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分三六九等,鬼分奇善恶茫--说鬼》
第10节

作者: 勾你魂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小雨有些慌神了,这白尚天连戒指都拿出来了?自己可千万不能揽下这活儿,这活儿可真是百其害而无一利。
  “天哥天哥,您真是我亲哥,亲无常老爷,您不能这样啊,我害怕啊,我真干不了这事儿啊。您不看僧面看佛面,我那朋友,‘琉璃腰牌’的主人,您不给得他几分面子吗?”
  白尚天似乎已经失去了耐性,转眼间表情就变的阴暗起来,冷冷的说道:“鬼差勾魂乃是天经地义,就算阎王爷来了我今天非要勾你的魂儿他老人家也没道理反驳,你用谁来压我都不好使。不瞒你说,我刚刚已经在这生死簿上把你的名字特殊标记了一下。从现在开始每个月你如果不上交10条游魂,就会再度死亡,我还没听过有哪个人死过两次还能还阳的,就是孙悟空也没干过这事儿,你可想好了!”

  说罢重‘哼’了一声,这一声‘哼’的奇大,声音震荡开来,仿佛直击灵魂深处,震的白小雨头晕眼花,直接捂着脑袋就蹲了下来。同时那一直都在白尚天身后的十多个游魂也全都痛苦的左摇右晃,他们虽然被套上了锁魂链,没有了思想和感官,但灵魂依旧存在,这灵体状态谁也不可能被白无常故意哼一下一点事都没有的。
  缓了老半天白小雨才从震荡中回过神,再度抬头那白尚天把他扶了起来温和的说道:“兄弟没事儿吧?”
  我去你二大爷吧,你被哼一下试试,你mb真是喜怒无常,砍我一刀给个大枣啊?什么玩意儿白无常,整个一神经病。
  白小雨见这事儿木已成舟也不敢再度拒绝,怕再啰嗦连投胎的机会也没有了,只能悻悻的点了点头,一脸的不情愿。
  白尚天见白小雨这幅模样也不恼,只是搂着他的肩膀的同时掏出一个黑色木质小瓶说道:“呐,你也别不高兴,这差事吧说简单也简单。一般的人死了过后都会进入迷茫,我们就称作茫魂,你若看见的话直接拔出塞子,用这聚魂瓶对准他们脸部,这些游魂自然而然就会被吸进这瓶中。若是有意识的游魂你就说服说服他们,让他们没有抵触心理也能直接被吸进去。是不是简单许多?而且这聚魂瓶有着完全隔绝游魂气息的功能,你就是带上几百个条魂儿乱逛也不用担心有人来抢,他们感觉不到的。照这个方法来,一个月才10条游魂,多简单,这市里面一个月多多少少也得死个几百人。”

  白小雨无奈的点点头心道,这好话坏话都让你个老孙子一个人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刚才还说自己转上半个月都找不到几个游魂,现在跟我说一个月能死几百人,糊弄鬼呢?唉?好像现在自己就是鬼啊。算了吧,这不答应马上就得死,答应了还有一线生机,既然开脱不了,只能迎难而上了。

  接过那戒指白骨木还有聚魂瓶,白小雨叹了口气说道:“天哥,您说的事儿我努力办到,现在能不能帮我还阳了?”
  白尚天微笑着说道:“这哪儿能叫努力办到呢,一个月正儿八经的交不了10条魂儿,你就得死。你别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啊,呵呵。你看看这生死簿,你的名字现在是鲜红的,但是会慢慢的由红变黑,每个月的月尾必须要我亲自给你再描一遍,描成红色。你要是交不了10条魂儿,我就不帮你描,到时候你就会自然死亡,可记住了哈。我这就帮你还阳。还有啊,以后单单开冥途的话就把戒指戴在食指上,实在解决不了的话就戴中指,我就能感觉到了,会第一时间赶到你这来帮你的,你说你小子是走多大的运啊,我给你当靠山你还怕个啥啊。”说着还生怕吓不死白小雨,给他看看了那生死簿上他的名字。事毕还笑骂着作亲热状给了白小雨一拳头,在他看来玩笑的一拳头差点把白小雨打哭了。

