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那杯茶,战国这碗酒》
第12节

作者: 南柯月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此以后,吴起的名声就更坏了,连他交往颇深的好友也曾痛骂他
  “吴起啊,想不到你如此贪利忘义,不奔母丧,杀妻求将,你还是人吗?”
  吴起擦拭着手中的剑
  “胸口好像被开了个洞。 不是人?
  对!
  正如你所说,为什么我能这么冷静,说不定不知不觉中 在我不知不觉中,连人性都被占领了。亲人都死了,我却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至少 血还是红的,而且,还是热的“
  血是热的,热血只能洒在疆场,吴起终于找到了自己天地,虽然外面吴起的绯闻传的沸沸扬扬,但在军营里,他确实是一位被士兵们打心里佩服的将军,他没有官架子,出入不乘车,睡觉睡在草堆上,看到士兵负重,分而荷之,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士兵得病生脓包,吴起身为统帅居然亲自去为士兵吸脓,天啊,别说吸了想想都觉得吃不下饭有木有?也怪吴起命大,幸亏这士兵得的不是啥传染病。吴起真正的让我们知道了那个词的含义——爱兵如子。也正是有这样的将领,士兵们各个表示愿意拼死一战,本来士气低落,战五渣的鲁国军队,才有了五成的把握。

  虽有五成的把握,但毕竟自己只有两万知识分子东拉西扯拼凑出来的文工团,而齐国可是实打实的七八万正规军,如果真的硬碰硬,估计吴起撑不了多久,但吴起之所以敢赔了夫人接这活,自然有取胜之道,他在等对手犯一个错误,一个致命的错误,而他要做的只是放大这种错误即可。果然,没让吴起失望,对手很快就出现了这种错误。
  齐国的统帅田和在得知鲁国是吴起统兵,不由得哈哈大笑
  “吴起,贪财好色,让这种人统兵,鲁国要亡了”于是,长驱直入,势如破竹,一路攻到吴起的营前。但迟迟不见吴起出战,害怕有炸,于是就在附近安营扎寨,然后派遣特种部队潜入吴起的营内侦查。

  吴起早就料到对方的侦察兵会来,所以故意安排了他们最想看到的一幕,吴起把全军最丑的,残疾的,智障的,尿频尿急尿抽筋的,一群人聚集到营房最显眼的地方打麻将,斗地主,抽烟喝酒玩女人,这就厉害了,齐国的侦察兵看傻眼了,如果不是事先有心理准备知道这是鲁国的军队,还以为进了八大胡同呢。
  侦察兵回去禀告田和,田和大喜过望,随后露出了一脸不屑:“鲁国有此军队,安能不亡”
  虽然,他已经胸有成竹,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打算去探探吴起的口风,于是他派了长得丑的手下张丑作为使者去试探试探吴起。
  吴起一见张丑,立马表现出一副奴才相,端茶倒水,点烟捶腿,就差舔鞋亲嘴了,张丑一看吴起很识相,就问了:“吴将军,客气了,我们老大本来是要直接入成跟鲁国国君卡拉ok的,你这两万大军拦着是几个意思啊?”
  吴起连忙谢罪:“不是不得已啊,我也不想打,你看看我这两万残兵败将的,都是一群书呆子加上地痞无赖,这样的兵,别说我了,就是天蓬元帅来了也打不赢啊,所以我们还是打枪滴不要,和平滴干活,花姑娘滴大大滴有……”

  张丑一听,非常满意,于是在吴起营里白吃白住了三天,如果不是军命在身估计他都不舍得走了,临别前二人还惺惺相惜,恋恋不舍,吴起特意反复交代,说自己一介书生,害怕打仗,让齐军网开一面放他一马,张丑一拍胸脯爽快的答应了。
  张丑前脚出门,吴起立马换了一个冷峻的脸色,对身边的旗牌官说:“通知各营,鱼儿已经上钩,准备下锅”旗牌官一看吴起的眼睛,顿时一身冷汗,直娘贼,刚才还一副贱狗样,现在转身就要咬死人了,知识分子真不好惹。
  张丑带着大包小包的鲁国特产回了齐军军营,见到田和, 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在吴起那的经历:“吴起胆小如鼠,领着一群小虾米就想搅弄风云,还好他有自知之明,准备割地赔款”
  田和一听大悦,看胜券在握,立刻下令各营士兵休息摆酒庆贺……
  然而,就在齐军喝庆功酒的时候,却没发现,营帐外的青纱帐里,有两万双眼睛正盯着他们,书生拳打镇关西自然是赢不了,但如果镇关西喝得烂醉又没防备,那就另当别论了。
  田和和张丑正在营帐里规划自己一战成名后的人生旅途的时候,突然外面擂鼓响动,喊杀震天。出营一看,鲁军如狼似虎,势如破竹,而
  齐军风声鹤唳,望风披靡,战阵土崩瓦解,溃不成军。田和本还想抵抗一阵,无奈兵败如山倒,被张丑拉着乘快马逃走。
  吴起用两万老弱残兵打败了数万齐国的精兵悍将,这成为了历史上以少胜多的经典案例,
  吴起也一战成名,国内国际声誉明显跟坐了窜天猴似的往上窜。按理说吴起打败齐军,应该是全国欢庆的好事,但鲁国国君可不这么想,你说吴起吧,曾子重点大学上了六七年,虽说没发毕业证,至少文化功底在那放着呢,再者又用两万残兵立下赫赫战功,当真是文武全才,而且鲁国国君最怕的还不是这些,他最怕的是吴起的眼睛,那是一双有梦想的眼睛,你说是梦想,但在一个无能的君主看来,那就是野心,这样他就不只是猜疑了,而是忌惮。历史是一个圈,总是重复着同样的故事,从功高震主到挥刀相向,这是一个必然的定律,也是历史的悲哀,岳飞死于它,吴起也差点死于他。

  光有鲁老大猜忌还不能给吴起定罪,毕竟还没有发明“莫须有”,还需要一个导火索,这次
  点火的不是别人,正是齐国,而且还是张丑,自从被鲁国打败后,齐国十分郁闷,打不过三晋的军队也就算了把,连江湖人称的打卤面(大鲁—面)也打不过,这可就尴尬了,他们痛定思痛,发现鲁国胜败的关键点在于一个人——吴起,只要赶走了他,又可以回到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于是,上次被吴起坑死的张丑,毛遂自荐要报一箭之仇。
  张丑带着礼物——一大堆珠宝和两个美女,来到吴起家里,吴起鉴于对方是齐国的使臣礼貌的接待了他,这次局面完全转换了,这次轮到张丑一副奴才相,端茶倒水,点烟捶腿,可把吴起恶心坏了,张丑表示齐国被鲁国大哥教训后痛心疾首,痛改前非,再也不敢招惹鲁国大哥的一寸土地,同时也希望鲁国大哥不要欺负齐国。吴起一听就乐了,两万的部队都东拼西凑了半个月,让鲁国派兵侵略齐国,那估计要大妈大爷跳着广场舞上战场。别人不知道,他自己还不清楚鲁国几斤几两嘛,所以他只能满口答应张丑的条件。

  张丑一看吴起放松了警惕立马说:“与君一席话,颠覆世界观啊,我与吴子真是相见恨晚啊”
  “相见倒是不晚,主要是……恨啊”

  “我这有几箱珠宝和两个绝世美女送给吴子,知道吴兄英明神武,身体大大滴好,但妻子又刚刚殡丧……所以……”
  “这个,不太好吧”
  “哎呦我去,我可是代表那齐君给你送礼,你不要可是不给我君上面子,那我们可要发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