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那杯茶,战国这碗酒》
第8节

作者: 南柯月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很可惜,智瑶那个时代还不认识张飞之类的哥们儿,所以他可不会顾及这些,他喝醉了酒,端着酒杯望着滚滚东流的河水,壮志豪情溢于言表,不过你可别指望他朗诵出什么泣鬼神的诗句,但他接下来说的这句话,的确让他见了鬼神,
  他一甩袖子哈哈大笑,对着韩魏两家的首领说:“我戎马半生,还是才晓得,水,也能破城啊”

  随后又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起来,这话也许智瑶一觉醒来就忘了,但韩魏两家听了肯定睡不着觉了,因为韩家的总公司平阳挨着绛水,魏家的总公司背靠汾水,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智瑶你几个意思啊,你是打算故技重施一盆水把我们三家都淹了啊,不行,得反,韩虎和魏驹互相使了个眼色,先下手围墙,后下手没砖!
  本来韩魏两家对造反没什么胜算,所以准备起来也十分心虚,动作缓慢,按理说要是他们再拖沓一会儿,估计晋阳城就破了,智瑶还能再多活几天,可偏偏他急着跟阎王爷打麻将,在作死路上一骑绝尘而去!
  智瑶的手下也不都像他的老大一样二愣子,比如谋士稀疵,就是个明白人,
  他告诉智瑶:“韩魏两家小弟可能要反了”
  智瑶疑惑:“何以见得?”
  “赵氏马上就完蛋了,咱们马上就可以分了他的地,老婆孩子热炕头了,但韩魏老大不喜反忧,元芳,你怎么看?”
  “继续说……”
  “唇亡齿寒,他们都懂得”
  按理说,当老大知道自己的小弟要阵前倒戈,一般都会封锁消息,严密监视,再恩威并施不给小弟造反的机会,但智瑶不愧是智瑶,真对得起他的姓,他的做法更为有效……
  依旧是请两家老大喝酒,酒席上,他打开个天窗,估计是准备说亮话:“稀疵说,你们俩要造反”
  韩虎魏驹懵逼了,这话太亮了,杀人还不过头点地呢,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他们急忙跪倒在地,声泪俱下,说了一堆忠心日月可鉴的话,但重点还是骂稀疵,说他受了赵无恤的黑钱故意陷害他们。
  智瑶看着这哥俩一唱一和的说相声,不由佩服起自己的智慧了,他觉得自己吓住了他们,他其实也相信这两家要反,而且自己早晚也要收拾他们,但现在不是时候,赵氏马上就要破城,他不想这是个节外生枝,所以就敲山震虎,吓一吓他们,让他们这段时间不敢造次。
  但是,智瑶只知道敲山震虎,却忘了还有另一个词叫做——打草惊蛇!韩虎和魏驹,回去以后二话没说就联系了赵无恤,准备里应外合,一举歼灭智氏。
  稀疵依旧是最早发现情况不对的,他找到智瑶质问他:“你是不是把我的谏言告诉韩魏两家了”
  智瑶一脸好奇:“嗷呦,你是咋知道的”
  “韩魏两家老大出营帐见到我时,瞪了我一眼,翻了个白眼,随后急匆匆地避开我走了”
  “我的确告诉他们了,吓一吓他们”
  “智氏,要亡了…………”
  稀疵随后便请托去了齐国……
  再说韩魏这边,三更做饭,五更出发,偷袭了看守堤坝的智兵,堵上晋阳城那边的缺口,凿开面向智氏大营那边的堤坝,顿时大水呼啸而至,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回轮到智瑶的床板跟着节奏摇摆了,智瑶依旧临危不惧,但是兵败如山倒,一面是水,一面是韩军,一面是魏军,另一面赵军也奔袭而来,智瑶不禁仰天长啸:“天亡我也”

