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4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挺喜欢虫虫这番小女人的状态,不过还是给她解释了一番。
  虫虫听完,笑了,冲我眨了眨眼睛,说我都知道,只是想看你老不老实而已。

  随后她对我说道:“带你去看一个人。”
  我问是谁,她不肯说。
  虫虫带着我走了一段路程,来到了一处地宫之中,在阴森森的水牢之中,我见到了一个让我有一些意外的人。
  倒吊男。
  瞧见被各种符文铁链捆住的倒吊男,我不由得一阵眼皮发跳,忍不住问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虫虫瞧见我的表情,笑了,说被海浪推到岸边来的——听说你跟他之间有一些个人恩怨,我就留了他一条性命,特地等你醒过来的时候,让你来处理。
  啊?
  我先是一愣,随即想明白了过来,说他中了你的毒,所以才会这样的,对么?
  虫虫眨了眨眼睛,说对呀,本以为他都已经跑掉了,却不曾想这家伙居然如此托大,还跟同伴分散了,最后给人捡了便宜——我听说这人很厉害,而且还是这一次进攻蓬莱岛的主谋之一?
  我点头,说对,事实上,他负责整个亚太地区的事物,是大头领来着。
  虫虫看了我一眼,说你来处理吧。
  啊?
  我说这样,好么?
  虫虫冲着我甜甜一笑,说女主内,男主外,处理这种事情,还是由你来吧。
  我瞧见她说得认真,也没有再多推脱,点头之后,走进了水牢之中去。
  我这边一进来,倒吊男立刻就感应到了,他抬起了头来,瞧见我之后,双眼之中立刻涌现出了一股怨毒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我,仿佛能够喷火一般,牙齿紧紧咬着一坨堵在嘴里的脏布团,恨不得将我给一口咬死。
  然而虫虫这儿的防备做得很到位,将他手脚和身子紧紧捆住的那铁链,上面都有流动的波纹,符文遍布,让他终究还是动弹不得。

  我走到了倒吊男的跟前,伸手过去,将他嘴里的布团扯出。
  这布团之前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带着一股的恶臭,我指间有些滑腻,赶忙将其扔在了旁边,然后看着几乎虚脱的倒吊男,笑着说道:“怎么样,有没有一种撞到铁板上的感觉?”
  倒吊男朝着我吐了一口唾沫,却给我轻松地避开了去。
  他没有再作尝试,而是恶狠狠地对我说道:“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当场立断地将你给杀掉——如果能够将你给杀了,事情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笑了,说世上没有后悔药,正因为你的自大,让你陷入了这样的田地里来。
  我本以为对方会很愤怒,然而他居然点了点头,认同了我的看法,说对,是我太自大了,在掌握了绝对的优势之时,并没有懂得把握住,反而让你这个家伙使出了惊天手段来——不过说句实话,你那天的表现真的很亮眼,即便我是你的敌人,也忍不住想为你的精彩表现而喝彩……
  我听得有一些不好意思,说我只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
  倒吊男冷哼一声,说你们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但在我的眼中,这太过于虚伪了,而且以后议事会绝对不可能再犯下同样的错误,屠格涅夫逃离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会遭受来自全球各地的刺杀,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不可能再有机会施展出这样的手段来了……
  刺杀?
  我说刺杀这事儿,对我有用么?
  倒吊男诡异地一笑,说你很快就会明白,得罪了三十三国王团,到底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了……
  我没有心情跟他扯这么多,而是直接开口说道:“告诉我,我哥的所有情况。”
  倒吊男哈哈一笑,说你还说黑狗跟你没有联系?哈哈,我就知道那家伙是一个卧底、叛徒,不过你别担心,用不了多久,黑狗就会遭受到组织内部的清洗,死无葬身之地——当然,如果他足够醒目的话,也许会亲自跑到亚洲来,将你的头颅割下,去给议事会展示出他的决心。
  我说用不着你跟我说这些,告诉我,我哥现在的情况。

  呸!
  即便是身陷囹圄,但倒吊男却没有半分畏惧,而是朝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随后用那不屑的眼神,挑衅地望着我。
  我明白了,这个曾经在南美让人闻风丧胆的变态,他绝对不是什么软骨头和怕死鬼。
  作为三十三国王团里的大阿卡那牌,他拥有着足够的骄傲。
  我说那么关于三十三国王团,和你们最近关于中国频频的动作,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听到这话儿,倒吊男抬起了头来,对我说道:“想要从一个大阿卡那牌的口中套出消息,这种做法不但可笑,而且愚蠢,如果你有足够的自知之明,那就将我给放了,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你就用你那为数不多的余生,感受三十三国王团带给你的恐惧吧……”
  那家伙说这话儿的时候,显得十分狂热,双目之中迸射出来的光芒,炙热无比。
  他有点儿疯狂了。
  我被他那般发疯地盯着,说句实话,有点儿发虚。
  我面前的这个人,如果没有一重又一重的符文禁锢,恐怕会变得很恐怖,而即便是周身皆被控制住,他所表现出来的气势,也让人有几分的畏惧。
  这样的人,是变态,更是枭雄。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认真地说道:“你还有什么想要交代的么?”
  听到我这话儿,倒吊男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看着我,说你这是准备要杀了我?

  我点头,说对,像你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因为肉身之上的痛苦而选择屈服,甚至用别的手段,也很难奏效,而且我也知道如果让你有机会逃脱的话,你所带来的危害远比我们想象之中的大,既然如此,我就没有必要留你的性命,来给我自己找不痛快,你说对么?
  倒吊男瞧了我一会儿,突然间笑了。
  他说你不会的,杀了我,这是最无奈的选择,而你却将和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财富和未来前途的组织彻底决裂,这不是你想要看到的,对不对?你只不过是想要威胁我,并且试图得到点儿什么,对不对?如果你留下我的命,用来去跟议事会交易……
  噗!
  我没有等倒吊男说完这些,从乾坤囊中拔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捅进了对方的心脏里去。
  倒吊男身上的肌肉很紧,即便是被囚禁的此刻,他已然凭借着本能,紧绷着自己的肌肉,让匕首很难捅入其中。
  不过我最终还是刺了进去,将他的心脏给刺破。
  随后我将匕首拔了出来,一股鲜血飙射而出,倒吊男的身子开始颤抖,一脸的难以置信,而胸口处流淌出来的鲜血,却一下子将他整个身子都染得血红。
  日期:2017-03-2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