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分三六九等,鬼分奇善恶茫--说鬼》
第6节

作者: 勾你魂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小雨从没遇到这档子怪事,更没见过鬼,没吓尿裤子还能在迷了心智的情况下反应过来,并且揭穿女鬼的把戏就相当不错了。他不会游泳,就算会游泳此时也不可能再爬到岸上。他不停的扑腾着身体,却阻止不了慢慢下沉的状态。同时隐约看见岸上站着一个女人,背对着他,一身白色长裙,头发披到了脚背跟,也不理会他的呼救,只是慢慢的往一边走去,同时还发出一种若有如无的低声:“太~累~了,休~息~一~下~吧。”

  白小雨听到这句话心想,你tm以为在玩儿英雄杀选了西施发手牌画地为牢呢,可下一秒他在河中居然真的慢慢的放松了身体,思想也不清晰了起来。本来就下沉的身体更快的朝河底沉去,这时他忽然想起刚才那个长者说的话,人生一世,白云苍狗。就连天边的云下一秒会被风吹成什么样子都无法预知,更何况每个人的生活与命运呢?他最后的记忆是一个浓抹淡妆的女人涂着鲜红的口红,正饶有兴趣的对他发笑。

  又过了大约几分钟,白小雨才真正的死透,岸边女人刚想有些动作的时候只听东方传来几句阴森中带着几丝玩味的声音:“来时,身不由己。去时,灰飞烟灭。人生苦短,及时上路。”这声音比起刚才女人的笑声还要阴冷几分,同时透着几分邪性与冷漠。
  女人听到这几句话语好像是被吓到了一般,浑身都抖动起来,也不管河中的白小雨,头也不回的就朝林中跑去,没一会就消失了。
  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要说白小雨这小子,无聊的时候曾经想过无数次自己死亡时的画面,可却从没想过自己居然会死于这种情况,好像是被鬼打了墙?还是迷了心智?
  以前听过许许多多的鬼故事,而且基本上还都是他自己说给别人听,完了把别人吓的够呛。这些故事都是他从网上看来的。可他从没觉得这些故事的主人公有朝一日居然会是自己。
  言归正传,那女人听见东方传来的好似歌唱声之后,居然吓的跟摸了电线似的,浑身都抖了起来。接着好像极度恐惧一般,飞也似的就跑进了树林,一溜烟儿的功夫就不见了。

  再说那东边传来几句阴冷的声音后,没一会就飘过来一个‘人’,用飘一点都不夸张,因为根本看不见他过来时身体有任何的抖动,一般人不管是在走路或者跑步的时候由于脚不断的抬起、落下,身体肯定会跟着有些或多或少的颤动。可这人过来的时候身子没一点抖动,而且速度极快,几乎是一眨眼就来到白小雨被淹死的这条河附近。
  这人一身白色衣服,这衣服也很有特色,说是长袍吧,可自腰间开始以下,全部都好似被刀片割过一般,一条一条的。说想乞丐的衣服吧,却偏偏非常干净。
  同时让人惊奇的是,这人身后还跟着一排‘人’,数量大约十多个,有老有少,每个人都低着头,呈半透明状,身上居然全都绑着黑漆漆的锁链。那链子漆黑无光,在微亮的月光下居然没有一点反射的光亮,同时,这群人全部都没有影子。
  “奇怪,刚刚明明感觉这边有游魂的味儿,怎么老子一过来就不见?最近怎么总是碰到这种事情?”
  身穿白色衣服的男人自言自语的说着话,这时已经死透的白小雨身上泛起了白色的光芒,接着一个透明影子从他身体里面飘了出来,这正是死后白小雨的游魂。
  白小雨刚刚从身体里面飘出来那尸体就随着河流被冲走了。打了个机灵,刚才的画面瞬间从脑海中闪过,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这是挂了啊。刚想看看四周,猛的就见那白衣人站在身旁。白小雨被吓了一跳,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人,越看越渗得慌。
  这人满脸没有一丝血色,一双眼睛正邪邪的盯着自己,头上顶着一顶高帽,上面写着‘一见发财’,最让人受不了的是他那舌头拖了老长,都快到膝盖了,一副吊死鬼的模样,这让白小雨看着直打怵。

  “哎呦呵,还是个不迷茫的魂儿。小子,你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跟你爷爷上路吧。来,锁上,锁上你就不会有知觉了。就告别这人世间的苦难了。”白衣人一边说着一边变戏法似的从怀中掏出和锁后面一排‘人’一样的漆黑锁链,说着就要往白小雨身上套。
  白小雨立马就跳了起来,大声说:“别别别,别动手啊,我知道了,那什么你是白无常?”
  不然怎么说人在危急的关头总能爆发潜能呢,白小雨脑子一向转的就快,从刚刚他一有知觉就开始飞速的想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直到他开始打量起眼前这人,看到他头上的那顶帽子写着‘一见发财’,这才心中一惊。平时他也没少看鬼故事,从这些故事中他得知,顶着这顶帽子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白无常。
  要说最适合白小雨的一个词,那非随遇而安不可,白小雨看见河中自己尸体的那刻起就已经明白了一切,现在见白无常拿出这诡异的锁链,哪儿能随着他的性子来,他抽空看了看后面的那排‘人’,八成也是鬼魂。被锁了之后可能自己也会像他们一样低着头,那时候就再也没思想,真的就玩完了。他还不想死啊,只要有一丝的机会,都想争取一下。
  白衣人听白小雨这么一说,顿了一下,那锁链也没接着往他身上套,邪邪的笑道:“行啊,你这小子,死后反应居然这么快,一眼就认出你无常老爷了?”
  白小雨虽然害怕眼前这煞星,可更怕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于是强堆起了笑容对白无常说道:“瞧您说的,您无常老爷这个装扮谁不认识啊?我久仰您的大名已经很久了,今天一见果然是器宇轩昂啊!”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白小雨心想先给这白无常戴好高帽,然后才能继续下一步谈话。
  那白无常听完也没有什么喜色,依旧看不见阴晴的脸上露着邪笑对白小雨说:“少跟你爷爷废话,久仰是吧,那就跟爷爷一起下去吧,我让你久仰个够。”说着居然举起那锁链又准备往白小雨身上套。
  “别别别啊,这个这个,无常老爷,您等会儿啊,我有话要说。您看我这死的不明不白的,您也不能随便就把我带走啊,我是被害死的,刚有个女人看着不像人,她跟我扯犊子,冒充我朋友给我诱到河里淹死的。好像是给我使了个鬼打墙,是叫鬼打墙吧?反正我是被迷了心智才死的啊!”白小雨一看白无常不吃这套连忙说出了自己的死因。
  白无常才不管人是怎么死的呢,反正看见游魂他就勾,抓住一个是一个。本来听白小雨前半段他根本没有想停手的意思,听到后半段他终于住手了,歪着头问道:“你说什么?你的意思你是被鬼害死的?”
  白小雨连忙点头说道:“那可不是嘛,那臭娘们我怎么看怎么不像人,跟我套近乎,我一直以为是傍晚呢。可当我觉得不对劲的时候一眨眼那天色就变的漆黑,然后没预兆就掉河里淹死了。”
  白无常听白小雨这么说还真就收回了锁链往肩膀上一抗,同时一边疑惑的看着白小雨,一边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本书一样的蓝簿子,然后嘴中说道:“你最好别骗你无常爷爷,不然下场可真有点限制级的画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