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2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到沃原市玉赤县工作的时候,董建设那时是沃原市领导,先是政法委书记,后来是常务副市长。因为张鹏飞的关系,他没少对付我,但基本没有亲自动手,而是让他的秘书、下属出面,来收拾我。你也知道,我这人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在面对这些挑衅时,既吃过亏,但也占过便宜。后来我到了定野市,以为不会碰到他,没想到现在又要有交集了。”
  “哦,怪不得呢。”曲刚连连点头。
  “算准董建设会跟我过不去,张鹏飞也就想利用这一点,可是他却失算了。当你跟我说到昊方有人聚集上丨访丨时,我正不知道如何向董建设提起,董建设却直接否了我的安排,要先去幸福小区。董建设本来要削我的面子,但却阴差阳错帮了忙,帮我们争取到了时间。看出董建设要处处给我难堪,我就利用他这点,总问他下站去哪。他就一直不说昊方,甚至要以吃饭为由,略去这个行程。”说到这里,楚天齐笑了,“也真奇怪,董建设两次要对付我,结果却两次都给我帮了忙。”

  曲刚忙道:“这是天意呀。”
  “应该是吧。三年前他准备教训我,结果却帮我整治了刁难的电力局长,给玉赤开发区要来了电;今天他想给我难堪,却又帮我们争取了时间,避免了更大危机。”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语气也略显沉重,“虽说他给我帮了忙,但其实我也丢了好大面子,今天就让他损的够呛。老曲,他职位比我高,又是上级主管领导,以后我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呀。跟着我的人,可能也会‘沾包’。”
  “是呀,确实是个……”话到半截,曲刚猛的站了起来,“局长,我不管别人如何,我就认准你了,我不怕‘沾包’。”
  楚天齐一笑:“老曲,想好了再做决定,混了这么多年官场也不容易。”
  “局长,我想好了,早就想好了。”曲刚认真的说,“你刚来的那会儿,我掐着半个眼角也瞧不上你,觉得你年轻、外行。但是你用你的智慧、专业、能力感染了我,尤其是你的人格最让我感动。在你把我从那个地下看守所救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下了决心,一直跟着你走。我自以为混了二十多年官场,但只到遇见你,我才算活明白了。”

  “老曲,你这么高抬我,我很感动,但是你也要面对现实。”楚天齐很冷静,“他们和我是宿敌,矛盾不可调和,而且我和人家实力悬殊,很可能会被收拾掉。另外,我是借调来的,肯定还得回沃原,到时我就是想照顾你也不成了。”
  曲刚表态很坚决:“局长,不用说了,这些我都想过了,我意已定,就要一直跟着你,听你指挥。”说到这里,他“嘿嘿”一笑,“我也相信你,相信你绝对不会败给他们。以前他们就挤兑你,你那时仅是科级,可你不但没被打败,职务还升的很快。现在你是副处实职,更不可能被打败。再说了,关键时刻,董建设还会给你帮忙的,你有这个福气。我也知道,你肯定会回沃原,但以你的能力和实力,以后肯定会升的更高,当你到省里当领导的时候,还是能罩上我的。”

  “老曲,谢谢你的信任。”楚天齐也站起来,伸出右手,“有你的助力,我的信心更足了。”
  曲刚赶忙握住对方右手:“宿敌不可怕,几个小蚂蚱,遇到咱们俩,全都打趴下。”
  楚天齐笑了起来:“哈哈哈,没想到老曲成诗人了。”
  “嘿嘿,顺口溜。”,曲刚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第二天刚一上班,曹金海、赵顺就先后来到办公室,表衷心。他们几乎是前后脚来的,不知提前是否有过约定,这样既避免了直接碰面,又合理的接档了时间。他们均表示,不管形势如何,他们都会一如既往支持楚市长,绝对服从楚市长。
  对于二人的表态,楚天齐均显得很高兴,言辞中也有感谢之意。他分别对其近一段工作给予肯定,也指出一些需要努力的方面,并鼓励对方好好工作。
  曹、赵二人也既感动又高兴的离开了办公室,离开前还不忘又对“服从”二字进行了强调。
  安抚走曹、赵二人后,楚天齐笑着摇了摇头,笑容中既有感慨,也有些许无奈。他对二人的表态并不完全相信,但也不是完全不相信。他知道,二人的表态也不全是虚话,但却有无奈的成分在里面,此二人之所以如此表态,是因为他们现在别无选择。

  曹、赵二人原来都有主子,一个的主子是彭少根,一个的主子是管丽颖,二人之所以现在听自己的,是因为自己手里握着他们的把柄,并对他们网开了一面。自己并没未因焦二壮而对曹金海进行株连,曹金海得以继续当局长,有自己手下留情的份;而且董建设既有挑楚天齐毛病之便,更能直接收拾曹金海这个城建局长,从这点来说,两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曹金海想跑也跑不了。赵顺曾经写过“卖*身契”,现在还在自己抽屉里锁着,那才是赵顺真正畏惧的,而未必就对自己心悦诚服。

  另外,曹、赵二人都被原主子视为叛徒,成康官场人大都这么认为,他们既回不到原主子那里,也不容易再找到新主子。他们现在只有暂时依附于自己这个市委常委,总比他们单打独斗好,而且他们这样表态,也是担心自己情急之时丢车保帅。
  虽然把曹金海、赵顺的心思看的明明白白,但楚天齐也要在表面予以高度肯定,也要有一定的诚意,只不过是和对方一样,加了一些表演成分在里面。楚天齐知道,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任何时候完全服从自己,在这种情形下能表态服从,也是需要冒一定风险的。而且现在二人对各自的工作都比较用心,在同僚中成绩还不错,让自己省了好多心,下属能做到这样,也就行了。自己要善加利用,只要时刻加一些小心就行了。

  相比与曹金海、赵顺互相作秀的成分多一些,楚天齐对曲刚的表态却十分感动,也非常信任。虽然不敢保证对方任何时候都心口如一,但昨天曲刚肯定是诚心实意的。与曹、赵的别无选择不同,虽然曲刚顶着一个自己“铁杆”的名头,但那都是别人的看法。楚天齐更多的是把两人看成朋友关系,不打不相识的好朋友,他并没有为了控制对方而抓对方把柄,而是一种经过各种磨合自然形成的关系。而且曲刚所在部门也不归自己分管,其又是“自由身”,完全能够方便选择靠山。

  另外,曲刚做为公丨安丨系统的人,相对独立性要强好多,只要在系统内经营好人脉,一般就能混的很好。正因如此,曲刚的表态才是心甘情愿的,这也是楚天齐和对方讲了好多实情,让对方充分选择的真正原因,对方选择也证明自己的信任是值得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