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679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估计,今天下面就是血流成河,万子昌也一定不会出来。
  “好,夏文博,工厂的事情我们下一步再说,先说说我的这些保安,你说说,怎么才能放人!”
  “这很简单,赔付医药费,误工费等等,另外每人罚款......那个张所长啊,你们一般对这些罚款多少!”
  张所长早都被他气晕了,那里甩他,哼了一声,头就扭一边去了。
  夏文博弄了个没意思,讪讪的笑笑,对兰彩萍说:“我们这些丨警丨察的工作作风啊,还是有待提高,算了,我看每人罚款两千吧!”

  “你,你要不要脸,心太黑,每人两千,那不的十万!你乡政府有执法权吗!”
  “钱又不是我要,我黑什么,我们财政上可以给你开收据,至于有没有执法权,那你可就是外行了,我们乡政府经营罚款这个项目已经很多年了。”
  夏文博的话,把乡政府的其他看热闹的同事们逗得嘻嘻直笑,不要说每人罚两千,那超生的,违建的,一次罚几万的都有,这算个辣子!
  “兰老板,另外我还想给你提前说一下,我准备对这些人扰乱东岭乡正常秩序,暴力违法等犯罪事实,在东岭乡法院提起诉讼,就我个人估计啊,我们一定会胜诉的!”
  这不废话吗?东岭乡的法院能不向着乡政府?
  夏文博为什么提出这个想法,他也担心,万一兰彩萍一个大撒手,把这五十个人放下走了,自己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就这五十个人的吃喝拉撒和看管费用,都够东岭乡喝一壶的,搞不好啊,最后自己还的哭着,喊着,请求县公丨安丨局把人接走呢。
  但有了这个主意,却完全可以化解掉麻烦,一旦法院判决,兰彩萍想不赔偿损失都难了。

  第五百七十三章:西汉龙头
  可是,夏文博纵然能千算万算,却还是没有算准兰彩萍此刻的心情。
  对兰彩萍而言,人是一定要接走的,这点是兰彩萍必须在今天完成的任务,因为,这些打手并不是兰彩萍的手下,她还没有嚣张到能圈养五十名打手的地步,这些人都是她从西汉市的另外一个黑道大佬手里借来的,这些人一出事,那个大佬就及时的,亲自的给兰彩萍打了个电话,让她务必尽快的把那些手下弄出来。
  对这个大佬的话,兰彩萍还是不敢置若罔闻的,但她实在又很难接受夏文博提出的条件。
  “夏文博,你提醒你一下,做事不要太过!”
  “嗯,我已经很为你着想了,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还有事,就不陪你磨牙了!”
  夏文博摆出了一副很成竹在胸的样子,站起来,到自己办公室去了,他现在和兰彩萍比的就是耐力和心理,从客观条件的层面上讲,他当然是占据了很大的优势,所以他就不断的要给兰彩萍施加压力,最后让她屈服,并回归到正常的规矩上来。

  夏文博真的走了,看都不看一眼兰彩萍。
  这让兰彩萍心理有些动摇,这点钱对她而言,倒也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她不想在夏文博面前低头,一旦这次低下头,化工厂的后续问题就很难在称心如意了。
  可是,夏文博说出的几个方案,不敢是往上面的环保局提出申诉,还是把这些人送到法院提起诉讼,这都刚好敲在了兰彩萍的软肋处,每一处都让兰彩萍感到了实实在在的疼痛。
  她矛盾了,犹豫了......
  但不管她怎么想,最后,她还是低下了她那高傲的头颅,答应了夏文博的要求。
  “成,姓夏的,你说吧,要多钱!”
  “这就对了吗?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在你兰老板这里就不叫问题,我大概算了算,五十个人罚款下来是十万,八名受伤的人,医药费,误工费那些至少每人两万,这就是26万......”
  “好,我给你,你可要拿好了!”
  “嘿嘿,我还没说完呢,这五十人在我这里吃住,也要算个账吧,连吃带住,每人五十不多吧,这是两千五,那些老头,大娘们帮着看管犯人,连路费,代工钱,每人一百要给吧,他们大概60多人,这就是六千,总的算下来,26万零8千五百元!钱到账,人带走,不讲价!”
  兰彩萍强压住内心的狂怒,立即给东岭乡乡政府转够了钱,带走了那五十个混混。
  兰彩萍连黄县长和欧阳明都不愿意找了,她感到她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多少年了,她还从来没有被如此低过头,她感到了一种从来未曾体验过得羞愧,一路上,兰彩萍脸色铁青,什么话都没有说,一直回到了西汉市。
  她带着这些人,到了西汉市最为繁华的街道中的一处大楼,大楼气势恢宏,上面四个鎏金大字“云腾集团。”
  看着这个大楼,兰彩萍悠悠的叹了口气,憋屈,难受,无可奈何。
  “云腾集团”是一家综合企业,是西汉市颇为知名的私营企业,经营着地产,矿业,外贸和一些娱乐行业,而这个企业的老板江云展更是西汉市大名鼎鼎的一号人物,身居着各种代表,各种荣誉于一声,不敢说在西汉市跺跺脚全市震动吧,但至少西汉市地下王国的各路大哥,小弟们会心惊胆战,因为,江云展就是西汉市地下王国的领头人。
  千万不要以为地下王国没有多少巨大的能量,那是个误解,在法制还没有彻底完善的时候,他们的能力是难以估量的,很多局长,县长见了江云展,都会客客气气的叫他一声江大哥,他盘踞在西汉市几十年,编制出的那千丝万缕的关系网,已经极具规模,何况,他还有一些勇于为他卖命,崇拜,敬仰他的年轻人。
  细数西汉市的地下王过,持续时间最长,地缘关系最强的就算江云展,他的集团看起来很松散,但实际上集团控制力度最强,集团发展是“由上往下”形成核心集权领导的形式,权力核心为江云展的家族势力和亲戚朋友,同时,他又笼络和威慑住了其他一些帮派,团伙,系彼此间有一些协商、决策事务的共同管道。

  江云展的云腾集团作为各组织之间沟通、协调的“最高仲裁”,自然也得到了其他团伙的尊重。
  除了西汉市本土外,他们在省城和外省均有活动。
  江云展最为杰出和让其他大哥津津乐道的就是西汉市瓦瓷口的那场打斗,那时候刚刚改革开放,各级管理都相对宽松,江云展在和一位大哥争夺地盘的时候,遭遇了异常硬仗,地点就在瓦瓷口,江云展凭借自己不足百人的团队,一举打败了对方三百多人,这场打斗还出了好几条人命。
  但最后江云展竟然没出现在打斗的通缉名单中,可是,他分明在这场打斗中,用一把菜刀,砍死了一人,重伤了六七人,但他就是金蝉脱壳,躲过了牢狱之灾。
  他当时的几个重要的助手,或者叫着兄弟的人有三个,一个潜逃至海外至今没有下落,还有一个潜逃至大洋彼岸的湾湾,前几年还回来过一次,身份一变,成了爱国台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