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798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比试切磋,难免会有一些意外,万一我要是伤到云先生就不要了,我看还是算了吧?”方逸忽然抬起头来哈哈一笑,谁都没看出他眼中的那一抹冷意。
  “咱们又不是比试拳脚功夫,那样的话云某直接就可以认输了……”
  云皓并没看出方逸神色的不对来,始终没有在言语中露出杀机,他还想着要蒙蔽方逸,在方逸不下杀手的同时,将方逸制于无形之中。
  “好,既然云先生苦苦相求,那我就应允了……”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往左右看了一眼,说道:“这个地方不是很方便,咱们去山上吧,后山有一处空旷的地方,正好适合咱们切磋一下……”
  对于方逸的提议,龙旺达和云皓自然没有什么异议,至于彭斌则是就更加没意见了,而且还笑得没心没肺的,只有他才知道自己这个兄弟有多厉害,云皓的行为在彭斌看来,简直就是老虎头上拍苍蝇……找死!
  “兄弟,这老小子动了杀心吗?”
  旁人看不出方逸神色的变化,但彭斌自然能看得出来,在往后山走的时候,彭斌用江南方言问了出来,“要不要连龙婆托一起干掉?我就觉得这两个家伙一直在憋着坏,干脆送他们一起去见佛祖得了……”
  “大哥,他们打的主意是,如果对付不了我,那就服软,但要是我不敌他们,那也会趁机要了我的小命的。”
  方逸对彭斌说出了云皓的想法,“龙婆托尽量不要动,但这个云皓如果不识趣的话,那我就送他一程,还真以为几句话就能把我蒙骗过去吗?”
  对于东南亚地区流传的降头师都是些邪恶之徒的说法,方逸现在是深有体会了,这些家伙整日里和蛇虫毒物打交道,心里还真是有些扭曲了,尤其是这个云皓说起话来那副一厢情愿的样子,真当自己是傻子了?
  “小心一点,千万别大意……”
  彭斌闻言点了点头,他知道方逸看着整天笑眯眯的,但真要是下起杀手来,心性不是一般的坚硬,彭斌提醒方逸一句,只是怕他轻视了对方大意之下着了道。
  “放心吧,大哥,他要是敢下杀手,我就毁了他的本命蛊……”
  方逸嘴上说着和生死相关的事情,脸上却一直都是笑眯眯的,让身旁不远处的龙旺达和云皓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端倪来,俗话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跟彭斌在一起那么久,方逸多少也学到了几分演技。
  都是经常在山里行走的人,几里的山路也就是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方逸所选的地方是一片草地,周围没有树木,云皓如果想借助林木释放出降头,却是打错了主意。
  两人相距十多米站住了身体之后,方逸扬声说道:“云先生,如果你的降头能触及到我的身体,那就算是我输了,反之亦然,你看如何?”

  “好,比试是我提出来的,方法自然三炮先生说了算……”
  看着周围的环境,云皓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来,他在笑方逸根本就不知道降头师的手段,还真以为在这空旷的地方,降头师就无法施展降头术了吗?
  如果方逸也是位降头师,云皓绝对不会轻易提出切磋来的,因为在动用本命降头的情况下,降头师的比拼是危险异常的,稍有差池就是降头死、降头师亡的结局,但对上不懂降头术的外人而言,云皓却是没有丝毫的压力。
  谁都不知道,云皓所炼制的本命降头,是降头里最为常见,但想要炼制到高等级,却是最为困难的金蚕降头。

  云皓的这只本命金蚕降头,已经在他体内蕴养了将近一个甲子,也就是六十年的时间。
  在这六十年里,云皓搜寻了无数珍稀毒虫喂养,又经过各种秘法炼制,现在他的本命降头,虽然挡不住枪弹火器,但一般的冷兵器却是伤不得他这只金蚕降头分毫。
  所以在得知方逸没有热武器的情况下,云皓是没有一点的心理压力,在他看来,就算方逸能抵挡得住自己的本命降头,但也无法伤到它,云皓可以说先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口中说着话,一只近乎透明大约有鸡蛋大小的圆滚滚还有些可爱的金蚕,从云皓的脚心里钻了出来,本命降头和降头师是心意想通的,在云皓的指令下,那只降头直接钻入到了泥土之中,向方逸的位置潜行而去。
  释放出了降头,云皓脸上露出一丝得色,别说是在这青草地上,就算是水泥地,他的本命降头也能轻易穿行,这也是他所炼制的金蚕降头独有的一种近乎神通的本领。

  “这是什么蛊虫?”
  云皓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的金蚕降头从足心钻入地下的那一瞬间,站在对面的方逸心中就警铃大作,一股危险之极的信号从方逸心中传出,却是这只金蚕降头有了伤到方逸的能力。
  “竟然从地下而来,而且还是变异了的金蚕蛊?”
  方逸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神识往四周探去,那只金蚕降头虽然藏于地下,但还是被方逸给发现了,感受着那只几乎让他认不出来的蛊虫,方逸心中也是震惊不已。
  降头师的降头,在方逸看来,无非就是巫师的蛊虫,两者的炼制手法同出一源,所以方逸对降头向来都是称之为蛊虫的,这只降头虽然诡异,但也没能脱离蛊虫的范畴。
  “变异的金蚕蛊,想必毒性要更加的强……”
  方逸的脸上露出一丝冷意,在这一刻,他清楚的感应到了从云皓身上传来的那股杀意,他知道,如果自己被这蛊虫咬中,恐怕云皓马上就会变脸的。
  金蚕蛊在地下穿行的速度不是很快,这让方逸有足够的时间去躲避或者琢磨些别的想法,心中一动,方逸已然是在心中做出了决断,受制于人不是他的性格,先发制人才是方逸想做的。
  从表面上看,方逸没有任何的动作,但实际上方逸已经是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只金蚕蛊的身上,同时手中的那把短刃也被他灌输了真气,只待金蚕蛊破土而出的时候,方逸就会出手将其斩杀。
  一旁的龙旺达和彭斌虽然不知道云皓已经放出了降头,但场内骤然紧张起来的气氛,让他们两人的神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六月夏日炎炎烈日之下,方逸和云皓身周竟然发散出了一丝寒意。
  “杀人者人恒杀之……”

  方逸已决毫不掩饰自己身上的那股杀意了,俗话说杀人者人恒杀之,方逸自问和这云皓无冤无仇,对方就要置自己于死地,方逸自然也不会留手,那金蚕蛊破土而出之时,就是云皓毙命的那一刻。
  方逸并不懂得降头术,但对于同出一源的蛊术却是了解很深,他知道像这样的本命蛊虫,和其主人是性命攸关的。
  喂养的蛊虫时间越长,主人在其身上灌输的精血和精力越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蛊虫都能算得上是降头师的分身,像是很多降头师甚至可以在释放出蛊虫之后,通过蛊虫观看到远处的景象和听到人的对话。
  但越是和降头师心意相通的本命蛊虫,死亡之后对降头师的危害也就越大,轻者会大病一场,重者就是立毙当场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当初在彭老大身上下了降头的降头师就是如此。
  日期:2017-03-22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