  很遗憾,比起数百年后同样兵败的项羽,他是更不幸的,他没有霸王别姬,没有江东父老,甚至连乌江自刎的权利都没有,智瑶被生擒,脑袋被做成酒杯。(也有记载是夜壶,由此可见赵无恤多恨智瑶)
  关于智瑶兵败的原因,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这样评价:“智伯之亡也,才胜德也。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是故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凡取人之术,苟不得圣人、君子而与之,与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
  而我只想说:“伟大与荒谬只差一步,让后代评论去吧。”
  日期:2017-03-16 11:41:55

  6.士为知己者死
  智瑶变成了夜壶,智氏亡了,赵无恤开始了大清洗运动,每杀一个智氏余党,就在地上放一块砖,于是就有了长城。(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所有以前跟智氏有亲戚的七大姑,八大姨妈,都急于跟智氏撇清关系,改名易姓,搬家迁族,反正思想有多远我就滚多远,一来二去,晋国谈智色变,但唯独一人,他不但不逃反而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智氏余党,他就是——虚胖!额,不是,是豫让!
  话说这豫让的确不怎么显眼,因为赵无恤几波清洗都没轮的着他,毫无存在感,要是他就此安家落户,说不定就算住到赵无恤隔壁,都不一定有人注意到他,但如果这样,青史上也就不会留下他的名字。
  简单介绍一下这个名气不小的小人物,豫让晋国毕阳的孙子,话说这孩子有点克领导,早期跟着范氏和中行氏,然后,他俩被灭了,后来他又转投到智瑶手下,然后,智瑶被灭了。不过稍有不同,在范氏和中行氏家当差的时候,被当做奴才,也就是在公司扫扫地跑跑腿,工资不高还有一群凶神恶煞的领导,这让豫让一度怀疑人生,终于,公司破产了,豫让又向智氏公司投了简历,本来没报什么希望,没想到,居然聘任上了,而且一去就当了科长,智瑶也十分信任重用他。但,没过多久,智氏公司也破产,老大的头还被公开展览,生可忍,熟不可忍,叔可忍,婶子也不忍,婶子忍,豫让也不忍,他要报仇!

  这一天,赵无恤,喝了不少的酒,像往常一样,走入厕所,对着刚刚粉刷好的墙,边吹口哨边画地图,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一个粉刷匠,粉刷匠若无其事的唱着:“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我要让那赵无恤脑袋变了样…………”突然,赵无恤觉得不太对劲了,立刻喊了人把这个粉刷匠给按住了,一检查发现这刷子是改装过的砍刀,而且在他身上还搜出来双截棍,机关枪,意大利炮之类的东西。赵无恤立马审问:“你叫什么?!”

  “成龙”
  “什么?!你怎么不叫陈真啊,态度给我放端正一点!说!叫什么?!”
  “陈真”
  “………”
  一番博弈后……
  “跟你直说了吧,老子叫豫让,来替智伯报仇的,告诉你,我不怕死,你砍我呀,你倒是砍我呀!”

  赵无恤被豫让找死的眼神看的发毛,连手下人都忍不了了,要上去剁了豫让,赵无恤赶快拦住了说:“智瑶死了,树倒猢狲散,他的这个臣子居然还能为他报仇,这是天下的贤人啊,是义士,放了他……”于是豫让又多活了数年,但是还不如当时杀了他,因为他活得比死了更痛苦。
  理想有两种实现方法,一,我实现了理想;二,理想通过我而实现,纵然牺牲自己的生命。豫让此时的理想,就是杀了赵无恤给智瑶报仇,但自从上次之后,豫让忠义之名和赵无恤爱才之名就传遍了全国,豫让也成了侠客们的精神偶像,纷纷把他的画像挂在家里,饭前便后拜一拜。全国都认识他了。想秘密行动都难,也正是这个原因,让豫让刺杀行动变得比登天还难,所以上次厕所伏击除了让赵无恤再也不敢上公共厕所以外,没有任何益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