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4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曾经宣称现如今的东海蓬莱岛,有且只有她一个主人。
  海公主林晓礼,有着自己的骄傲和尊严,如何会惧怕一个身受重伤的我呢?
  所以她虽然后退,瞧向我的眼神里,却充满了几分蔑视。

  你有什么厉害的,不就是会杀几个小杂鱼么?
  我读懂了她的眼神。
  或者说我猜出来了,或者说我自己脑补出来了,总之一句话,在面前的敌人陷入崩溃,三五成群的人已然不在的时候,我盯上了这一条大鱼。
  手印拍出,雷光如同发疯了一般,落在了海公主的周身,没多久,那中年文士给雷光轰中,惨叫一声,直接化作了焦炭去。
  一人挂了,我显得更加激动,继续朝着海公主冲锋。
  然而那女人在逃了几十米之后,居然转过了神来,然后双手托天,却有一颗珠子从她鲜红的檀口之中吐出,随后那珠子光华陡放,霞光遮天,映衬了半边天空,滚滚雷芒砸落下去,却如同击到了龟壳之上一般。
  我瞧见那颗如同乒乓球一般大笑的珠子,便知道是海公主手中的蓬莱珠了。
  这玩意既然能够与海天螺并列为镇教法器,自然有它的高明之处,一时间我的落雷攻击无效,滑落旁边,红音女仓皇站住了脚,而又有好几人从角落冲出,落在了海公主的光罩之下。
  就连白头翁也不知道从哪儿跑了出来,钻入了其中。
  我持雷继续劈,又杀了十来个想要挤入其中的敌人,回过头来,却发现在海公主的蓬莱珠庇护下,他们集结了二十多人。
  这些人个个都是精锐,没有逊于红音女这一级别的。
  而此刻的我,已然感觉双眼恍惚,人影重叠,真的是有一点儿扛不住了。

  这时海公主笑了,说我以为你是天神返世呢,我说嘛,受了那么重的伤,你如何还能撑下去,倒了吧,倒了吧,凭着我们这些人,也能够杀了她们……
  她的双眼圆睁,迸发出怒火和怨毒。
  这女人对我恨之入骨,而我感觉天摇地晃,即便是强行咬住自己的舌头,都没有能够缓解这样的情况。
  我已然撑不住了,眼睛一闭,就会直接昏死过去,但听到海公主说凭借着她们,就能够收拾残局,又强忍着疲倦和痛苦,撑着不倒。
  我僵硬着身子,扬起手,想要再劈出一下,而这个时候,虫虫从我的身边掠过。
  而与她一起出现的,则是一个巨人。

  那个巨人我认识,是守在陷空洞中的那一位,我还记得屈胖三叫他“余元道友”来着,但见他生得面如蓝靛,赤发獠牙,身高数丈,凛凛威风,二目凶光冒出,使一尺三寸金光锉,发出野兽一般的怒吼,冲向敌群,而虫虫则吹着手中的海天螺,螺口处却有无数幻影,许多女性躯体若隐若现,肢体纠缠,白光翻转,颇有风月之象。
  当余元巨人冲入人群,扬起手中的金光锉大杀四方的时候,虫虫转过了头来,一脸怜惜地看着我,说你累了,先睡吧,一切有我。
  我强忍住最后的一点儿精神,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虫虫见状,走近我的跟前,踮着脚,在我的嘴唇之上轻轻地印了一下。
  很软,很温暖,也很轻……
  我瞧着虫虫的如花笑颜,所有的紧张和痛苦都迅速褪去,与之一起的,是我的意识,它如同潮水一般退却,下一秒,我感觉到了无尽的黑暗,一瞬间就将我的意识给淹没了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听到有人在说话,没多时又消失了,仿佛有人将我抱住,那怀抱温暖得很,让我不愿意醒来。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时间,我感觉一具温暖的身体挨着我,如同游鱼一般。
  我尽管有了一些意识,但终究还是醒不过来。
  我太困了,太疲倦了,尽管意识想要拼命挣脱这些束缚,但最终还是潜不出那海面上来,瞧不见任何的光。
  我就这般沉睡着,能够勉强感知到一些信息,但却又表现不出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的心头掠过了一些似曾相识的经诀,起先的时候我还不太清楚,过了一会儿,当温暖的感觉遍布全身的时候,我突然间就想了起来。
  这些经诀,它其实是有出处的。

  《黄帝御女经》。
  我想起来了,前篇、中篇、后篇、总纲,我全部都记得起来了,而且还烂熟于心,只不过是没有真正实践过,而此刻,我终于有机会了。
  这般想着,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而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将这门手段修行一遍之后,终于睁开了眼睛来。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虫虫那红扑扑的、满是汗水的俏脸。
  瞧见我突然间醒了过来,虫虫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和关心,而到了最后,却全部都变成了无比的娇羞,红霞满面,宛如那夕阳之下,最后的一抹霞光,让人流连……
  作为一个大龄男青年,久旱逢甘露,如何能够就此罢休,之前还在睡梦,朦朦胧胧,此刻却也是如在梦中,正所谓“旋暖熏炉温斗帐,玉树琼枝,迤逦相偎傍,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我自然是乐不思蜀。
  《黄帝御女经》自从当初学得,我就很少有修行的机会,虽然烂熟于心,但实战却等乎于零,此刻有了机会,却也不敢怠慢这好春光,抓紧时间,努力修行。
  而我与虫虫两人在这修行的过程中,从短暂的陌生进入了熟悉,而且从另外的角度来了解彼此,也算是一种不错的沟通方式。

  与虫虫那圣洁而冰冷的面容不同,她的性格比起以前要火热许多,特别是在修行的时候,一旦修行到了关键时刻,却是猛得让我吃惊——一开始的时候,还是我比较主动,到了后来,我就全面失守,只有被动防御,咬着牙坚持。
  闺房之乐,不多细谈。
  半日之后,我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穿了衣服,走下床来。
  虽然感觉到身上依旧酸痛不已,但之前交战之时所受到的伤,却轻缓了许多。
  这里面固然有《黄帝御女经》的功劳,但与虫虫也有莫大关系。
  她毕竟是神石点化,身上蕴含着不可言妙的功效,在《黄帝御女经》的加持之下,对我的伤势的恢复,也有着莫大的好处。
  这正是虫虫之前的想法,不过她实在是没有想到,我居然会突然醒来。
  好在两人有着很不错的感情基础,倒也不会太尴尬。
  我们身处的,是一处陈设华美的卧室,我往窗边走去,却见这儿居然是一个阁楼,不远处是凌乱的碧游宫,到处都是废墟和断壁残桓,不过显然都有经过了一些整理。
  我深吸了一口气,方才来得及问道:“我睡了几天?”
  日期:2017-03-24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