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分三六九等,鬼分奇善恶茫--说鬼》
第5节

作者: 勾你魂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长者依旧是一幅温和的笑容,接话说道:“你说的没错,字面意思理解的也很透彻。但没往深处想。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有这个词。所谓命中缺命者,确有人在。对,命中缺了命确实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间,但可以先还一条命给这里,这样之前借来的命归还之后,不就两不相欠了吗?”说到还命的时候还指了指地上。

  白小雨听完只觉得这人说话的内容乱七八糟,颠三倒四,现在在他想来这人不是神棍,是个神经病,还是速闪为妙。
  想着也不逗留,再也不看这长者一眼,扭头就走。长者见白小雨说走就走也没出声,只是脸上依旧一幅温和的笑容,等到白小雨走出大约十来米,那长者洪亮的嗓音才从背后传来:“命中缺命是非命,福祸之间祸当行。人生一世,白云苍狗,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永远是个未知数。小兄弟,在河堤尽头的那座桥柱下有一个信物,待会儿如果遇到麻烦的人可以带那人寻出来。若那人问你,你万不可说出我的容貌,只让那麻烦之人卖我个面子,方能为你化解一场劫难。好自为之吧。”

  白小雨听到这长者说话也没回头,只当这是演的双簧,待会估计会有他一个同伙来找麻烦吧,这也太老套了,就算真有找麻烦的人也不会跟他废话的。所以脚步只是顿了一顿就接着继续朝前走。如果白小雨现在回头的话,一定会觉得非常诧异,因为那树下已经没有人了,四处都是稻田,这长者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还能再假点嘛?这哥们儿以前没见过啊,难道是新来的?怎么跑这来忽悠我了,还神神叨叨的。
  也难怪白小雨会奇怪这人眼生,南县他家附近就那么大,不管是杀牛的放羊的,算命的测字的,这附近的人家不说白小雨都认识,最起码都眼熟,可这人自己却从没见过,他也只当是个过路神棍,又走了几步就完全把这人撇到了脑后。过客嘛,想他那么多干什么。

  “今儿这路怎么感觉怪怪的,我是走了多久了?怎么一路上也没什么人啊?”白小雨也不知道自己沿着河堤走了多久了,只是觉得今天走的时间太久了,久到让他自己都有点神情恍惚了,但天色依旧是刚放学时候的天色,这也是没让他想太多的因素之一。
  正直初秋,天气渐晚。这五六点的时候天色应该黑的很快,白小雨感觉自己走了有一两个小时了,但这天色却还是无限美好的晚霞,感觉中的时间与天色之间的差异让他很不舒服,却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劲,更奇怪的是自己也兴不出怀疑的心思。这可和平时脑子转的飞快的他有着天大的反差。
  正当他走的有点不耐烦的时候,终于走到了河堤的尽头。这尽头是一座桥,正是刚才长者说的那桥,过了这座桥,再过一片林子就到白小雨的家了。至于那信物他早就给忘了,根本也没当一回事,所以压根就没记得这事儿。
  白小雨上桥后发现桥上站着一个人,仔细一看却是方晗。他有点奇怪方晗怎么跑这来了,要知道方晗家可不在这条路上,而且这条路没有岔口,自己一直在这条路上走着,就算方晗过来,肯定也是在自己后面,这怎么跑前面来了?

  也顾不上那么多,白小雨上桥后拍了拍方晗的肩膀说道:“嘿,妹妹,怎么跑这来了?你怎么神出鬼没的呢,是不是游泳过来的啊?怎么一会没见你,都跑我前面来了?”
  眼前的方晗正望着桥下的流水,被白小雨一拍,就转过了身,对着他微笑道:“小雨哥啊,我这不是想你了嘛,在这等你呢,你看这桥下的河流里好多鱼啊。咱们去抓几条晚上回去煮着吃好吗?”
  这条河中确实有鱼,但数量却真的不多。毕竟城市发展的节奏太快,就是像这样的小镇也在被慢慢的同化,不会有太多的鱼群了。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河中鱼的数量异常的多,时不时的还有几条从河中跃起,好像巴不得方晗和白小雨来抓它们一样。
  白小雨一乐,说道:“哎呦我的妹妹,今天这是哪来的雅兴啊?天儿也不早了,抓什么鱼啊,还不赶紧回家吃饭,晚上还得去学校上晚自习呢,一会该来不及了都。”
  方晗一嘟嘴,不依的说道:“小雨哥,人家想抓鱼嘛,有什么来不及的啊,你看这天色不是还早着呢嘛,你着什么急啊?”
  白小雨被方晗这么一说,抬头看了看天色,确实还早,早到和自己出校门时一模一样。
  “是啊,是挺早的,这天色我怎么看着越来越假呢?还有啊,你tm到底是谁啊?我去你二大爷!”白小雨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话,一边快速的后退了好大一截,同时眼睛狠狠的盯着眼前的方晗。
  方晗惊讶的捂着小嘴说道:“小雨哥,你说什么呢?你怎么骂人呢?我是晗晗啊?你看这鱼那么多,你怎么就不愿意陪我去抓几条呢?”
  白小雨这时再一看桥下的小河,顿时吓出一身冷汗,那河中哪还有什么鱼啊,全是一些森森的白骨,正被河水不断的往下游冲击着。再一抬头,刚才还血红的晚霞此时取而代之的已经是一片漆黑的夜空,连星星都没有,只有个毛月亮挂在天空中,正是月黑风高。乡间小路,本来就没什么路灯,此时四周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两旁的树林被阴风吹的簌簌作响,天上毛月亮印下的月光照在树叶上影像重叠,好似一大波僵尸……不对,好似一群妖魔正在诡异的舞动着身体。

  “你不废话我还不会怀疑,方晗只有在折磨我的时候才会叫我小雨哥,不可能一口一个小雨哥,也不可能做出刚才你那种撒娇、卖萌的表情。最重要的是她最害怕的就是水,从小就不近水流,最不喜欢吃的就是鱼,你tm到底是谁?”白小雨也不是雏,这种情况本能的让他想到了一些灵异事件,可他还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这种东西,不过现在看来,这真的不是撞鬼就是撞刘谦了,他倒是希望自己是真的碰见刘谦了,可现在看来撞刘谦的几率要小的太多了。

  方晗听完白小雨的话有些惊奇的挑了挑眉头,随即又轻轻的笑了起来,那笑容已经不复刚才的楚楚可怜,相反的此时却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你这个小子居然还反应过来了,本来以为你是一个草包,没想到反应能力这么快,在思维混乱的时候还能用脑子思考,是挺不简单的,不过终究是个马上就要死的人了,咯咯咯。”
  白小雨毕竟是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高中学生,而且打小就是听着马克思教育、邓老理论且沐浴在新时代歌唱大潮中长大的孩子,对于什么神鬼论从来都是不屑一顾。别说神鬼,就是魔术他从小也都不相信。整天还叫嚣着让他相信鬼神,除非亲眼见到,不然打死不相信,这回可真是遇上真的了。

  最后那三下笑声笑的白小雨浑身不舒服,那种声音有种深入骨髓的冷,明明是从眼前这个女人的嘴中传出,却又好像从四面八方传来了同样的声音,再下一刻白小雨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桥上了,半截身子全部都在水中,四周不断的流过森森白骨,这突然的状况让他两腿一软,尽然没站稳,一下子滑倒在河中。再想站起来已经发现河水比刚才高出了一倍,这才是这条河正确的水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