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分三六九等,鬼分奇善恶茫--说鬼》
第4节

作者: 勾你魂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小雨,17岁,高中二年级,长相嘛属于那种对得起社会的类型,比较的平凡。所在学校为南县二中,学校提倡住宿,因为高中了,学习也紧张,留在学校氛围要好一些,而且在学校管理的也比较严格,学生不会在回家后做一些耽误学习的事情,比如上网或者游戏之类的。主要还是县城较远,住在市区的想回去也非常的不方便。
  白小雨的家境也很平凡,父母都在火车上工作,都是乘务员,跑的还是长线。在家的时间并不多,但白小雨的爷爷可是个知识分子,按以前来说都得叫一声‘先生’。奶奶也是书香门第,二老身体都挺不错,所以管教起他来可也不费什么功夫。
  白小雨在家孝顺父母,对爷爷奶奶也是言听计从,从小就讨人喜欢,爱劳动爱动手。但是吧,这孩子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真不是块学习的料,成绩一直都是平平,算不上差,但也绝对不能说好。这还都归功于他爷爷奶奶从小教导的好,就这么一直从小鞭策到大都还是这个水平。有时候吧二老也挺无奈的,这真不是后天因素,难道是先天因素?
  “我说小雨,你这睡觉那么多次,说梦话这么失态的事情还是头一回啊,这么连妹妹都喊出来了啊?是有多**啊?”方晗笑盈盈的一边收拾书本一边逗着白小雨。
  方晗和白小雨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个班。不过可不要误会,这俩人真没有男女之情,方晗用现如今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就是一女汉子。姑娘长的也算标致,一头的短发看着就挺干练,可就是大大咧咧的不淑女。平时两人有事没事就混一块儿称兄道弟,关系老铁了。
  “嗨,谁知道啊?我梦见一姑娘跟我一起荡秋千来着,正荡着高兴,就被你给摇醒了,你这不是祸害人嘛。”
  白小雨收拾好书本往抽屉一扔,就悠闲的往教室外面走去。白小雨和方晗的家都住在南县,一直就没住过校,俩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出了校门往家走去。
  “说真的,这都高二了,你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啊?看你这成绩真够呛,还想着跟你一起上大学呢?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小雨哥哥~”方晗一边走着一边学着电影里肉麻的女主角萌声萌语的对白小雨喊道。
  “停停停,你别折腾我吧,什么小雨哥哥,喊的我鸡皮疙瘩掉一地。咱俩从小一起长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状况,我能学的好吗?我爸我妈,我爷爷奶奶那文化水平你也看见了,就这个氛围,我成绩还这样,实在是已经尽力了,兄弟,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这先天因素太重要了,有的人一生下来她就会学习啊,不用人点拨的,就像你,随便看看书,听听课,成绩不能说特别好吧,上个二本还是没问题的,努努力一线本科估计都能考上。唉,哥们儿我就惨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说道最后白小雨自己都叹了口气,道理他比谁都懂,就是一看见课本就头疼。

  方晗也收起了玩笑,叹口气说道:“也是,多的话我也不说了,你也都明白。还是希望你能再努努力,才高一,一切都不晚。唉对了,我得帮我妈买瓶酱油,家里没有了,我先去超市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啊?”

  白小雨摆了摆手说道:“爱妃长大了,都会打酱油了,朕甚是宽慰啊。你去吧,我回去了,爷爷奶奶还等着我吃饭呢,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家里俩宝等着我呢,回去晚了就显得我不真诚了。”
  方晗笑了两声,竖了下中指就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这哪是姑娘家啊,白小雨苦笑着摇摇头,看着血红的晚霞,悠闲的漫步着,随手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咬在嘴中。不缓不急的往自家的方向走着。从学校到家里的路程大约是半个小时左右,途中要经过一个河堤,傍晚时河堤旁的芳草葱葱郁郁,加上河水缓流,乡间小路倒也不失为一种美好的风景。
  这天还和往常一样,白小雨吹着口哨走到了河堤上,刚走没两步,就看见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坐着一个人,地上好像还铺着些什么东西。
  走进一看白小雨乐了,只见地上铺着一张白色方布,上面写着算命两个字。抬头只见一位络腮胡须的长者盘膝而坐,脸色暗红,这人约莫四十岁左右,白小雨在打量他的时候,他也正一脸温和的笑着打量白小雨。
  白小雨不信命,也从来不整这些玄乎的东西,上前来看只是好奇,看到了铺着的东西和人之后就没什么兴趣了,出于礼貌也对这名长者笑了笑,就准备提脚走人。
  “小兄弟不信命?”白小雨脚还没提起,这长者就已经发问。

  白小雨撇了撇嘴说道:“大叔,您这话问的太嫩了点儿吧。我们这个年龄段的熊孩子,哪个会吃你这套啊,还信命不信命的,我肯定是不信啊。还有啊,大叔,这个这个,不是我说你,你这扮相实在是太低端了,一张布上就写算命俩字儿,鬼信你啊。你不会弄,你多去公园看看别人是怎么个装扮的啊?你好歹也弄几个八卦罗盘或者画个手相什么的在布上,也好显得自己专业啊,是不是?还有,这河堤边上人来人往的就不多,您在这摆摊,哪儿有生意啊?不专业啊您,呵呵。”

  长者也不气恼,只是微笑着对白小雨说:“世人都很浮躁,都喜欢看表面现象,小兄弟你说你不相信我这套,那为什么还会在意我地上铺的是什么,上面写的是什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既然你不在乎,那么不管我这上面写两个字或者是一堆字甚至不写字都已经无关紧要,无法影响你的认定,你说是不是呢?”
  白小雨被说的一愣一愣的,想了想觉得还真挺对,也许是自己境界低了吧。亦或者是这江湖骗子道行高?
  摇了摇头正准备告辞的时候,长者再度开口说道:“小兄弟,你我见面就是缘,可否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是如何理解命中缺命的?”

  长者发话语速很快,不给白小雨任何拒绝的机会,这哪是请求,分明就是要求。
  白小雨有点疑惑的挠了挠头,这命中都缺命,人就一条命啊,连命都缺,那不就是没命了吗?
  命中缺命,这四个字组合在一起让人觉得格格不入,不伦不类。就像水中无水,山中无山一般荒唐,水中无水还能叫水吗?山中无山又怎么能叫山?如果是命中缺了命,那么这个人又怎么会出现在尘世间?
  现在白小雨已经觉得眼前这人十有**是个大忽悠了。这很明显的套路嘛,先装高人给你上课,然后又整一些玄玄乎乎的词儿开始忽悠,接着可能就是凶兆、大波这类的了。接着就是化解,然后就骗钱。

  不过白小雨并不害怕这神棍骗他钱,因为他根本就没带钱。
  他只是踌躇了一会对长者说道:“我说大兄弟,这个这个,你问的这个问题我觉着吧根本就不能算做一个问题,什么叫命中缺命?命是一出生就有的,那缺了这玩意儿根本就来不了这个世界啊,这哪儿能缺呢?这并不能算做一个词啊。”
  白小雨认定这人是个骗子之后,刚开始的尊称也没了,不叫大叔直接叫大兄弟,正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就是个不正经的人,天天干着不正经的事儿,我为什么要尊重你这样的人呢?陪你耍耍嘛倒也不是不可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