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那杯茶,战国这碗酒》
第16节

作者: 南柯月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20 17:21:56
  于是,浩浩荡荡的魏国大军出发了,而中山这边实在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派大将鼓须,屯兵在楸山一带,这里是中山的门户,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乐羊屯兵于文山,古代攻坚战其实是非常不利于攻城一方的,因为毕竟守城的一方居高临下,随便扔个馒头在重力加速度的帮助下也能砸晕一个人,而攻城的只能纯靠人力,用尸体一层一层的往上堆,所以一般强攻是下下策,最好是围上十天半个月,等到敌人弹尽粮绝出来投降,这样两边都省事。但乐羊可是立过军令状的,大军百里奔袭而来,疲于奔命,不能久战只求速胜,可鼓须也不是吃素的,居然跟乐羊生亢了一个多月,未分胜负。

  乐羊有点沉不住气了,对先锋西门豹说:“吾在主公面前,立下军令状,现在出兵一个多月,居然被一个小小的楸山困住手脚,如此真是忏愧啊?”
  西门豹笑了:“昨日西南风起,我见将军面露喜色,想必是已经有破敌之策了吧”
  乐羊哈哈大笑:“知我者,西门将军也,这破敌之策就在这营帐内,不知西门将军能否指明?”
  西门豹笑而不语,端起桌上的酒杯,顺手丢到旁边的碳盆里,顿时,熊熊烈火燃烧起来……
  乐羊大喜:“火!没错,就是火,我见楸山多楸树,这几日风高物燥,楸木易燃,我现在需要一个胆勇之士,带着敢死队去纵火焚林,鼓须的兵必然大乱,他们一乱我们就可以趁火打劫,干他们个措手不及!”
  西门豹:“不知这个胆勇之士可有人选?”
  “什么?你说你想去?”

  “不是,我是想说……”
  “什么?信号不好,我听不见……既然西门兄自告奋勇,我也只能成人之美了”
  “我……我……好吧,我去……”
  此时八月十五中秋,鼓须也许是跟乐羊五万大军扛了一个多月,觉得自己能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一时得意忘形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偏偏中山君也这样认为,觉得不出时日必将大胜,于是趁着中秋佳节,特地派去美酒佳人前去前线劳军众将士皆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又有美人赔醉,各个乐不思蜀。喝到三更半夜,整个军营没几个清醒的,西门豹率兵偷偷的从后山摸过去,每人各持一根木炬,用枯枝扎成,里面灌有引火药火油,四下将楸木焚烧枯枝败叶借着风势迅速形成一片火海,中山军军中大乱,四处救火,但都喝个烂醉,分不清酒和水,大多用泼酒救火,反而更助火势。鼓须看前营火势很大以为有魏军攻击,急忙带带着残兵败将往后山跑,他哪知这狼赶羊战术,群狼在捕捉羊的时候,会从三面同时发起攻击,不过都是佯攻,并不真正捕捉,羊群受到惊吓,已经无法正确做出判断,只能往唯一一个没有狼的方向奔跑,殊不知,那里才是一条死路,狼群的主力都在那个看安全的路上埋伏,只等羊入狼口咔嚓一口。没错,乐羊虽然名字带个羊,却也生生的扮演了一把狼,鼓须带领部将往那个后山逃窜时,正好乐羊亲自引兵袭来,中山军全军覆没,鼓须死里逃生孤身一人逃至白羊关,魏兵紧追在后,鼓须估计是被打怕了,弃关而走。乐羊势如破,所向披靡。

  没等多久就跑到了中山的国都,乐羊大手一挥,中山被团团围住,中山的老大叫姬窟,子爵。话说这个姬窟,还真不是什么好鸟,怎么形容呢?用《东周列国志》里面的原话就是:“好为长夜之饮,以日为夜,以夜为日,疏远大臣,狎昵群小,黎民失业,灾异屡见。”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这个败家玩意儿,就喜欢搞什么娱乐活动,没事总喜欢去夜总会天上人间什么的,不问朝政搞得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正所谓每一个败家的昏君背后总有几个不辞辛苦帮助他败家的佞臣。大夫公孙焦算一个,他给国君出了个主意,他让把乐羊的儿子乐舒挂在旗杆上当人质,正所谓虎毒还不食子呢,定叫乐羊无心应战。中山君一听,不错,妙计。

  于是,就在乐羊攻城攻的正嗨两军打得血肉模糊的时候,突然看到中山城内升起了旗杆,当然,不是投降的白旗,乐羊用天文放大镜一看,卧槽,怎么这么眼熟,这不是我儿子吗?乐羊静下心一想,定是敌人的奸计,就下令放箭,要射死旗杆上那个娃。
  眼看就要破城的时候,突然听到城楼上一声庖丁解牛式的惨叫——爹地呀!呀买碟!呀买碟!
  攻城的士兵突然愣住了,谁都不敢动了,毕竟是将军的儿子啊,万一这独苗被你掐了,将军不得掐死你呀!
  乐羊也愣住了,冲着城楼上喊:“是谁在唱歌?”城楼上接:“温暖了今天寂寞……”
  合:“白云悠悠,蓝天依旧,泪水在漂泊……”
  城楼上:“爹呀!是我啊,乐舒啊”
  乐羊一听大怒:“你这个不孝子,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中山君荒淫无道,你却贪图富贵非要侍奉他,今日之劫,完全是你咎由自取,若是还有悔改之意,速速下来投降”

  乐舒也算是机智之人:“老爹呀,投不投降我说的不算啊,这得我跟老大商量商量”
  乐羊想了一下回答:“好,我给你们一个月”
  一个月后,乐羊派人去要降表,中山君不给,乐羊一看他们没投降的意思,那就打呗,刚要打,又听城楼上一嗓子吆喝:“爹呀,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冰雹吗?你对得起我娘吗?!”
  于是中山又多活了一个月。
  姬窟一看这一招有用,还用上瘾了,这一来二去居然拖了三个月,西门豹等不了了,直接去营帐质问乐羊:“老大,这明摆着是中山的缓兵之计,傻子都能看得出,你虽然爱子心切,但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啊,这都等了三个月,我得的花都谢了”
  乐羊笑了“西门将军莫要撒泼,“中山君不爱惜百姓,违背天意,我们本是替天行道讨伐他们,如果一味猛攻不计百姓生死,怕是有为一己之私侵掠他国的嫌疑,吾之三次退让,不只是为了成全父子之情,更是为了收民心,让百姓知道我们是仁义之师,到时候民心所向,中山不攻自破。”
  西门豹听后不得不称赞乐羊的深谋远虑,但是瞬间又满目愁容,他似乎察觉到乐羊的头顶上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