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3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说的够明白了吧,审计和监督、预防资金使用不当,防范国有资产和资金流失,那完全就是财务处的职责,也是必要的权利。只是在我来之前,财务处相关职权没有正常行使,或是流于形式,也才造成了好多职权形同虚设,下面好多部门或是市县主管领导敷衍应付,也有个别主管领导心存侥幸。楚副市长呀,对第一批试点配套金进行审计,其实也是为你好,相当于给你提前敲响警钟,以免你做出不当的事情。”

  楚天齐提了问题:“对各地、市、县的城建资金都进行审计吗?什么时候审计?”
  “你这人怎么总是这样,总是问出一些不符合身份的话?我没义务回答你这些问题。你只需注意对你的审计、监督是否符合程序就行了。”说到这里,孔嵘叹了口气,“哎,谁让咱们认识呢,那我就再和你多唠叨几句。整个审计工作如何开展,省厅会有相关安排,级别不够的人是没有权利知道的,熟人也不行,恕我无可奉告。我能告诉你的是,类似省里下拨的房改试点配套金,我们肯定要审计,还请你这个当事人能够配合。”

  楚天齐沉声道:“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审计?又什么时候能够下拨第二批资金?”
  “你这点非常不好,总是一副霸道口吻。何时审计,省厅自会进行合理排序,如果审计过关,第二批资金支付肯定会启动;若是审计出了问题,那就不是拨不拨第二批资金的事了。”孔嵘冷哼道,“你现在不应该关心第二批何时拨,而是应该想想能不能经得起审计,假如做过什么不妥的事,还是主动交待为好。”
  听着对方的夹枪带棒,楚天齐不禁火起,厉声道:“孔嵘,你少费话。如果你不能给出明确的拨款时间的话,那我就去找董厅长。”
  孔嵘双手一摊,做出一副无奈状:“随便,如果你硬是不按规矩办,硬要见领导胡搅蛮缠的话,我也不拦你,但你要为不当行为承担相应后果。”说到这里,他又“嘿嘿”一笑,“即使你要找董厅长,今天也别想找到,厅长上午已经出去。厅长有很多工作要忙,这周你能不能见到他,我可不敢保证。就是你以后能见到厅长,该走的程序也还要走,熟人也得守规矩,我们必须公事公办,这是原则。你能理解吧?”

  明知对方是故意刁难,明知对方是看人下菜碟,但楚天齐却也无力反驳那些所谓的程序和规矩,他知道今天什么也办不成。于是他沉声道:“孔处长,希望你说的程序要尽快走,我们可都等着第二批拨款呢。”
  孔嵘说的很不客气:“程序的事,不劳你费心,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说到这里,他站了起来,“你还是赶紧回去自查吧,我就不留你吃饭了。”
  “孔处长,还是你自己吃吧,不过不要太得意,小心有什么东西把你卡出个好歹来。”楚天齐也讲出了报复的话,以回应对方恶毒的影射。
  “噎到谁还不一定呢。”说着话,孔嵘走过去,拉开屋门,“请吧,我早就该下班了。”
  楚天齐站起身,从对方身边经过。在走出屋门的瞬间,忽又转头说道:“孔嵘,希望你说话算话,该走程序就走。要是你故意拖延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粗鲁,还是那么粗鲁。”孔嵘笑咪*咪的做了回应。
  不再理会对方,楚天齐快步向电梯处走去。
  乘电梯下楼,出了建设厅院子,楚天齐直接坐到了“桑塔纳2000”上。

  厉剑回头问:“市长,去哪?”
  “回成康。”楚天齐道。
  “好,好的。”厉剑略一迟疑,启动了汽车。
  意识到安排欠妥,楚天齐又道:“对了,先吃饭,吃完再走。”
  天没黑的时候,“桑塔纳2000”驶进成康市政府大院。楚天齐没有先回自己屋子,而是直接多走一层,去了市长办公室。
  看到楚天齐进屋,王永新马上起身,显得很是热情:“天齐市长,辛苦了。喝茶还是矿泉水?”
  楚天齐道:“谢谢市长,我在车上喝了好多,不喝了。”
  “那好吧,坐。”王永新坐在座位上,同时做了个手势。

  答了声“好”,楚天齐坐到对面椅子上。
  “天齐市长出马,肯定没问题吧?节前还是节后?”王永新“呵呵”一笑,“离放假满打满算不到两周,怎么也得春节后了。”
  楚天齐略带尴尬一笑:“市长,什么事也没办成,程序还没走完呢。”
  “程序?第一批拨款也没再说什么程序,依据当时一个总批文就办了,财政厅还说批一次就行了。不会是你没找对部门吧?我问问。”说着话,王永新拿起了电话听筒。
  楚天齐道:“不是批文不行,是缺二次拨款的手续,也不是财政厅的事,而是建设厅还有程序要走。”
  王永新“哦”了一声,放下电话,疑惑的说:“建设厅?怎么会呢?不会是……你也别介意,我说话直,不会是因为你吧?谁说的,你见到建设厅的人了?你和这人有过节吗?”
  听的出,王永新刚才的这些话,明显就是对自己的贬低,也是在把责任推向自己。对方说话语气在自己意料之中,也意识到对方是明知故问,楚天齐并不在意,便直接道:“建设厅计划财务处孔嵘副处长说的,孔嵘曾经做过董副厅长的秘书,我们在沃源市玉赤县的时候打过交道,那时他是财政局长,我是开发区主任。”
  王永新“哦”了一声:“那时你们关系怎样?我是说有过冲突没?”
  暗道了声“装什么傻”,楚天齐点点头:“关系一般,也可以说不太好。他也卡过开发区经费,经过交涉,又拨下来了。”
  王永新一笑,点点头:“那就对了。”然后又说,“公报私仇可不对。”
  对方的意思很明显,明着是指责孔嵘,其实是牢牢的把资金被卡的帽子扣到了自己头上。因为早有心理准备,楚天齐倒也不以为然,便也回应着:“可能也多少有这方面因素吧。”
  “肯定是了,秘书当然要执行领导意图,何况对方本身也有公报私仇的诱因。”王永新显得很是善解人意,“天齐市长,虽然他们是针对你,但你也不要有思想负担,这并不是你的本意,只不过是某些人心胸狭隘,你正好赶上而已。”
  听着对方侃侃而谈,楚天齐知道,这是对方又给刚才结论紧了两扣,生怕自己以后赖帐。他不由得想到了一句话:黄鼠狼给鸡拜年。但他说出的话却非心中所想:“我怎么会有思想负担?不会的。”
  “你能这么想,很好,那我就放心了。”王永新显得很大度,“把工作赶赶,好好回家过年,过了春节再去看看。反正只要不耽误房管所使用就行,他们的经费可是必须指这个了,市里确实也没有可供调配的钱款。”
  日期:2017-10-31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