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68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扯!当时你怕的都快尿裤子了,还冲在前面,真好笑!”
  “那我不管,你不给我点好处,以后你乡政府的事情就不要再找我了!”
  “嘿,你还威胁我,你派出所不听乡政府的指挥,还反了不成!”
  “哼,我可以出工不出力啊!”

  “哎,你看看,你丑恶的嘴脸都暴露出来了吧,昨天我看你就没出力!”
  张所长立马赌咒发誓,说昨天自己已经很勇敢了。
  两人扯了好一会,最后夏文博还是分给他了五万元,这一下,张所长是眉开眼笑的,说这就对了,说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还这样搞,要是派出所罚的钱,都是要给局里上交,可这是从乡政府给的补助,他说他就隐瞒不报,给大伙改善伙食,发奖金了。
  夏文博摇摇头,很鄙视的他。

  这会想到张所长的嘴脸,夏文博都很好笑的,他起床,洗漱一番,在乡政府的伙食上吃了个早点,好多年轻人都围拢过来,对夏文博昨天的举动是赞不绝口,大家都说,这个兰彩萍也太狂了,过去从来都不把乡政府当成一回事,这次算是帮大家出了一口恶气。
  夏文博也嘻嘻哈哈的和他们聊着,讲了一些自己都不太相信的,义正言辞的话,最后大家说他假,在装比,一哄而散。
  远远的,万子昌邹起了眉头,他好几次都想过来提醒一下夏文博的,他想告诉他,这个兰彩萍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物,他想让夏文博今后注意点,小心点,他可不想看到夏文博和过去那个村支书一样,出了什么意外。
  但万子昌到底也没有给夏文博发出提醒,他不敢说,他怕聪慧过人的夏文博联想到自己和兰彩萍的事情,他现在每天都胆战心惊的想着怎么处理兰彩萍给他的那十万元钱,这个钱他绝对不敢花,可也不敢给兰彩萍退,怕激怒了兰彩萍,对自己孩子下毒手。
  就这样,他看着夏文博上了自己的车,看着夏文博和院子里的人挥着手,摁声喇叭,离开了乡政府。
  夏文博今天上午要到张总的药材大棚去看看,昨天晚上张总来了电话,说他这两天就过来,准备搞一点药厂的奠基仪式,还说种植大棚这两天就要种药苗了,夏文博觉得自己应该去观摩一下药材种植的程序,这对下一步东岭乡全面推开药材种植肯定是大有好处的。

  今天的天气很好,春光明媚,柳树也发出了新芽,路边到处都是野花,打开窗户,夏文博闻着外面那股青草和泥土的味道,顿时有一种惬意而真实的感觉,这里,就是自己的天地,这里就是自己的地盘,很快的,这里边会发生异常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或者无法享受这一切,但若干年之后,东岭乡的百姓一定会记得自己春节做过一切。
  心里想着一些美好的事情,夏文博的心情也好起来,这里离乡政府不远,路边还算不错,他的车渐渐的越开越快,路上的行人几乎没有,这个时间,所有的村民都在地里忙了一两个小时了。
  正跑着,前面出现了一个急弯,夏文博不得不踩下刹车,降低车速。
  一脚下去,车速度明显降低了许多,夏文博脚踩着油门,维持这个速度,把车开到了急弯处,猛地,他感到脚下一轻,自己都没有用多少力气,刹车踏板却自己‘啪’的往下一沉,到底了,而车没有了制动的控制,也像是抛开了约束的脱缰野马,发动机轰然一响,速度一提,‘呼啦啦’的往前加速冲起。

  夏文博大概也是第一次遇到刹车失灵这样的紧急情况,顿时忙了手脚,眼看车就开下路基,他只能一把方向,把车强行高速拐了过去,然而,高速中的车辆,最怕的就是急打方向,车头一动方向,车身却再也不听夏文博的指挥了,往一侧倾斜,当倾斜的程度达到九十度的时候,夏文博的车轰隆隆一声,侧面着地,蹭出一溜的火花,滑向了路外。
  就听得“扑通”一声巨响,夏文博连人带车掉进了低于路面一米左右的一个池塘里,水花和稀泥,四处飞溅,夏文博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文博才慢慢的睁开了眼,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他就明白自己的处境了,头很疼,像木槌在敲打,胳膊很疼,好像被人硬生生的在扭折,头上的绷带厚的都能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上面的纱布,胳膊被两片木板牢牢的夹住,动都不能动一下。
  他转动眼珠,四处一看,这里的环境很熟悉,是乡卫生所的病房,当初那个喝农药的女人就躺在这张病床上,夏文博记得清清楚楚。

  身边有好多双眼睛都在看着他,每一双眼睛中都有着不同的表情,有担忧的,有惊吓的,还有关注的,但不乏张大川的幸灾乐祸和万子昌的悔恨内疚。
  各色各样的眼光好一会才在夏文博的眼中清晰起来。
  “夏乡长,你醒了哎呀,吓死人了!”这是汪翠兰的声音。
  “夏乡长,你没事吧!”这是小陈的声音。
  还有几个声音夏文博都能分辨出来,于是,他明白,他的脑子并没被撞爆,他还活着,还能思考和辨别。
  “同志们好......”

  夏文博勉强的笑笑,但连他都知道,一定笑的很难看。
  身边马上就传来了一片的安慰声,埋怨声。
  夏文博还看到,远处的墙角处,有一双眼睛在充满了担忧,惊喜,紧张和胆怯的目光,那是柳儿,她没有权利挤进最里层,她只能远远的站在外面,看着夏文博,她的眼圈红红的,还有哭过的痕迹,夏文博一见到这双眼,整个人都心里暖暖的。
  “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我感到情况不错,就是有点疼,你们不用担心!”夏文博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看的是柳儿。
  柳儿也像是懂得夏文博的心思,在外面连连点头。
  在夏文博问起自己当时的情况的时候,汪翠兰像机关枪一样的‘哒哒哒’说了出来,她说,夏文博的命真大,掉进了一个水放的差不多的藕田里,所以撞伤不严重,头上开了道口子,血流的不少,但只是轻微的脑震荡,胳膊上被划了两道十多厘米的伤口,手腕有点脱臼,现在都接上了,总的来说问题不大。
  她还说,这也是多亏了当时张玥婷旅游公司基建上的一辆水泥车刚好路过,司机发现的早,不然啊,说不定最后藕田里的稀泥会让车慢慢的沉下去,那时候,夏文博可就算奇异失踪,唯一的贡献就是来年藕田里的莲藕长的会更壮一点,毕竟有一个乡长做肥料,档次很高。
  “哎呀,哎呀,汪翠兰,你咋就不盼我一点好呢!我真那样牺牲了,我第一个先找你!”

  “来啊,来啊,我们演艺一场人鬼情未了,老娘男人见多了,还真没和鬼搞过。”
  额!夏文博无语了,这老娘们,太有想象力了,连鬼都不放过啊。
  第五百七十六章:贼心不死
  前来看夏文博的人员越来越多了,让病房成了赶集的市场,卫生院的院长不得已,过来说:“大家都请先回去吧,夏乡长需要安静的休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