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2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之所以时刻警惕,楚天齐有自知之明,自己身后的助力可以在仕途上帮助自己,却未必愿意陪着自己玩命,而对手的靠山那可是血浓于水,奴忠于主。故此,自己即使反击十拳,也未必能真正伤到对手,但对手一指头点实自己,很可能就终结了自己的政治前途。
  正想的入神,“叮呤呤”的铃声响了起来。
  拢回心神,看了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楚天齐嘴角浮上一抹笑意,按下了接听键:“市长。”
  “到我办公室。”短短五个字说完,对方声音戛然而止。
  收起手机,拿上笔和笔记本,楚天齐起身,走出了屋子。

  市长办公室。
  王永新坐在办公桌后,对面椅子上坐着常委副市长楚天齐。
  应市长吩咐,楚天齐已经来了有十多分钟。但王永新除了说过“进来”二字外,便没有说一句话,甚至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
  楚天齐倒不着急,见对方不说话,干脆打开笔记本,在上面记着一些事项,俨然是办公的状态。
  “咳咳”,连着两声咳嗽响起。

  明明听到动静,楚天齐却仍装作充耳不闻。
  “别写了,现在说事。”王永新发了话。
  这次楚天齐不能再装了,便放下水笔,抬起头来。
  王永新看着对方:“说吧,怎么办?”
  楚天齐很疑惑:“什么怎么办?说什么?”
  眼睛紧紧盯着对方,王永新一字一顿的说:“你应该清楚呀。”

  楚天齐摇头:“不清楚。”
  “不清楚?”王永新眉头微皱,“我可听说了,省建设厅年度评比,全省好多县、市都得了先进、优秀,还获得了许多项目支持;唯独成康市既没得奖,也未获得项目支持,反倒是成了全省建设系统的反面教材。”
  楚天齐道:“市长讲的事,我没听说,我只知道兢兢业业干好本职工作。”
  “兢兢业业?可能吧。但三家投资商被打的事,可是成了尽人皆知,几乎是省建设厅开会必提事项,你有什么感想?”说着话,王永新眉毛挑了挑。

  “我的感想是,嘴长在别人身上,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楚天齐语含讥讽,“我就奇怪了,这事有什么好提的。”
  王永新沉声道:“你分管城建,所负责工作范畴出现明显失误,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吧?”
  “市长,那我应该是什么态度?”楚天齐反问。
  “你说呢?最起码你应该反思,应该自责吧?”王永新给出了答复。
  “我的确在反思,也的确自责过。我反思自己,不应该对投资商被打一事半途而废,自责我只考虑畏上,而没考虑务实。”楚天齐的话很冲。
  王永新提高了声音:“楚天齐,你这是和上司说话应有的态度吧。”

  楚天齐没有顺着对方的话头,而是直接说道:“市长,如果你觉的这事让市里难堪了,那我现在立刻联系市公丨安丨局,让他们把常永金捉拿归案,对投资商被打一案做彻底调查。追查到谁是谁,谁也不用遮着盖着。”
  “楚天齐,你什么意思?”王永新厉声质问。
  “我没什么意思,其实就因为这事,我一直觉得有愧疚,觉得愧对伤者,觉得愧对本心。但为了所谓的顾全大局,我打掉牙和血吞,忍气吞声,可到头来却受到诘问。”楚天齐恨声道,“其实,之所以有人要拿投资商被打说事,就是在借题发挥,就是在危言耸听。”
  “就算如你所说,是借题发挥,是危言耸听,那你说这是为什么?是因为谁?”王永新再次质问。
  楚天齐摇了摇头:“我不清楚。我就觉得是这么回事。”
  “你倒说的轻巧,一句‘不清楚’就推的一干二净。”王永新冷笑道,“那我问你,市里投了这么多钱,也招来了那么多企业,到头来连个优秀、先进都没评上,如何向市委交待,如何向市民交待?”
  “那您觉得我们应该被评为先进吗?”楚天齐反问。
  “当然应该……”话到半截,王永新急忙改口,“是我在问你,楚副市长。”
  楚天齐接话:“市长也认为应该,那就是承认成康市够资格,就说明我主管的成康城建工作做的不错。可为什么先进、优秀就没我们的份呢?”
  王永新“哼”了一声:“你说呢?那还不是和尚头上虱子明摆着?”
  “明摆着吗?我没看出来。”楚天齐再次摇头。
  “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还不是因为你。”王永新给出了答案。
  “因为我?”楚天齐显得很无奈,“评先、评优应该是看工作好坏,而不应该看主管领导吧。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样的评选还公平、公正吗?还有含金量吗?”
  王永新的话很不客气:“不要顾左右言其它,因为你得罪了厅领导,我们才什么先进、优秀都没评上,才成了反面案例。”
  “是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厅领导的素质也太低了。他的权利是党和人民赋予的,是让他为民服务的,现在竟然成了他公报私仇的工具。他的原则在哪?他的党性去哪了?”楚天齐说的义愤填膺。
  “楚天齐,你可真会转移话题。你不要上纲上限,咱们就事论事,还不是你得罪了董厅长,咱们才该得的都没得到?”王永新“嗤笑”一声,“你也别起高调,你就说是不是这么回事?”
  “是吗?”楚天齐一个劲摇头,“我怎么会得罪他。”
  王永新被气笑了:“装糊涂是不是?你和鹏程的张总有过节,和董厅长也有过不睦,我没说错吧?”
  楚天齐想了想,“哦”了一声:“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去年的时候,成康市有两个烂尾工程——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当时谁都怕得罪人,结果就让我去处理。我最后倒是处理了,也间接让张鹏飞的公司少挣了七、八千万利润,他可能恨我了吧。董厅长以前属下总是想欺负我,压制我,我不得以进行反击,击退了他们的进攻。所幸组织上主持公正,那些欺负我的人大都受到了制裁。董厅长就因为这事记恨我?就公报私仇?对了,还有一层,董厅长可是张鹏飞父亲的老部下,市长把董厅长和张鹏飞放一起,是说他在替张鹏飞报复吗?”

  “你别拿话绕我,你就说是不是吧?”王永新去烦就简。
  楚天齐吸了口气,缓缓的说:“也有这个可能。”然后话题一转,“我就奇怪了,他怎么心胸这么狭隘,因为别人的事竟然公报私仇。在这一点上,别看他是堂堂的厅级干部,但比市长您的心胸就差远了。”
  王永新脸上肌肉抽*搐了几下,悻悻的说:“别扯太远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以前的时候,您前妻给我穿小鞋,我被迫反击。可您却没有因此报复我,这境界根本就不是他能比的,在您手下当差真是幸运,不用担心被您报复。”楚天齐说话时满脸认真。
  “楚—天—齐。”王永新咬牙说出了这三个字,然后胸脯起伏了半天,才缓缓的说,“你也别胡搅蛮缠。现在现实就在这摆着,政府的确很被动。你做为主管城建的副市长,的确应该对市委有所交待,应该承担一点责任。当然,也就只是需要一个形式,到时你在市委常委会上有一个揽责的态度就行,又不会真让你承担什么责任。”
  日期:2017-10-27 07: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