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2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鲲鹏的检查也和大亚几乎完全一样。
  在离开大亚的时候,成康市众领导依旧站在车前,静候厅领导上车。
  在静候的时候,楚天齐又说了同样的话:“厅长,下一站去哪?”
  董建设依然没有看楚天齐,而是把脸转向了王永新:“王市长,接下来怎么安排?”
  王永新马上请示:“厅长,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还是先用餐吧。”

  董建设点点头:“人是铁饭是钢。”说到这里,他停下来,蔑视的看着车前的年轻人。
  看着董建设趾高气扬的样子,再看看楚天齐连续被无视,人们不禁都想到了一个词:热脸贴了冷腚。
  楚天齐却和众人想法不一样,因为他这是故意自找的。
  面对董建设鄙视的目光,楚天齐没有避开,而是微微一笑,与其对视着。
  对面年轻人笑容诚意十足,这让董建设很是不解:这家伙应该是个刺头呀,今天怎么这么听话?甚至还有些谄媚,不对呀,到底是为什么?
  转念一想,董建设明白了:这小子根本没有善意,而是叫板呢,分明就是“笑面虎”。于是他鼻子“哼”了一声,脸色黑了下来,同时心中暗道:小子,走着瞧。
  刚才人们就想到了“热脸贴冷腚”,现在再看到一个笑容满面,另一个则横眉冷对,人们又想到了一个字:贱。

  董建设收回目光,看向王永新,脸色也由阴转晴,接着刚才的话说:“不知大家饿不饿,我这肚子确实也……”
  “叮呤呤”,铃声响起,打断了董建设的话。
  秘书把手机递了过去:“厅长,您的电话。”
  本来被打断讲话就很不爽,现在秘书竟然又这么没眼色,董建设本已晴天的脸色又挂上了乌云。
  看出领导面色不善,秘书急忙凑近,低声道:“重要电话。”
  董建设一楞,旋即拿过手机,瞟了眼来电显示,又左右看了看,坐到汽车椅座上,接通了电话:“……不必这么称呼……这是私下嘛,又不是公众场合。我和你父……有事吗?……哦,是吗?……好,好。”
  人们注意到,接电话的董建设,和刚才判若两人,那真是谈笑风声,态度谦卑。不知这个“重要电话”是何人所打,到底有多么重要。
  结束通话后,董建设把手机交给秘书。然后看着王永新:“我说到哪了?”
  王永新稍一迟楞,说:“您说您肚子确实也……”
  董建设马上接了话:“我说我肚子确实也饿了,但还是要把工作先做完。这回该去哪了?”
  什么意思?人们都不禁愕然:听刚才的语气,应该不是这个样子呀,到底怎么了?
  “还有哪个项目没去?”董建设提高了嗓音。
  听到如此一问,楚天齐不由得心中一凛。

  王永新道:“还有昊方地产项目部没去。”
  “就去昊方地产。”说完,董建设直接坐到座位上,不再理会汽车下面站的人。
  “按厅长意思办。”王永新说了一句,转身走向专车。
  其他人也纷纷向各自汽车走去。
  和其他人“快点看完,快点吃饭”的心理完全不同,楚天齐的心整个揪到了一块,他不明白董建设怎么又忽然要去昊方地产,更不知道那里聚焦的人疏散了没有。刚才在从大亚项目部出来的时候,楚天齐就给曲刚发去短信,询问情况,曲刚的回复还是“正在处理”。在即将离开鲲鹏项目部的时候,楚天齐又给曲刚发了短信,但到现在,曲刚也没有任何回复。
  来到车上,“桑塔纳2000”跟着车流缓缓启动了。
  拿出手机,楚天齐发了条短信出去:怎么样了?

  等了大约一分钟,没有收到回复,楚天齐又重新发了一条短信:厅领导现在要去昊方地产检查,估计七、八分钟就到。
  想了想,楚天齐再次编辑短信,发了出去:想法把人带离现场,急!急!急!
  三条短信发出去了,没有任何回应。
  楚天齐脑中快速运转着,想到了一个办法:先走一步?但随即他又否定了:这么短的时间,先走一步也就早到两、三分钟,能处理什么事?只会画蛇添足。再说了,自己突然离开,也会引起董建设的猜疑,正好给其提供了打击自己的口实。
  接着楚天齐又想到了另一个办法:阻止董建设前往。可又有什么办法阻止呢?自己直接说,显然不行,那只会适得其反。拐弯说?也不行,而且也没有合适的托辞呀。
  怎么办?究竟怎么样了?楚天齐脑中连连*发问。对了,问问曹金海什么情况,刚才一直没得空,现在正是时候,也许他已经打通了电话。想到这里,楚天齐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可是后面隔着好几辆车,根本看不见城建局长专车。他拿起手机,拨打了曹金海的号码。
  “嘟嘟……嘟嘟……”占线的声音,过了一会,传出一个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请稍候再拨。”
  妈的,关键时候占什么线?楚天齐咬牙暗骂着,再次重拨。一连拨了四次,都是占线。
  长嘘一口气,楚天齐收起手机,心中暗道:爱咋咋地,听天由命吧!
  说实话,楚天齐并不怕市民向厅领导投诉,就是向省委、省政府领导投诉,无非也就是责成调查,或是上边来人调查。成康市政府的拆迁补偿政策,参照了河西省、定野市的相关要求,并结合成康市的具体市情,在保证不损害国家利益的前提下,最大限度的保障了市民利益。而且在具体拆迁时,拆迁办也严格执行了拆迁补偿政策,楚天齐还专门看过相关报表与文档,都是严格按规定做的,上面还有当事人的签字、手印,除非城建局、拆迁办合伙欺骗自己,谅他们也不敢。若是那样的话,他们也太傻了。

  自认拆迁补偿做的没有瑕疵,也不惧市民就此投诉,但楚天齐却担心在上级检查期间有人“拦轿喊冤”,那不是给领导添堵,给市领导眼里插棒槌吗?先不说投诉是否在理,但做为主管城建领导,发生这样的事,肯定是要担责任的。最要命的是,现在来的厅领导没事还在鸡蛋里挑骨头,还找自己的麻烦呢,要是赶上这样的事,他还不借题发挥收拾自己?更可能的是,他会上纲上限,把这事进行渲染,恐怕自己的位置都会受到影响。

  哎,事已至此,走一步说一步吧。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自己在拆迁补偿中做的公公正正,没有任何出格之事,即使下面部门做的不好,顶多就是领导责任罢了。
  汽车稍微“咯噔”一下,车速慢了下来,原来车队拐弯了,拐过去就到昊方地产项目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