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173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迟抬着下巴看了看周群离开的方向,说到:“我估计他找霍殷玉摊牌去了。”
  “我估计他回家睡大头觉去了。”
  “要不要赌一把?”
  “赌就赌,输了的人去对方家里刷一个月的马桶。”

  “好!”
  再说陈励东,刻意磨蹭了一会儿才回到陈夫人的病房复命。
  看到他进来,正靠在床头吃水果的陈夫人先是十分讶异,然后讪讪的放下手里的水果,尴尬的问到:“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霍小姐呢?”
  陈励东没什么表情的说到:“霍小姐已经回去了,她有事。”
  “你这孩子,怎么也不把人家送回家?”
  陈励东对这个话题表现的很反感,他不悦的蹙起眉心,声音也刻意压低了一些:“妈,我这里走不开。”
  陈夫人迟疑了一下,然后问到:“你……是不是不喜欢霍殷玉啊?”
  陈励东立刻就想说,当然不喜欢,但是想到霍殷玉说过的话,又硬生生的把那句话咽了回去,态度模糊的说到:“嗯。”
  他回答的虽然不咸不淡,但是陈夫人却是听的热血沸腾。
  这说明她没白忙活,陈励东到底是动摇了。
  想到不久的将来她就可以抱上大胖孙子,不由的咧开了嘴角。

  越想越兴奋,她暗示陈励东继续追求霍殷玉,没事就出去看个电影,吃个饭什么的。
  陈励东已经忍不住想抬腿走人了,他打断了陈夫人的美好展望,绷着脸说到:“妈,我还有事,我也走了。”
  说完起身就走,不管陈夫人在他背后又喊又叫。
  他刚一打开门,遇上正要推门而入的权振东。
  “你来了?”他主动打了招呼。

  权振东点点头,然后拉着他到了稍远一点的地方。
  “有个事我得提点你一下。”权振东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在之后他低声在陈励东耳边说了一句,“小心霍沥阳。”
  陈励东眉心动了一下,权振东会这么郑重的提醒他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让他想不通的是这事儿和霍沥阳有什么关系。
  “霍沥阳,自从上次医院的事之后他就再没出现过了。你……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陈励东眯眼问到。

  虽然他不相信霍沥阳能够翻出什么风浪来,但是看权振东的脸色事态似乎很严重。
  权振东掏出烟,给陈励东递了一根,自己也抽了一根,用力的吸了一口之后他轻描淡写的说到:“没事,只是给你提个醒。”
  其实是今天霍沥阳来找他了,问他之前答应过他的事还算不算数。
  他自然是不能食言的,然后给他批了个条子。
  等霍沥阳一走,他立刻打了电话问底下的人,底下的人告诉他霍沥阳弄了一些古董油画,这些东西有的可能来路不当,问他要不要拦下来,他思考一番之后给他放行了。
  他知道,最近上边查的很严,搞不好他会把自己送进监狱里去啃窝窝头。
  想到自己可能会出事,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紧张而是松了一口气。
  这几年,他每天都在忙忙忙,没有一天是为自己活着的,除了和沈宁西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他不曾真正的开心过。
  他甚至开始隐隐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如果他出事了,沈宁西会不会来看他?
  两人正说着话,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两人对视一眼,都停下了话头,吸着烟,不说话。
  “陈长官!”那人冲陈励东喊了一句,语气里充满了焦急。
  陈励东手一抖,他急忙回头去看。
  来人是韩柏远的助理。

  指尖忽然传来一阵被烫伤的痛感,他甩了甩手,原来是烟烧完了。
  “怎么了?”他问,心里却明显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院长让我来喊你,余清微又被推进了抢救室。”
  “什么?”陈励东呆愣了一下,随后拔腿狂奔。
  权振东也急忙追了上去。
  余清微这病发的太突然,本来医生已经诊断,她的身体虽然恢复的很慢,但的确正在好转,可是突然之间整个人像被从泥土里拔出来的鲜花一样,迅速的枯萎了下去。
  陈励东虽然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但是也只来得及看到手术室的门砰的一下从里面关上了。他整个人如同被人狠狠捅了一刀,甚至还转动着刀柄用力的绞了绞,疼痛难忍,他双腿一软,差点栽倒在地。

  好不容易站稳了,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扶住墙慢慢的走了过去。
  他明白,这一次余清微的病情必定凶险无比,也许进去了……出来的时候……就真的再也看不到了。
  权振东赶了过来,他看了一眼手术室的房门,然后安慰到:“肯定不会有事的,说不定是小微快醒了。”
  陈励东自然也希望是这样的,他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绝对不能比余清微先倒下。
  权振东见他情绪还算稳定,一直紧绷的神经这才稍稍松懈了一点。
  不一会儿手术室的门打开,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走了出来。
  “病人家属来……”
  话还没说完陈励东就冲了过来:“我是病人家属,我老婆她怎么样了。”
  医生垂了一下眼眸,然后淡淡的说到:“先签一下这个病危通知单。”
  “病危通知单?”陈励东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不……这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
  “病人情况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死亡,这是医院的规定,你必须先签字才行。”

  病危通知单被递到了他的眼前,‘病危通知’几个字直直的刺入他的眼睛里,眼眶一阵阵的泛酸,他快要看不清上面的字了。
  护士把笔塞进了他的手里,他明白这个字他必须签,可是手却抖的连笔都握不住,那一竖也写的歪歪扭扭。
  这个时候他怎么还可能保持镇定?
  权振东看不下去,上前握着他的手飞快的在上面签完了字。

  最后一笔写完,陈励东的手沉沉的垂了下去。
  陈励东看那医生要走,立刻冲了过去,紧紧的抓着他的肩膀,拧眉问到:“她……她会没事的……是不是?”
  他的眼底闪烁着浓浓的不安和恐惧。
  可是这个问题医生真的没办法回答他,就算回答了,答案也不会是他想听的那个。
  “陈长官,你别为难我。”医生有些无奈的说到。
  陈励东眼角闪过一丝凶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长官,先松手好吗?”

  权振东见状不对,急忙给助理使了个眼色,两人上前,一人架起他一条胳膊往后扯。
  “瀚东,你别这样!”权振东极力劝说着。
  陈励东眼眶猩红,那眼神像一头受伤的狼。
  他的力气很大,权振东和助理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他拖了回来。

  医生一摆脱陈励东的控制立刻就躲进了手术室。
  门,再次被关上。
  陈励东冲上去死死的抠住门,喉咙里传来一阵压抑的哭声。
  许久之后……“给我……一根烟……”陈励东低声说了一句。
  权振东默默的把烟掏了出来,还替他点上。
  陈励东烟抽的很猛,一支接一支,没有停歇。
  尼古丁具有对神经麻痹的作用,可是抽了那么多支烟,他心里的痛感却一点也没减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