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186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那三个字母他以前在余清微的书本笔记本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上都见过,她喜欢在自己的东西上面写下那三个字母,作为属于她的东西的独特标记。
  那东西是余清微的,奇怪的是,怎么会在霍殷容的办公桌上。

  没有人知道,其实他的胸口,也纹着那三个字母,他一直以为自己并不是那么的爱他,可是在离开她之后,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把那三个字母洗掉,而是让它们,一直留在自己的身体上。
  心口忽然有些痛,他嘴角勾出一抹残忍的笑意,一把推开前来帮助他的琳达,自己转着轮椅,到了霍殷容的办公桌前……离那个盆栽最近的地方他有些气急败坏的冲霍殷容吼道:“你什么意思?故意侮辱我是不是?别以为你自己有多厉害,很快,你就会什么也不是了。”
  霍殷容不知道他在打那个盆栽的主意,所以一时之间没有防备,而是无比冷漠的说到:“但在那之前我不得不提醒你,现在这里还是我说了算。你出去!”
  他给了琳达一个眼神,琳达领会过来,上前就要强行将他推出门外。
  霍沥阳极其不满的挥动着手臂:“你敢这么对我,很快从这里滚出去的人就会变成你!”
  他瞅准一个时机,手臂一动,那个放在办公桌上的盆栽被他带了下来,啪的一声摔在地面上,碎成好几瓣。
  霍殷容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盆栽从桌面上掉了下去,鼻翼微张,瞳孔猛的一缩,眼中闪过一丝惊惧。
  惊叫出声的却是琳达:“噢,天啊。”
  这个盆栽是之前余清微在的时候她养的,后来她突然消失,没再回来,东西都留了下来。
  霍殷容让人把她的东西都搬走,后来,却又留下了这个盆栽,养在了自己的桌上。
  每天自己亲自照顾,别人碰一下都不行,宝贝的很。
  可是现在,霍沥阳竟然把这个盆栽给打碎了……空气仿佛一瞬间被凝固了似的,琳达根本不敢抬头去看霍殷容的眼睛。
  而霍沥阳,则是做了坏事之后副得逞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琳达听到了脚步声,霍殷容走了过来,缓缓的蹲下,像是要去捡那个碎掉的盆栽。

  霍沥阳却假装无辜的说到:“一时失手,别见怪。”
  竟然连道歉都这么的没有诚意,连琳达也忍不住生气了,因为那不仅仅是一个盆栽的事情,还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很认真的喜欢的证明。
  霍殷容捏着那碎片,没有说话。
  霍沥阳的嘴角勾起一抹挑衅的笑容:“大不了,我买一个赔给你好了,或者给你钱让你自己去买,你可以挑一个你喜欢的。”
  这话简直就是在找揍,再没见过比这还贱的人了。

  而且霍殷容肯定是要生气的。
  琳达颤巍巍的抬头去看霍殷容的表情,果然看见他的脸色又黑又沉,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接下来必定是狂风暴雨般的怒气。
  果然,霍沥阳狠狠的握拳,一字一句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霍沥阳,你找死!!!”
  接着眼前一花,琳达不知道霍殷容是怎么做到的,三秒钟之后他已经一拳将霍沥阳打倒在地。
  砰的一声,他的轮椅狠狠的砸到了地面上,巨大的声响惊动了守在外面的保镖,他们立刻破门而入,训练有素的围在了霍沥阳的身边,将他保护了起来。

  另外还有两个人上前架住霍殷容,让他不能再靠近霍沥阳。霍殷容挣扎着想要摆脱这两保镖的控制,如果不是有人拦着,他一定会再次冲上去把霍沥阳暴揍一顿:“你他妈的霍沥阳,信不信我弄死你!”
  霍沥阳被人从地上扶了起来,重新坐到了他的轮椅上,优雅从容,气急败坏的人变成了霍殷容。
  他勾着嘴角冷冷一笑:“怎么,心疼了?你也喜欢她?”
  霍殷容怒不可遏,心仿佛被人用针刺了一下,又麻又痛,可是要他在霍沥阳面前承认喜欢,却是怎么也不可能的,他双眼发红,因为愤怒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哼,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敢在我面前捣乱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角快速闪过一丝凌厉。
  霍沥阳却笑的更得意了,他怎么就没发现霍殷容喜欢余清微呢?白白错过了那么多年嘲笑他的机会。

  他勾着嘴角,用一种奚落的语气说到:“呵呵,霍殷容,我想,这十多年,我并不是完全没有赢过你嘛,至少,在你陷入暗恋的痛苦中不能自拔的时候,余清微却柔顺的躺在了我的怀里。她爱的人是我,怎么样,单相思的滋味不好受吧?”
  霍殷容闭了闭眼,狠狠的将心头那股血腥的味道给咽了回去。他挣开那两保镖的控制,将有些颤抖的手插进裤子口袋里,稳了稳情绪,这才说到:“哼,你有什么好得意的,最后,她不是还成了别人的妻子,你该问问你自己,被人戴绿帽子的感觉好不好受。”
  霍沥阳脸色微变,那副洋洋得意的笑容差点维持不住,他最恨的就是余清微背着他和陈励东好上了的事,他的确有一种被人戴了绿帽子的感觉,但他怎么可能承认?
  在快把轮椅的扶手都拧断的时候,他扯着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一脸阴森的说到:“戴绿帽子的怎么可能是我呢,应该是陈励东才对,难道你不知道,余清微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吗?”
  十五岁?这个畜生!!!

  霍殷容再也装不出镇定,又想冲上去将那个口无遮拦的家伙的脑袋打烂。
  可是这次有保镖拦着,他根本近不了霍沥阳的身。
  “霍沥阳你他妈的,你还是个人吗,你简直就是人渣!!!”
  如果霍殷玉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跌破眼镜,她向来斯文有礼的大哥,今天竟然爆出了这么多的粗口。
  “哈哈哈哈哈哈,”其实那些都是霍沥阳瞎编的,不过看到霍殷容这么的愤怒,他心里是说不出的畅快,然后又开始天马行空胡编乱造,“对啊,十五岁,就是你从霍家老宅搬出去的那一天,那一夜,我们就……”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暧昧的笑了笑,然后一脸认真的欣赏着霍殷容痛苦的表情。
  霍殷容的确很痛苦,他知道只要他一露出伤心的表情,霍沥阳的阴谋就得逞了,他绝对不能让他如意。
  所以他拼命压抑着,让自己不要暴怒。
  “余清微真是瞎了眼,竟然会喜欢上你这种败类!”
  “呵呵,那你还喜欢一个喜欢败类的蠢蛋,你又算什么?愚蠢的败类吗?”霍沥阳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
  原本暴躁无比处于盛怒边缘的霍殷容忽然安静了下来,眉心,却是高高的蹙起,脸上是隐藏不住的痛苦。

  日期:2016-11-18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