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3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出对方有意抻着自己,楚天齐便直接问道:“市长,到底是什么事呀?”
  “你应该能猜出来,只不过我替你做的时间长了些,你就淡忘了。”王永新感慨着,“看来帮忙也得有个度,否则就成越俎代庖了。”
  对方一个劲儿的磨磨叨叨,楚天齐不禁心中揶揄:老王这是干什么,大便干了不成?怎么不痛快?
  “房改试点配套金还没拨下来。”王永新终于说出了具体事项,“请你辛苦一趟。怎么样?”
  刚才已经提前设置了前提条件,楚天齐也想到了其它一些借口,但当对方说出这件事的时候,他却不能用借口搪塞了,因为这确实是他的工作范畴。本来就是份内工作,对方竟然用了“请”、“辛苦”这样的字样,自己如果再推三阻四的话,那就是不识好歹,就是欠收拾了。于是马上应道:“好的。什么时候去?”
  “再有两周就过春节了,你要是能走开的话,越早越好。”王永新道,“早点儿把钱要上,也能支配宽裕一些。”

  略微想了一下,楚天齐说:“我安排一下手头工作,再了解些款项具体情况,争取下午出发,明天上班就去财政厅。”停了一下,他又补充道,“现在离春节放假很近,估计该拔的款都拔了,最起码也有了计划。我这次去,即使财政厅能给计划,恐怕节前是指不上了。”
  王永新“嗯”了一声:“这倒是,尽力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嘛!”停了一下,他又说,“反正这些款项也是主要由房管部门支配,只要他们不催你,我是不会逼你的。为了支持申请房改试点,市里也临时筹措了好多资金,欠下好多窟窿,明年房管所的经费就只能指这些钱了,只要能供上他们用,只要不影响房管所的工作就行。”
  虽然心里时刻警惕对方下套,但听到对方这么体谅自己,楚天齐便也诚恳的说:“谢谢市长理解!”
  “这话就说远了,都是为党工作,都是为成康市效力,咱们一家人,自然应该同舟共济,互相理解了。”王永新显得也很诚恳,“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这一年多的工作很有起色,成绩确实不少。不过政府的压力也很大,还需要咱们班子成员共同努力,共同面对挑战。我也不图你们副职能替我做多少工作,只要把自己分管工作拿下来,让我少替你们操点儿心,就够了。”

  “市长,我一定尽力而为。”楚天齐表了态,以回应对方的一番苦心。
  “也不用自我加压太多,该放松也放松一下,现在不是提倡快乐工作嘛!”说到这里,王永新挥了挥手,“你去忙吧。”
  “好的,市长,那我走了。”打过招呼,楚天齐起身,离开了市长办公室。
  楚天齐是一身轻松回到办公室的。之所以说“轻松”,并不是说没有一点压力,而是对比后的感受。
  在接王永新电话后,楚天齐就在心里嘀咕,担心对方重提上次的事,担心对方又拿大帽子扣自己,让自己做不情愿的事。在进到市长办公室后,面对市长的和颜悦色,楚天齐警惕心更强,总觉得事有反常。只到王永新讲出具体事项后,他才松了一口气,在走出对方办公室后,他才彻底放了心。

  虽然对方说的事情,自己没有预想到,但那确实是自己份内的事。只不过在申请房改试点的后期,市长王永新就接过了这件事,当时美其名曰“帮忙”。其实大家都明白,是王永新想揽这份功,也想获得更大支配试点配套金的权利。楚天齐当然明白对方要“摘桃子”,但他却不看重这些,他只想着能申请成功就好,这样自己还可以多些精力处理其它事情,于是他愉快的接受了对方的“帮忙”。

  时间不长,房改试点申请成功,王永新自我表功了一番;并以功臣的口吻,要求分管领导和业务部门做好具体房改工作,但试点配套金的支配权却一直没提。本来财政就不是自己分管,楚天齐对这些根本就没在意,也没特别关注试点配套金的下拨。他只知道已经下拨了第一批,今天市长要求去要的是第二批,也是最后一批。
  现在楚天齐只知道应该找财政厅要钱,但对具体数额、划拨方式、支付程序都不太熟悉,需要具体了解一下。于是,他想了想,先给曹金海打了电话,让曹金海和房管所长常玉州来一趟;然后又安排李子藤,把与之相关的一些财务报表提供过来。
  打完电话时间不长,曹金海和常玉州来了,具体汇报起关于房改试点配套金的事。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楚天齐到了雁云市。
  登记好住宿酒店,让厉剑自由活动,楚天齐坐出租车离开了酒店。

  之所以没让厉剑同去,楚天齐是去办私事,他的私事就是和田馨共进晚餐。当然,共进晚餐只是一种形式,楚天齐的真正目的,是要打听宁俊琦的事。
  来见田馨,是楚天齐早就计划好的事情,在一个多月前就有计划。只是这一段时间事情太多,实在走不开,再加上田馨也忙,这事就拖了下来。这次公干来省城,正合他的心意,于是他下午就赶到这里,就为了利用吃饭之机打听宁俊琦的事。之所以这么急着打听,是因为他现在有着深深的担忧。
  在十一月三十日那天,楚天齐接到一条陌生号码发的短信,短信内容是“我要出嫁了”。收到这条短信后,楚天齐就想到了宁俊琦,不禁心提到了嗓子眼,既回拨电话又发短信,结果对方却没接也没回复。除了宁俊琦外,他也想到了好几个女孩身上,如果是那些女孩的话,他会诚挚祝福,但他最怕的就是发短信之人是宁俊琦。心中极不踏实,他便电话联系了田馨,后来田馨回过了电话。在他询问宁俊琦的情况时,田馨告诉他,李书记托人给宁俊琦介绍男朋友,但宁俊琦没答应。

  听到田馨这样的回复,楚天齐心里踏实了好多,但也不禁担心,担心田馨不了解情况,也担心田馨糊弄自己。除此之外,他还担心李卫民没和宁俊琦讲说约定的事,担心李卫民会锲而不舍为女儿介绍男朋友,也担心宁俊琦万一“一时糊涂”顺了父亲的意。正因为有这些担心,他才要找田馨打探情况,以便做出正确判断,谋划应对之策,如有必要,就要果断采取行动。
  出租车到了餐馆门口,楚天齐付过车费,下了汽车,走进餐馆。
  今天下午的时候,楚天齐曾经跟田馨联系,相约共进晚餐。正好田馨有时间,就答应了,并让楚天齐订地方。在订下餐馆后,楚天齐当即把餐馆名称和位置发给田馨,田馨回复“六点半以前准到”。
  服务人员迎上来,询问过后,直接把楚天齐带到了三楼餐包,田馨还没到。
  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间刚刚下午六点,估计田馨还得一会儿才到,楚天齐便一边喝茶,一边等着。
  百无聊赖中,楚天齐向窗外望去。

  冬季天黑的早,外面街道上的路灯都已亮起。其实在刚才来的路上,路灯就亮了,只不过楚天齐只顾想事,没有注意车外的情形而已。虽然已经是黑夜,但在灯光映照下,还可以感受到空气中的灰蒙之色,省城及周边污染太严重,霾天越来越多。
  日期:2017-10-28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