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3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气很冷,空气质量又非常不好,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即使偶尔有人通过,那也是包裹严实,步履匆匆。街上更多的是穿行而过的车辆,准确的说是“蜗行”,路上拥堵严重,车辆根本跑不起来,就像蜗牛爬行一样,而且是爬爬停停。
  看着拥挤不堪的街道,楚天齐不由得暗自感慨:时代在发展,经济在发展,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多了起来,比如污染、堵车等等。这既是时代发展的产物,但也并非完全不可避免,好多时候都是预估不足,认识不够,措施跟不上所致。由此及彼,联想到成康市城市建设工作,他告诫自己:一定要在发展的同时,把一些潜在问题尽量的估计出来,尽量早的采取应对措施。
  就在楚天齐感慨不已的时候,忽然一个人影闯入眼帘,那个人影看着非常熟悉。他不禁疑惑:是她吗?她来干什么?
  在好奇心驱使下,楚天齐站起身来,走到窗前。
  窗外公路便道上,那个人影正好站在路灯下,一身红衣很是显眼,尤其显眼的是被红色衣裤紧裹的肥*臀和肉腰。那个人影弯下腰*肢,钻入了一辆停在身侧的黑色轿车,轿车前后都紧紧塞着车辆,看不到车牌号码。
  “看什么呢?眼睛拔不出来了?”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楚天齐急忙收回目光,转过身去,原来田馨已经站在进门处。便马上道:“田老师,我是看看你到了没有,一直在等着。”
  “撒谎都不带脸红的,我站在门口都快十分钟了,你连头都没回,还说在等我。”说着话,田馨把外套和挎包都挂到了衣架上。
  楚天齐道:“十分钟了?不能吧?我站这也不过五、六分钟。”
  “看看,说漏了吧,谁知道你看谁呢。”田馨点指对方,“其实我刚到,只不过是诈诈你,这一诈就诈出了鬼。”
  “我说不过你。”楚天齐举手投降。
  服务员适时走进房间,二人各点了顺口饭菜,服务员出去了。
  歪头盯着对方,田馨道:“楚大市长,这么着急忙慌的联系我,不是只为了请我吃饭吧?”
  “您是我的班主任,学生请老师吃饭天经地义,请田老师不要多想。”楚天齐一边说话,一边给对方杯中倒着茶水。
  “你是堂堂市委常委、副市长,我只是一个单位打杂的白丁,别您长您短,老师学生的,我可承受不起。”田馨连连摇手,然后“噗嗤”一笑,“当然,既然大领导这么抬举我,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不会多想,你也不要问东问西,我是来吃饭的。”
  楚天齐“嘿嘿”一笑:“吃饭也要聊天的,否则岂不是太沉闷了。”
  很快,菜品陆续上桌,两人边吃菜、边喝酒、边聊天,但楚天齐一提到宁俊琦,田馨就岔开了话题。
  实在憋不住了,楚天齐再次问道:“俊琦现在到底过的好不好,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田馨这次没有打岔,而是很疑惑:“你为什么这么说?”
  “李书记和我曾经有过约定,他告没告诉俊琦?俊琦到底是怎么想的?她是不是要出嫁了?”楚天齐一股脑倒出了疑问。
  “出嫁?谁说的?”田馨很惊讶,“怎么可能?上次我还和你说,她没有答应那门亲事呀。到底谁说的?”

  “我,我做了个梦,梦里她这么告诉我的。”楚天齐撒了个谎,以免对方追问短信的事。
  “咯咯咯”,田馨笑了起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呀。你放心吧,俊琦还是一个人,别说是嫁人,连异性青年都不接触。”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哎,她现在瘦的都脱了相,前天还和她爸吵了一通,电话里跟我哭了半天。”
  离开餐馆的时候,已经将近晚上十点了。
  打上出租车,先把田馨送到家,然后楚天齐才返回入驻酒店。
  付过车费,从出租车下来,楚天齐来到酒店门前。正要走进旋转门时,他忽然收住脚步,稍微一楞之后,闪到左边,透过侧门玻璃,望向大厅里面。
  酒店大堂临时休息区,坐着一个一身红衣的女人。尽管女人侧对着门口方向,尽管只能看到女人的侧脸,但楚天齐已经认定,这就是在餐馆时看到外面路边的红衣人。他不由得一楞,再次自问:她来干什么?难道也住在这儿?

  就在楚天齐疑问之际,大厅里的红衣女子站起身来,走向电梯方向。在等电梯时,女人随意回头扫了一眼,然后*进了电梯。
  刚刚女人回头时,彻底看清了对方容颜,印证了楚天齐之前的判断。
  “嘀嘀”,一声汽笛鸣响,一束光亮投来。楚天齐知道,来车了,便赶忙直起腰身,通过旋转门,进了酒店大堂。
  经过大堂时,楚天齐下意识看向临时休息区,扫了眼红衣女子刚才坐过的位置,快步走到电梯处。
  在按下电梯下行键的一瞬间,楚天齐看了眼电梯上方显示的数字。他发现,右侧电梯上的数字是“8”,这部电梯正是刚才红衣女子乘坐的那部。他不禁心中暗道:那娘们够奢侈的。楚天齐可知道,八层都是豪华套房和高级阳光房,房间标价都在一千左右,八层一晚的房价够自己住三晚了。
  一声短促音乐响起,右侧电梯打开,楚天齐抬腿进了轿厢。顿时,一股香水味直冲鼻管,轿厢关上,味道更浓。这是久违的味道,也是令楚天齐生厌的味道,他不禁皱着眉头想: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个骚*味。
  电梯停在七楼,楚天齐走出电梯,回到自己房间。这是一间标间,摆着两张单人床,他和厉剑各占一张床,厉剑还没有回来。
  脱掉上衣外套,楚天齐仰躺在床上,眼望房顶,不由得又想起楼上那个红衣女子。脑中涌起一串问号:她来干什么?公干还是私差?是单人前来还是与人同行?想了想,楚天齐摇摇头,给出答案:不得而知。
  接着,问题再起:她怎么会住如此昂贵的房间?公款开支?这也超出标准太多了吧。自己花钱?绝不可能,她对钱、权看的比命都重。那么谁能替他付款?是不是又有大款相好的,或是什么高官?
  “嗞”,电子门锁感应声响起,屋门推开,厉剑走了进来。
  “市长,我回来晚了。”厉剑语中带着歉意。
  “不晚,我也刚回来。”说话间,楚天齐从床上起来,走进洗手间,洗漱去了。
  第二天,楚天齐醒的较晚,是被厉剑叫醒的。
  洗脸刷牙后,也没顾上吃早点,楚天齐便和厉剑一同下楼,赶往财政厅。坐到后排座椅上,楚天齐就开始闭目养神,他实在没有休息好,昨天也就睡了两个来小时。
  昨天晚上,在厉剑回来后,楚天齐便洗漱一番,然后上床休息。可他尽管躺在床上,大脑却清醒的很,满脑子都是那个女孩儿的影子。当然,这个影子不是红衣女子,也肯定不是田馨,而是他最为牵挂的宁俊琦。

  虽然已经三年没见面,但楚天齐一直想着她,他坚信她也会想着自己。虽然现在还未达到和李卫民约定的条件,但楚天齐却觉得离目标越来越近。自己已经是将近三年的副处,担任副处实职也已一年多,按说两年之内谋个正处很有希望,如果机遇来袭,短时间内也有可能。为了能够早日见到俊琦,为了能够长相厮守、白头偕老,楚天齐准备把握任何机会,他不渴求有什么实权,只要是正处实职就行。

  日期:2017-10-29 08: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