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66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骂到最激动的时侯,王政君将手里捧着的传国玉玺高高举过了头顶,对着对着地面狠狠的摔了下去。可怜这个由和氏璧雕刻而成的传国玉玺被用力砸到了地上,一角被摔碎成了残缺……
  一场闹剧结束之后,燕劫回到家中,将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边。半躺在卧榻上面的吴勉冷冷的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楼主,这一次下了一手好棋……”
  之前真假问天楼几次没有做成的事情,因为没有方士一门的搅局,想不到这次会如此的顺利。大汉二百多年的江山,竟然会被一个外戚篡得。不过这位新朝得开国皇帝也是很有一些治国方略得,改朝换代之后,便实行了一系列例如井田法、废除私奴买卖等一干严刑峻法。
  虽然依旧有人不喜王莽窜汉的行径。不过只看他这些作为,比起来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来说,一惊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了。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改朝换代惹了老天爷,王莽的新朝从建立那一天起便天灾不断。

  除了天灾之外,各地也开始经常有匪患报上来。虽然王莽派兵征缴,无奈天下造反的人太多,加上本来已经销声匿迹的匈奴,竟然又出现在河套一代的地区。开始滋扰那里的百姓,一时间。内忧外患之下,让新朝的军队开始疲于奔命起来。
  虽然天下已经有了糜烂的迹象,不过长安城中还是祥和的一片。市井当中依旧买卖如旧。看不到一丝时局动荡的模样。而吴勉、广治和两只妖物还是一直寄居在燕劫的私宅当中,王莽登基之后,曾经给了燕劫一个御林军将军的官职。只不过他还是将这个和徐福同一时代的人想错了,燕劫只是喜欢在大贵族家中当个门客。入朝做官有左右国运的嫌疑,更况且现在的王莽已经在问天楼主的指使之下操控了国运,现在这样的情形,燕劫自然不敢再去趟这个浑水。

  当下,燕劫称病不出,王莽倒是一个念旧的人。也没有勉强燕劫,还在自己潜邸之前的一处大宅赐给了这个曾经的门客。
  君赐燕劫自然不敢辞,当下收了大宅子之后,和吴勉、广治商量了一下,便带着几个用惯了的仆人一起搬到了大宅子当中。本来燕劫还想带着吴勉他们一起搬到新家居住,不过百无求还是惦记着归不归,担心老家伙回来之后找不到他们。当下死活不肯跟着燕劫一起搬走。
  而吴勉也没有搬走的意思。当下除了燕劫不得不搬走之外,他们几个人依旧蹭住在燕劫的老房子当中。
  本来依着吴勉所想,王莽建立新朝之后。问天楼会趁着这个时侯现身。没有想到的是,问天楼和消失了的方士一摸一样,除了那天晚上在皇宫出现在一次之外,再也没有在吴勉他们的眼前出现过。
  就这样,吴勉几个人又在长安城中居住了一年有余。百无求已经习惯了没有归不归的日子,每天不是带着小任叁在长安城各大酒肆中闲逛。两只妖物喝多了之后,便开始撒酒疯找人骂街。有新朝皇帝红人燕劫的撑腰,长安城的官吏也不敢把他怎么样。没有几天,这两只妖物竟然成了长安城的一霸。

  而吴勉几乎足不出户,经常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一个人把之前从徐福地图中得到的术法重新演练一遍。没有了归不归在身边唠叨。短短的时间过去,吴勉术法的境界竟然也是略有小成。
  广治和左慈二人竟然有了交情,广治这次出岛还有一个目地。想着到方士宗门的旧址再去看一眼,过了这么多年,方士一门始终没有露头。宗门旧址已经是破败不堪,不过广治还是请左慈一起回到宗门旧址看看。怎么说他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两个人逛完方士宗门旧址之后。便时常结伴出游。本来他们俩都是极力邀请吴勉和那两只妖物的,不过一说要离开这里,百无求便说什么都不答应。而吴勉也没有游玩的心思,只有他们两个一出现便是两三个月的光景不见回来。
  转眼又是一年过去,眼看着这一年年关又要在长安城度过。一天早上,宿醉未醒的百无求和小任叁还在房间里面呼呼大睡的时侯,燕劫留下的管家匆匆忙忙的过来敲门。
  见到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回应之后,管家便去了吴勉独自一人的房间。三两下敲开了房门之后,管家站在门口,有些惶恐对着里面的白发男人说道:“外面有一位自称是老爷您故人的修士前来拜见,我问过这位修士老爷的姓名。他说您一看便知……”
  自从归不归无缘无故的失踪之后,这位管家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便有些紧张。不过吴勉倒是没事人一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既然都说是故人了,那就请他进来吧。我也想看看,还有哪位故人会上门找这个不自在……”
  有了吴勉的话之后,管家一溜小跑的跑到大门口。片刻之后,让进来一位身穿白衣的中年修士。这人竟然是当初反出方士一门的广孝,当年问天楼主设计让方士一门和妖王火拼的时侯,这位广字头的人还出现过一次。随后这么多年一来,广孝便和方士一门一起消失,想不到今天这个人会主动的找上门来。
  见到了吴勉之后。广孝哈哈一笑,说道:“多年未见,你还是这个样子。当年变成白发长生不老之人那时,我还和广仁说过,我们这样的人不会有什么变化,天天在宗门见面会不会厌烦?还是我们几个人各奔东西。多年相聚一次便好。想不到我这话应该应验了,他们天天见面,我却变成了多年相聚了……”

  吴勉也没有想到,过了这么多年第一个遇到和方士一门有关系的人,竟然会是这个人。不过当年广孝反出方士一门之后,和问天楼勾结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吴勉对这个人并没什么好感。上下打量了一眼广孝之后,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道:“嗯,你见过我。那可以离开了。过一百多年再来,你记得大门在哪里?慢慢走,不送……”
  见面张嘴就说出这样的话,就算是广孝这样的人不免也是有些尴尬。当下他干笑了一声之后,向着吴勉身后看了一眼,直接找话岔过去了:“我那位归不归老师兄呢?为什么不见他?这么多年了,不是还在记恨我吧?劳烦吴勉先生和他说一声,广孝前来拜见归不归师兄……”
  “广孝,你不围着这房子转两圈,不打听清楚这里都有什么事情,就冒然进来找你的归师兄,你猜猜看,我会信吗?”吴勉难得对着广孝说了这么一大堆话,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恢复了他的常态,继续说道:“说吧,这次过来不是为了那个老家伙吧?”
  看来什么都瞒不住吴勉先生。”广孝有些尴尬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听闻吴勉先生手里还有几颗长生不老的丹药,正巧这些年我见到了几个不错的根苗。我已经教授了他们术法,如果能借吴勉先生的不老药变成你我这样体制。那么长生路上我也算不寂寞了。”
  吴勉再次看了广孝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长生不老药?这个也能借吗?借了用什么还,是你的命呢?还是这半壁江山?”

  日期:2016-11-27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