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66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剩下的几个人施展了术法,从围在院子后面的虎贲军身边经过。之前广治已经在太后的身上打下了一个印记,随着印记的指引。在一座高大的寝宫里面,找到了已经呆若木鸡的太后。
  太后的身前,是一个已经咽了气的女人尸体。这个女人刚死不久,身体还是温热。太后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死尸,嘴里喃喃的说道:“为什么会这样,不是应该长生不老?为什么她会死……”
  得了长生不老药的太后在一众虎贲军的簇拥之下,回到了自己的寝宫。现在的太后已经可以肯定手中的丹药正是长生不老药无疑,这位中年妇人甚至都不想找人试药,自己服下一颗丹药,另外一颗丹药直接送給平帝。他们母子俩继续永生永世的统治天下。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太后还是屏退了众人之后。找了自己最贴心的宫女来试药。这宫女也知道里面的种种因由,开始还在为自己能沾太后的鸿福,变成长生不老之人而狂喜。
  不过就在她服下长生不老药之后的片刻,这宫女便瞬间咽了气。因为死的太快,宫女甚至都没有感受到死亡的痛苦,便草草的结束了生命。
  看着自己千难万苦得到的长生不老药竟然是入口即死的毒药,如果不是有人试药,现在死了的八成就是自己和其子平帝了。受到了极度的惊吓之后,太后再也忍受不住,被吓的失去了常性,变得迷癫了起来。
  看了一眼,吴勉便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这个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太后说道:“怎么样?知道长生不老的滋味了吗?”
  这一声将太后从混乱的思维当中叫了回来,妇人错愕了看了一眼吴勉这几个人之后。半天才想起来出了什么事情。喃喃的对着吴勉说道:“你们不是说……这是长生不老药吗?为什么……为什么她吃了就死了?”

  “因为她太贪心了”吴勉难得的话多了起来,看了一眼已经迷癫的太后,白发男人有继续说道:“普通百姓服药之前,还要问问这药的禁忌和药引是什么。寻常治疗风寒的药吃不好也会死人,她的胆子这么大,吃长生不老药竟然都不问问禁忌,那还不是该死吗?”
  “禁忌……该死……”太后嘴里面反复的重复着这几个字,半晌之后,又向着吴勉说道:“那么……禁忌是什么?怎么吃才会长生不老?”
  吴勉看到了太后紧紧攥着的右手,顿了一下之后,说道:“把药吃下去,不死就是禁忌。之后就是长生不老。”
  “嗯。吃下去,就长生不老了,吃了丹药。我就不会衰老……”喃喃自语之下,太后自己将丹药放进了嘴里,嗓间上下涌动之后,将这颗蚕豆大小的丹药吞咽了下去。
  就在丹药咽下去的一瞬间,太后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满足的笑容。她回身看着铜镜里面的自己,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没死……我长生……不……”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太后的身子已经直挺挺的栽倒在地。只是眨眨眼睛的功夫,这个差点让出汉人一般江山的太后便香消玉殒了。
  看着太后倒在地上的尸体,广治皱了皱眉头。回想到自己变成长生不死之身遭遇的痛苦,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便冷汗直冒。相比较有了一定术法的修士来说,一般没有术法基础的普通人吃了丹药之后,死的极为迅速。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痛苦。

  不过越是术法精深的大修士,抵抗药性的时侯死的越为痛苦。就算侥幸不死也是脱了一层皮,经历过一次的广治亲身感受过这段经历,当下将目光转到了一边,不仁去看太后和那宫女的尸体。而同样经历过这一切的吴勉,则好像没事人一样。
  “其实你不必浪费那一颗丹药的”广治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变化的吴勉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你不想沾上女人的血,把丹药取走就好。今夜之事她已经落了败局,朝中大权还在王莽的手中。到时候大司马联络宫中的太皇太后。两个人联手便会将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你又何苦作这个恶人?还浪费了一颗丹药……”
  “因为丹药是我的,我想给谁就给谁,不管他是死人还是活人。”吴勉看了广治一眼。慢悠悠的继续说道:“这件事还没完,下一颗丹药要给谁来吃?皇帝吗?还是王莽……”
  第二天一早,皇宫里面就传来了消息。皇太后傅氏突发急症,病亡与宫中。与以往的惯例不同,这位皇太后亡故之后,并没有按着规矩行一年的国服。皇帝反而连发几道圣旨,为安汉公、大司马王莽加号宰衡,位宰诸王之上。几个时辰之后。平帝的第二道圣旨也跟着下来,王莽加了九锡的礼器。在当时来说,这已经是最高的封赏。
  半月之后。皇后丁氏被废。平帝迎娶了王莽的女儿王燕为皇后,加了王莽太傅——汉朝建国以来最高的官职。
  而王莽是来者不拒,这样一直折腾了个月有余。朝政才算平稳下来。不过这样以来,皇太后的暴亡反而没人提及,就好像所有的人都忘了平帝的生母已经亡故了一样。
  这段时间里,清静惯了的广治受不了大司马府中迎来送往的客人。找了个机会便向王莽告辞,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大司马没有挽留。只是送了一大堆金银礼物,亲自送了广治出了大司马府。广治就这样也住进了燕劫的私宅当中。
  这一段时间里,归不归始终没有露头。百无求开始还一直紧张。不过这么多天都一直没有老家伙的死讯。在小任叁的开导之下。这个二愣子慢慢的也就适应了。它也猜到老家伙这个时候不知道在那里浪,要不浪够了,要不身上的术法又空了,他才会再次冒出来。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三个月,虽然看着没有什么大事,不过还是有几件小事看着奇奇怪怪。其中一件小事,燕劫却回家的次数慢慢多了起来。吴勉他们刚到长安城的那会,燕劫忙的好像就是那位大司马的分身一样。经常是偶尔回来和吴勉他们打个招呼,说不了两句话就要回去守着大司马。
  现在完全变了样子。王莽的女儿做了皇后之后,王莽便隔三差五的让燕劫回府休息。说的是不要怠慢了吴勉、广治这样的大修士,不过时间长了之后,燕劫便发现只要自己不在大司马府,便会有几个新面孔守着王莽。

  燕劫有投奔权贵为门客的嗜好,当时还以为这是王莽不想再留他。当下便找了个机会向大司马请辞,没有想到王莽听到之后,极力挽留,说什么也不让燕劫离开。
  放眼天下,除了皇帝之外,还有哪一家比得上王莽的府邸?在大司马的盛情挽留之下,燕劫便消了离去的打算。反正大司马还是对自己礼遇有加,除了不停給自己放假之外,也没有什么毛病了。
  当下,燕劫也打消了离开大司马府的打算。反正朝中政局安稳,也不需要自己留在大司马的身边保护,燕劫也乐的天天在自己的私宅里面,与吴勉、广治几个人谈天说地。
  又过了几天之后,宫中突然传来消息,皇帝得了一场大病。看着一天不如一天,转眼间连床都下不了。宫中太医都看遍了,也看不出来皇帝得了什么病症。
  日期:2016-11-26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