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83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说:“是啊,以他们当地的资源含量,再有我们高技术的开采,将大大减轻我们北方三省的资源用量,同时减少国内的开采压力,并且在他们当地进行冶炼制造,这又能减少我国的环境污染……”
  “你啊你,你小子是想用别人的资源,在别人的地牌儿上来发展我们自己的工业,典型的西方思想,算盘打得可是不小啊!”陈新刚道出了张清扬的计划。
  张清扬不好意思地笑笑:“您也知道辽河是重工业基地,当地的工业发展对环境是一大危害,假如我们的生产基地转向朝鲜,那么减少污染不说,更会减少开支,减少国内能源的浪费……”
  “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是在他们军工业的发展上,我国的态度是可以帮助,但是要有限制的帮助,我们不能允许他的水平太强……”
  张清扬补充道:“我们只允许他们用我们过时了的技术?”

  “哈哈……”陈新刚只是大笑,什么也没说。两人虽然是翁婿,但身为军队高层指挥部最高长官,陈新刚是不可能什么都对张清扬讲的。
  “好了,我去开会了,这件事明天就能有结果,你去陪陪小雅他们吧……”陈新刚走出了书房。
  翁婿二人来到客厅里,发现王丽雅、陈雅正陪着小涵涵玩呢。见到两个大男人出来,王丽雅不由得责怪道:“你们啊,在外面谈工作不算,回家了还谈,连我们的宝宝也不理!”
  陈新刚马上上前抱起涵涵亲了一口,说:“来,外公亲口就走……”
  “去去,一身的烟味,以后再抽烟就不让你抱我们宝宝!”王丽雅推开陈新刚接回孩子。
  张清扬坐在陈雅旁边,拉着她的手幸福地笑了。
  温暖的阳光,碧波荡漾的湖水,一艘白色的小船飘泊在湖面上,不时地传出欢歌笑语。张清扬难得轻闲几天。到京的第二天,他就组织刘、陈两家的亲人们来到梅湖庄园游玩。这片方园120亩地的私人庄园,张清扬难得住上几天,此次与家人团聚在一起,还真有种不想回去上班的感觉。
  刘家只有母亲张丽带着小妹刘娇来了,陈家人自然有岳母,以及刘抗越三口人。岸边,刘陈两家的警卫员,还有徐志国等人,正在忙着准备烧烤。刘娇抱着小涵涵,小涵涵对这个姑姑感觉很好,缩在她的怀里笑个不停。刘娇平时不上学,就跑去看孩子,小涵涵对这个姑姑的认识要多于爸爸。

  望着娇娇抱涵涵时的麻利样,张清扬打趣道:“娇娇,看你抱孩子那么熟练,你什么时候结婚生孩子啊?”
  刘娇造了个大红脸,白了一眼张清扬说:“我才不要结婚呢,我还要上学!”刘娇现在还在外语学院读日语专业的博士生,现在的刘娇懂得四门外语,另外还略微懂得四、五门外语,是真正的才女。
  张清扬知道刘娇的理想是当一位出色的外交官,就笑道:“再强势的外交官也要结婚生孩子啊!”
  第642章
  “我……我还小呢……还要上学。”刘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非常的不好意思,要不是有嫂嫂在身边,真想掐哥哥两下。
  母亲张丽笑道:“学校里追娇娇的学生都排成队了!”
  “他们……都不行,还不是因为咱家……”刘娇只说了半句话,便闭口不谈了。

  张清扬明白她的意思,刘娇的同学们虽然不太清楚她的身世,但都知道她是高干子女,想来那些追求她的男同学,有很多都是别有所图。这也是高干家庭子女的悲哀,也许在感情上将注定得不到想要的快乐。想到这一点,张清扬就有些失神,呆呆地望了一眼旁边的陈雅,感觉自己很幸福。
  王丽雅抱着刘抗越的儿子,抬头瞧了一眼刘娇,笑道:“娇娇这么漂亮,真不知道以后谁能配得上她!”
  刘娇更加手足无措起来,恨恨地望着张清扬。陈雅这时候开口道:“我们别说了。”
  刘娇抬头感激地望着嫂子,嘿嘿地笑了。不料这时候她怀中的涵涵却是捧着娇娇的脸狠狠地“啃”了一口,随后还怡然自得地咯咯笑。
  刘娇推开他粉嘟嘟的小嘴,瞪了一眼张清扬,对涵涵说:“臭小子,这么小就这么色,真是有其父就有其子!”

  “哈哈……”那边好久也没说话的刘抗越突然大笑,随后好像感到自己的笑不太对,忙收住了笑容。可其它人原本是想憋住笑的,听到刘抗越笑了以后,就谁也憋不住了,小船上立刻笑声振天。
  张清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他相信对于自己風流成性的往事,有刘抗越和陈丽两口子在,陈家人肯定会略知一二的。陈雅到是很理解张清扬,轻轻拉了一下他的手。
  “饿了,饿了,我们去吃烤肉吧……”张清扬想以此来缓解自己的尴尬。船尾上的刘抗越一个劲儿地向他抱拳,表示歉意。张清扬向他挥舞着拳头,以示惩罚。
  上岸以后,陈家的保姆阿姨立刻把两个小孩子抱到旁边去睡觉。刘抗越的儿子比涵涵大了一岁,能走路了,也会说话,对涵涵这个弟弟那是照顾有佳,处处都要表现出他是哥哥的意思。张清扬扭头看到刘抗越家的儿子要抱着涵涵,不禁笑了。

  刘抗越也说:“我家刘天佑非常疼爱这个小弟弟。”
  “是啊,现在都是单身子女,他们以后那就是亲兄弟!”张清扬有感而发道。
  几个女人坐在一起烤肉,张清扬和刘抗越两个大男人退到了后面。过去的张清扬本是很会做家务活的,可是从政以后,久居高位,渐渐的就没有做家务活的习惯了。
  刘抗越一边抽着烟,一边问道:“我听老爸说,你正在和朝鲜谈判?”

  张清扬点点头,“对方的胃口不小啊!”
  刘抗越却是摇头:“一个国家的经济落后,他再怎么发展军事也白扯!”
  张清扬深表同感,说:“虽说他们是先军政治,在军事发展上有优先权,可是经济、教育都不行,将来是不可能挤身大国行列的。”
  “挤身大国?呵呵……只要有我们在,还容得上他们棒子当老大吗?”刘抗越轻蔑地笑道。
  张清扬明白刘抗越的意思,笑了笑也没说什么。然后他想起一个问题,便问道:“有件事我不太明白,朝鲜特别希望建一座铁路大桥,表面上是为了加大运输量,他们的本意是什么?”
  刘抗越扭头问道:“你真不知道?”
  “不知道,”张清扬本来想昨天问陈新刚的,可是想了想没有问出口。
  刘抗越这才解释道:“其实很简单啊,在朝鲜军人的潜意识里,已经把我国当成了是军事后方!”
  “军事后方?”张清扬感觉不可思议。
  “对,就是军事后方!他们幻想着打起仗来以后,我们会大力对他们进行供给,并且一但战败,也可以退到我国边境用以保存实力,所以就要提前增大运输线路!”

  “原来是这样,可是……他们未免太天真了!”张清扬啼笑皆非地说。
  “是很天真,他们的政治、军事思想复制了我们五六十年代的思想,根本就没有进步,可悲啊,他们的全盘计划都在我们的五指山之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