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3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马上讲说了整个事情。
  “你等等,我给你查查。”年轻女人说完,在电脑上操作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摇摇头,“没查到。要不你找我们处长问问吧,处长就在旁边屋子。”说着话,她向东边一指。
  “好的,谢谢。”楚天齐向年轻女人道谢过后,瞟了眼那个丑男人,走出屋子。
  紧挨计划财务处东边的屋子,没有门牌。

  楚天齐走到门前,在门上轻轻的敲了敲,发出“笃笃”的声响。
  侧耳听了听,没人应答。楚天齐便再次敲了敲,屋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人不在?还是自己敲错门了?楚天齐不禁疑惑。
  那个年轻女人从财务室走出来,说道:“刚才还看见处长了,应该没走远,要不你来屋里等会。”
  “不了,我就在这儿等,谢谢。”楚天齐面带微笑的说。
  年轻女人回以微笑,返回了屋里。
  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楚天齐也已等了一个多小时,但还是没有见到财务处长。他不禁疑惑,处长会不会不来了?
  继续等吗?经过一番思考,楚天齐决定去找董建设。他知道这事肯定得经过董建设,反正早晚都得见对方,空等也是等,莫不如去会上一会,看看董建设会怎么说?
  以前来过几次建设厅,知道厅长室和书记室都在九楼,于是楚天齐没有走电梯,而是从步行梯上了楼。
  稳稳心神,楚天齐敲响了书记室,响了两次都没人应声。他便又敲了厅长室,也照样没人回应。两个屋子都没有任何动静,也没见秘书出来,看来董建设的确不在。
  马上就该下班,看来上午是等不到了。再到楼下看一次,要是还不在,就走人。这样想着,楚天齐再次顺着步行梯下楼。

  楚天齐来到八楼,刚要向财务处拐去,一个声音传进耳朵:“真走了吗?”
  声音很熟,楚天齐收住脚步,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人影从楼上拐了下来。虽然那个人影还在十层楼梯处,但楚天齐已经从楼梯缝隙间看到了对方容貌。
  而楼上下来的人却没看到楚天齐,还在边下楼边打着电话:“老焦,你可确认好了,那家伙……”说到这里,男人停下话头,他已经看到了楚天齐。
  迟疑了一下,男人收起手机,从楼上走了下来,边走边说:“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楚主任吗?怎么到这来了?”
  “到这办事,你呢?”楚天齐淡淡的说。
  “跟你一样,来办事。”说话间,男人也下到了八楼。

  楚天齐发现,几年不见,对方也显老了。
  男人也在观察着楚天齐,他发现这个小子更硬朗了。
  “咔咔咔”,一阵皮鞋声响起,一个女子走了过来。女人忽然说道:“处长,你们认识呀?”
  楚天齐“哦”了一声,眉头微皱:“财务处长是你?”
  “是副处长。”说着话,男子一揽楚天齐胳膊,“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差点错过了。走,先到办公室坐会儿,一会儿再叫上他们去吃饭。”
  楚天齐稍一迟楞,半推半就着和男人一同走去。两个男人挎胳膊揽腰,状似关系亲密,但却再没说一句话。来到那个无门牌房门前,男子打开屋门,两人走进屋子。
  楚天齐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主桌对面椅子上。
  男子快速关上屋门,在屋子里踱了几步,然后才坐到了办公桌后。
  刚才一同走在楼道里的时候,虽然两人再没有交流,但举止亲密。而现在两人却是冷眼相对,目光中满是敌意,尤其男子敌意更浓,眼睛里好似写着一个“杀”字。
  对视少许,楚天齐打破了沉寂:“孔处长,连自己的岗位职务也不敢承认,至于吗?”
  “我说错了吗?我在这上班,就是来办事,是给建设厅办事嘛!”男子挑了挑眉毛,“我并不是处长,就是副处长呀。”
  楚天齐“嗤笑”了一声,盯着桌上的亚克力桌签,读着上面的内容:“孔嵘,河西省建设厅计划财务处副处长,主持计划财务处全面工作。”读完,他质问道,“你这副处长不就是事实上的处长吗?明知我是来找财务处管事的,可你不但故意躲着,还如此狡辩,有意思吗?”
  “你以为你是谁?国家领导人、省长?还得我们翘首以盼,夹道欢迎呀?别自以为是了。”孔嵘也“嗤笑”一声,“建设厅是全省的建设厅,是领导全省建设系统工作,而不只是为你姓楚的一家服务。我怎么知道你要来?”

  “嗡嗡”的声音响起,声音来自孔嵘身上。
  孔嵘不紧不慢的拿出手机,眉头却皱了起来,拇指按在红色按键上,挂断电话。
  “嗡嗡”声又响了,孔嵘再次挂断。这样的操作一连进行了三次,可手机却执着的响个不停。
  孔嵘狠狠的接通电话,对着手机说了声“你有完没完?”,便再次挂断,并关了手机。
  看着孔嵘的一系列操作,楚天齐想起了对方刚才接电话的情形,想起了对方曾说过的“真走了吗”并要求电话另一头确认,看来这个来电应该和刚才是同一人。
  “笃笃”,响起了敲门声。
  孔嵘目光投到屋门处,但却没有言声。
  “笃笃”声中,伴随着一个男人的声音:“处长,在屋里吗?”
  孔嵘依旧没有说话,但眉头却拧成了一个“疙瘩”。
  楚天齐听出来了,门外声音正是那个长的超难看的“酒渣鼻”。
  “处长,您在吗?”外面声音再次响起。
  “咳咳”,两声咳嗽响起,是楚天齐发出的,是他故意所为。
  门外的声音带着一丝惊喜:“处长,您果然在呀,怪不得我刚才去会议室没找到您呢。您开开门,我汇报一下。”
  孔嵘紧*咬牙关,口中挤出几个字:“你走吧。”
  “处长,您放心,他们都走了,处里就我一个人,他们不知道我是您的人。”门外声音依旧继续,“那个傻大个让我好一顿教训,就是那个小娘们骚*情的厉害,非要给他查找。姓楚的家伙已经走了,下午我还那样对付他,只到让他滚回成康市……”

  “妈的,不放屁能把你当哑巴呀?胡说八道个*。”屋门猛的拉开,孔嵘出现在门口。
  门外之人可能一直靠在屋门上,被开门惯性一带,径直扑了进来,撞在孔嵘身上。
  “妈的,你要死呀。”孔嵘忍不住大骂。
  “处长我……”那人爬将起来,正要解释,忽然闭了嘴,因为他看到了刚才自己说的那个“傻大个”、“姓楚的家伙”。
  楚天齐也看到了那人的面目,正是那个丑八怪老焦。
  “滚。”孔嵘手指门外。
  老焦没有过多废话,直接“滚”了出去。
  “咣当”一声,孔嵘摔上了屋门。
  刚才这一切全都分毫不差的落入楚天齐眼中,这是他特意想看到的,是他故意咳嗽想要达到的效果。看着孔嵘急赤白脸的样子,楚天齐缓缓的说:“孔处长,什么意思?怎么说?”
  孔嵘瞪了楚天齐一眼,“蹬蹬”两步走到椅子旁,坐了下去,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
  日期:2017-10-30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