,家业全部还回不说,而且洛家姐妹颇受重用,时常出入碧游宫,在重建工作之中,担当了重要的地位……

  另外有一次回返,我居然瞧见了骊风娘娘。
  她居然没有死,只不过受了重伤,休养多日之后,终于能够出门了。
  这当真是一个奇迹。
  事实上,我一开始的时候,都以为她必死无疑了,却没有想到也活了下来。
  我每天白天的时候,与巡防营的兄弟一起搜查,夜里回来的时候,只要是虫虫有空,就会与她一起修行,两人的感情也在不断的沟通和交流中升华,我试着用《黄帝御女经》的手段调教虫虫,一开始的时候她很是配合,让我成就满满。
  然而到了后来,我方才发现女人的毅力远比男人强大,以至于我反倒是变成了被调教的一员。
  当然,男人女人之间的战争,永远都不会停歇。
  距离大战十五日之后,正在一处海礁区搜寻的我被人叫住,来了一个戴着白毛巾的小哥,对我说道:“驸马爷,我们家大小姐有急事找你,您能够跟我走一趟么?”
  那小哥是洛家的人,我之前见过几次,倒也熟悉。
  我问什么事情,很急么?
  小哥点头,说对,说是你的故人来了,让你如果没事儿的话,最好过去一趟。
  故人?
  我先是一愣,随后问起了具体的情况,他却摇头不知,只让我跟着去就是了。
  我跟身边的巡防营成员打声招呼,他们倒也客气,说驸马爷你且走就是了,这么多天过去了,哪里还会藏得有人?我们只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你有事,且去忙……

  这些天一起厮混,我跟他们混得都挺熟了,也没有客气,让报信的小哥带路,然后跟他一起离开。
  我们来到了码头区西门的洛府,一路进去,来到了洛飞雨的院子。
  结果我一进去,就感觉身后有一阵劲风袭来,心头一跳,想着莫不是被人算计了?
  这般一想,我立刻全身紧绷,随后足尖一错,止戈剑就挥了出去。

  这一剑自然刺空,随后有人笑着说道:“哎呀呀,别急啊,好家伙,听说你小子在蓬莱岛大发神威,怎么着,杀人上瘾了?”
  啊?
  瞧见这个朝着我笑吟吟的小胖子,我欢喜不已,激动地冲上去,一把将他给抱了起来,说道:“你怎么来了?”
  屈胖三不闪不避,给我抱住,瞧见我把他抬起了,赶忙大声喊道:“停停停,你丫的手上还拿着剑呢,小心误伤到大人我……”
  我手忙脚乱地将止戈剑收了起来,屈胖三一脸嫌弃地推开我,说别搞得这么热情好么,弄得咱俩像是一对基佬似的。
  我嘿嘿直笑,又问道:“你怎么来了?”
  屈胖三拍了拍手,说在南极那边给人抓来当苦力,好不容易弄完了,我回国去,结果天下大乱,后来联系到小杂毛,才知道你丫跑这儿来了,他有急事,走不开,就让我过来找你了——我在海上漂了两天,好不容易搭船过来,还给人当成内奸堵住,要不是刚好碰见右使阁下,恐怕你就得在牢房里见到我了。
  啊?
  听到屈胖三的讲述,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小心翼翼地说道:“你,记忆找回来了?”
  屈胖三打了一个响指,说得,看来你还不笨。
  得到他的肯定,我很是高兴,说想起了就好——对了,你来得正好,你之前不是总是吵着闹着见虫虫么,我带你去……
  屈胖三说见自然是要见的,不过我得跟你说个消息。

  啊?
  我说什么消息?
  屈胖三说我听小杂毛说了,说小毒物在跟你们去虫原找寻小妖的时候失踪了,是不是有这么一件事情?
  我点头,说对,当时雪山崩塌,他给埋在了下面,后来我去找过,没有找到尸首,不过王明提醒我,说左哥他手中有天龙真火,所以不应该被雪崩掩埋,所以我们判定他应该是去了别处……
  屈胖三说你们知道去了哪儿么?
  我摇头,说不知道。
  屈胖三这个时候露出了坏坏的笑容来,我一瞧见,立刻知道这家伙又在卖关子了,赶忙问道:“你知道?快说啊?”
  屈胖三嘻嘻一笑,说俗话说得好,“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咱们还是先去见虫虫嫂子吧?
  我白了他一眼,说滚蛋,赶紧说。
  屈胖三抱着膀子,说我可听洛小北讲了,说你丫的这些天艳福不浅,来,跟爷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日期:2017-03-25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