  你个下手没轻没重的二皮脸。白小雨脸部肌肉抽了抽,这尼玛的,谈笑间灰飞烟灭啊!这孙子生前肯定是神经病!怎么这么爱折磨人呢?
  白尚天交代完所有事情伸手一招,那手中就出来一盏青色明灯,再一抛那灯迅速的朝河下游飘了过去,同时开口说道:“小子,跟着这引路灯一直过去就能找到你的尸体了,等那灯进到你的尸体后你就能跟着进去,就还阳了,去吧。”
  还想说些什么却已经来不及了,白小雨只觉得那灯一出来自己的视线就再也离不开它,身体不由自主的就跟着那灯后面飘了起来。一直飘到下游,那灯仿佛长了眼睛一般,没几下就找到他的尸体,接着就钻了进去。白小雨的见灯已入身体,连忙也钻了进去。短暂的黑暗过后白小雨感觉到呼吸困难,连呛了几口河水,然后猛的从河里探出了头,心道暗骂道:你个老孙子,也不知道帮我把尸体挪挪,差点被河水淹的再死一次,你三姥姥的二姨妈。

  还好这下游水浅,扑腾了几下白小雨拖着已经被河水泡的浮肿的身体上了岸。看这天色大约在9点左右,虽然才过了几个小时,可白小雨却感觉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远。自己也经历了从生到死,再从死到生这一整个不可思议的过程。
  当然,自己还多了一项任务,每个月上交10个游魂,与其说是任务,还不如说是为了保命,那精神病白尚天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摸了摸口袋果然掏出来一枚戒指和小黑瓶,确定这不是做梦之后白小雨百感交集。

  不过白小雨是个乐天派,就算明天是世界末日今天也要吃好喝好,高兴的过完最后一天,没什么比活着更美好了,特别是当一个人死过一次之后。
  “哥们儿满血复活啦,哈哈哈。”痛快的大叫了一声,白小雨脱了鞋倒出里面的水开始往家走去。
  却不知这只是他命运转折点的一个开始。
  自从那晚之后,白小雨的生活习惯以及兴趣爱好都改变了。
  以前在学校他总是有事儿没事儿的就跟同学们贫,扯扯这个逗逗那个,时不时的还搞一些恶作剧。

  比如有一次晚自习,有一哥们儿叫杨泉,这人挺憨厚,反应也有些迟钝,说的难听点吧,脑子还不太好使,经常有人捉弄他,他也不气恼,只会傻愣愣的笑。那晚他说太困了,就推了推白小雨让他帮看着老师,来了叫他一声。晚自习一般都没老师。只是班主任偶尔来巡视一下。接着自己用课本硬是堆了一个‘碉堡’,有大约半米高,三面儿都围了起来。接着趴下就睡了。还真别说,这要是不走近看的话,还真不知道这‘碉堡’后面居然还有一人趴着在睡觉。

  可白小雨是那么省心的主儿吗?小时候没少干过鸡飞蛋打的事儿,杨泉估计也真是困的都恍惚了,居然让白小雨帮着看老师。白小雨确定这哥们儿睡着之后,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硬纸板儿,用大号记号笔在那纸板儿上写着:别吵,老子在睡觉!
  然后把这写了字的硬纸板架在‘碉堡’上侧放着,正对窗户口。没过一会儿班主任就摆着那张残念的脸跟鬼似得突然就出现在窗户口。要说这班主任每个学校的都一样,他们那动作身形跟白尚天都有的一拼,来的时候悄无声息,你根本就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出现在窗户口,个顶个的神出鬼没。关键就算他走了你还总感觉他没走似得,这才是绝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