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分三六九等,鬼分奇善恶茫--说鬼》
第7节

作者: 勾你魂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小雨咽了口吐沫,这跟鬼差打交道他还是第一回,虽然害怕,可他真的不想死,自己这才活了十几年。父母和爷爷奶奶都还没来得及孝敬,自己以后还有大把的理想没有实现,关键,关键的关键是自己还是个处男啊!
  白无常翻了一会簿子,嘴中念念有词,接着抬头说道:“看来你还真是个横死之人,还是被游魂给害死的。我查了一下你的身世,你这一生没做过大恶之事,更没害死过人,那女鬼跟你应该没有仇,那这也不算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按说,是不应该勾你的魂。”
  听到这白小雨大喜,连忙说道:“那谢谢白老爷了,您赶紧的帮我还阳吧,我还阳后一定给您多烧纸钱。”
  白无常摆了摆手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帮你还阳了?小子,你知不知道人死为大?不管你是怎么死的,死了就是死了,横死竖死那都是死。老爷我最近正好游魂数量不够,多你一个凑数也没什么不好的,跟我走吧。我这锁魂链一锁上你就没感觉了,别害怕下面好玩儿着呢,嘿嘿嘿。”说完把那本子放回怀中,再度抽出肩膀上被他称作为锁魂链的漆黑锁链。

  白小雨一听就傻眼了,他还是太年轻没见过世面,哪里知道白无常这么不讲道理,怎么死的不管,只要死了照单全收了带走。
  慌乱间他突然想起放学时遇到的那个长者所说的话,如果遇见麻烦的人,可以将桥下柱子旁的信物寻出来。现在看来麻烦的人就是白无常啊。
  这么一想全中,白小雨连忙说道:“白老爷,您勾我不要紧,不过这桥柱旁我有样东西落下了,您能不能和我一起去找找,找到了我也安心的跟您上路,您看行不行。”
  白无常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说道:“爷爷我一大堆事情等着办呢,不过难得看到一个没怨念不迷茫的魂儿,而且你小子算比较识相的,那就赶紧的吧。”
  白小雨也不知道那长者有没有忽悠自己,不过眼下唯一的希望也只能寄托在这信物身上了。当下就往桥下飘去,后面白无常紧随其后,一脸不耐烦的说道:“快点儿找吧,看你小子比较顺眼,不然爷爷我还有这功夫跟你扯幺蛾子?”
  白小雨哪还有心情听这白无常的埋怨,一心只想快些找到那长者口中所说的信物,心中一万个祈求那哥们儿不是个骗子,可现在哪儿那么多高人啊,还说的那么玄乎,就连白小雨自己都不相信这档子事,不过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那桥柱边走去,这座桥有四个桥柱支撑,以河分界,河的两边各有一对桥柱。白小雨仔细找了河这边的两根桥柱,除了一堆鹅卵石并没有发现其他特别的东西散落在地上。
  白无常此时左脚弯曲,右脚架在左大腿上,身体放低,正悬空坐着,不停的抖着二郎腿。这个姿势让人觉得他屁股下面肯定有凳子,可事实上他屁股下什么都没有,所以看着非常的变扭,不过白小雨此时可没心情欣赏他的坐姿。
  “我说小子,你说的东西不会就是这些鹅卵石吧?喜欢哪个随便挑一个就上路吧。”白无常一边抖着二郎腿一边戏谑的说道。
  我喜欢个毛鹅卵石啊!就是人卵石我也不要啊。
  心中虽然这般所想,可一听到上路两个字,白小雨就哆嗦。
  “我说无常老爷,您看河对面还有两个柱子,俗话说的好,为人不识武藤兰,变成英雄……啊呸,这个这个,是行百里者半九十,您看您是好鬼做到底,咱找完对面两个柱子再上路也不迟啊。”

  白无常听完脸色刷的一变,顿时就从刚才戏谑的神色转变成冷笑,所谓喜怒无常并不是空穴来风,这翻脸比翻书还快。
  “够了小子,你以为你无常爷爷天天很多时间吗?在这陪你玩儿捉迷藏?今天要不是看你小子有点意思,而且还能扯几句我早就直接给你锁上了,现在你还得寸进尺?想要什么等下去之后让家里人烧给你吧,废话少说。”说完不给白小雨再度说话的机会,伸手就想掏那锁魂链。
  正当白小雨有些绝望的时候,突然从河对面闪过一道白光,白光一闪即过,恰巧从白无常眼前扫过。
  白无常咦了一声,心中有些奇怪。
  白小雨则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得对白无常说道:“无常老爷,十有**就是那物件了,您看劳您大驾,咱过去看一眼吧?”说道最后居然都快哭了,这叫天天不应的,有一丝希望都要争取啊。
  事实上也正是白小雨一直这样的性格,有一丝希望都要争取。日后才帮助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
  白无常听他这么说倒也没再啰嗦,他也好奇闪过的那缕白光到底是什么。想着直接单手就把白小雨拎了起来,一阵风似得就飘过了河,过河之后白无常和白小雨一眼就看到了刚才发出白光的物件,没办法,这东西实在太显眼,由不得你注意不到。河柱边几枚鹅卵石下压着一方通体银色的牌子,这牌子被鹅卵石压住,但埋的并不深,通过几枚鹅卵石之间的缝隙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流光四溢。尤其在这云遮半月的夜晚,显得异样的显眼。

  刚才白光掠过,正是天上月亮被一小块儿云朵遮住了,这云遮月才导致光线折射,映到了这牌子上,同时白光一闪,掠过白无常的眼前。
  白无常只是随手一挥,那堆鹅卵石就自动让了开来,接着一招手那牌子就飘到了他的手中。
  入手仔细一看,这方牌子大约有人手掌三分之一大小,呈长方形,牌子上刻着许多看不懂的字符,但整体都泛着银光,而且感觉那银光就如水流一般一股一股的流动着。
  白无常定睛一看这牌子忍不住惊呼道:“琉璃腰牌!”
  这个夜晚注定是一个惊奇与不可思议的夜晚。
  白小雨常常用火车比喻人的一生,终点自然就是死亡,他一直都很看的开。每个人的终点都是一样,重要的是沿途的风景。可他自己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终点站这么快就到了,这风景都没来得及看几眼呢,感情自己这辈子是磁悬浮列车啊?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事儿,因为在看到那枚白无常口中的‘琉璃腰牌’时白小雨就觉得这事儿有门儿。
  真是天可怜我白小雨,那大兄弟没吭我,居然真的有信物,而且这白无常还认识。
  白小雨见那白无常居然认识这流光四溢的腰牌,顿时就又燃起了生的希望。
  “大胆游魂,竟敢欺骗你无常老爷,你刚才说这东西是你的?这明明是下面的‘琉璃腰牌’,非鬼差不得拥有,老实交代这是从哪儿来的?”白无常一眼便认出这腰牌的来历,原来是地府的东西,也怪不得他会如此紧张,下面的东西到了上面,这可怎么也说不通啊。
  白小雨一个哆嗦看了看裤裆然后说:“这个这个,白无常老爷,我下面没‘琉璃腰牌’啊,牌子不是在您手上吗?”

  白无常阴阴的看着白小雨说道:“我说的是你裤裆下面吗?我说的是阴曹地府!你再跟我贫一个信不信我让你魂飞魄散?”这话说的就跟宰鸡杀羊一般轻松,吓的白小雨魂不附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