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2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叮呤呤”,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声:“说话方便吗?”
  “方便,我正准备打电话,表示感谢呢。”说着话,楚天齐站起身,走进了里屋卧室。
  对方的声音再次传来:“天齐,你到底是怎么跟老王说的?现在大院全传开了,说你在市长办公室大放厥词,都快把老王气疯了,又是摔杯,又是扔东西的。”
  “我也没说什么,就是说了一些实话。”楚天齐大致讲了刚才的情形。
  一边听着,对方一边“咯咯”笑个不停,待楚天齐说完,又笑了一会,才说道:“你这家伙哪像是副职,分明就是气死人不偿命,你真是个刺头。”
  楚天齐“嘿嘿”一笑:“江书记,其实我今天之所以说话硬气,还不是您昨晚提前跟我托底了吗,否则再借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以小犯上。您知道,我对领导可是非常尊重,非常有分寸的。”
  “尊重,分寸?那都是装的。”停了一下,对方声音忽然变的尖厉,“你是不是想说非礼勿视,非礼勿为?你在讽刺我,混蛋。”
  什么情况?楚天齐一下子糊涂了。旋即明白,自己在七夕那晚面对对方的“验证”要求,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对方敏感了。于是马上辩解:“不敢,绝对不敢。我要是讽刺你的话,就让电灯掉下来,砸我头上。”说着话,楚天齐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向旁边挪了一下。

  手机里静了一下,然后传出“咯咯”的笑声:“我应该现在报警,就说楚市长头上负伤了。”
  楚天齐“嘿嘿”一笑:“你多虑了。”
  看着秘书的身影隐没在门外,王永新的眉头皱了起来。
  刚才杨永亮的话可够狠的,自己至于那么做吗?如果那样做的话,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好像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呀。杨永亮为什么会这么恨那小子,按说他俩应该没什么冲突吧,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说道?自己可不能被利用了。
  对,不能被利用,不能轻举妄动。昨晚的三人书记会上,江霞可是透露了,那小子在上面有人,可能是省里的,也可能是首都的。转念一想,王永新又不禁疑惑:江霞不会撒谎吧,不会为了怕得罪人故意说的吧?应该不会。以他俩以前成天腻腻乎乎的样子,这个消息应该靠谱。嗯,肯定是这样的,否则今天那小子绝对不敢如此放肆,这几年也绝对不会升迁的这么快。看来自己还是小看那小子了。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这种事还是少揽。想到这里,王永新拿起电话听筒,在话机上拨着数字。
  很快,话筒里传来声音:“老王,怎么样?”
  王永新叹了口气:“薛书记,刺头难剃呀,那么做恐怕不行。要不你试试?”
  自从一月五日在市长办公室“不顾大局”,连着两周多,王永新都没再找楚天齐,既没有找他的麻烦,也没有因工作的事找他。楚天齐当时还担心薛涛会继续找他,会让他“顾全大局”,结果担心是多余的。在这十多天里,楚天齐也只在会上见到过市委书记和市长。
  两周多的时间里,王永新没有召开一次政府会议,只是薛涛召集了两次常委会。在常委会上,也没人再提起承担责任的事,即使最终确实没有获得省建设厅的任何先进和优秀,即使没有得到省厅任何支持,仍旧没人再提这个话题。楚天齐暗自得意,看来“狐假虎威”确实唬住了人,只是不知江霞是否真的相信自己以前的信口一说。
  在这十多天里,董建设、张鹏飞也没有再找麻烦。
  不但没人找麻烦,关于那天大闹市长办公室的事,也被传的很广。尽管有的传言被传的面目全非,尽管有人指责自己不识大体,尽管有人说自己狂妄自大,但几乎所有人都承认自己是个硬茬。虽然有得有失,但显然自己收获大于损失,还为自己正了名,证明那是非常值得的一战。
  这段时间虽然比较太平,但楚天齐也不时告诫自己:小心为上,得意切莫忘形。
  日子到了一月二十四日,农历已经是腊月中旬,各部门都忙着做上年总结和完善新的一年计划。楚天齐也不例外,也要做总结、计划;除此之外,还要参加好多会议。尽管这些文案和会议占去很多时间,但楚天齐还是没有忘记安全生产,还是抽出时间到矿山、到工地,安全生产容不得半点疏忽。
  这么多工作要做,楚天齐每天是早出晚归,夜晚还要加班到很晚。不过好多工作早晚都得做,经过这么一通赶工,剩下的上班时间,工作任务反倒显得从容了好多。
  今天是星期一,楚天齐刚一上班,还是照例拢了拢这周的一些事项,又叫过李子藤进行了核对和交待。
  刚让李子藤离去,手机就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楚天齐迟疑了一下,接通电话。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声音:“现在来我办公室。”声音到此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楚天齐不禁疑惑:找我什么事?难道还是上次的事?应该不会吧。那又是什么?又让我顾全什么大局?
  尽管心中不解,但楚天齐还是拿起笔和笔记本,走出了屋子。
  市长办公室。
  看到楚天齐进屋,王永新微微欠身,示意了一下:“坐。”
  “谢谢市长。”说完,楚天齐坐到了对面椅子上。

  王永新指着桌上烟盒:“来一支。”
  “不了,过来前刚抽过。”楚天齐摆了摆手。
  “这段时间辛苦了,我见你经常早出晚归,又是下乡又是深入现场的,办公室灯也亮到半夜。”王永新微笑的看着对方,“干工作要注意劳逸结合,不要把身体累垮了。”
  这又是哪一出?看样子像是糖衣炮弹呀。楚天齐心里犯着嘀咕,小心的回答:“年底材料多,会议也多,又要放假,自然要多赶一赶了。”
  王永新“哦”了一声:“工作那么多,能赶完吗?”
  楚天齐斟酌着说:“工作确实不少,不过我已经赶的差不多了,肯定能赶完,可能还会提前几天。”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担心你没时间呢。”王永新“呵呵”一笑,“有件事得你去办。”

  刚才还以为对方要拿工作多说事,结果却是在算计自己的空余时间,自己怎么这么笨?尽管有些后悔脑子转的慢,但楚天齐还是谨慎的说:“市长,可别是我不擅长的,时间太长恐怕也不成。”
  王永新缓缓的说着:“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这样的人才去做份外事的。其实这就是你的本职工作,只是以前我一直在替你做,那时总担心你年轻,没有相关经历。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被对方这么一渲染,楚天齐心里更没底,不知道对方要说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王永新有点反常。至于究竟是什么,却又说不清楚。
  看着对面这小子眼神飘忽,王永新知道,这小子发毛了,顿时有一种戏弄人的快*感。于是他并不急着说,而是笑咪*咪的盯着对面年轻人。
  日期:2017-10-28 07: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