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那杯茶,战国这碗酒》
第7节

作者: 南柯月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无恤一觉醒来,自己的床在跟着节奏摇摆,睁开眼睛一看,我滴神啊,冲着房梁上的手下大骂:“昨晚谁尿床了!快拉我上去,我晕船!”
  等赵无恤完全清醒后才发现,不是手下尿床了,是河伯想娶媳妇儿了,把晋阳城给淹了,水又多大呢?《东周列国志》里有过这样一段描述:“只见城外水声淙淙,一望江湖,有排山倒峡之势,再加四五尺,便冒过城头……”
  城内百姓呢?每天都在提升自己仰望星空的高度,从床上,到桌上,到房梁,到房顶,后来索性睡到了树上,煮饭都把锅吊起来举着火把烧饭吃,晋阳城的宫殿虽然高出地面数十尺,但赵无恤也没有去住,和将士们以及百姓一起住到树上,因为他这场战争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目前为止他已毫无胜算,要说唯一一点的希望,那就是多年积攒下来的民心,如果不能与百姓同甘共苦再丢了民心,那,他就一败涂地了。

  就这样,在赵无恤和死神的拉锯战中,晋阳城在鱼汤里泡了一年多(也有记载是三年),一年多,已经非常不容易,你看现在的那些豆腐渣工程,虽然用的是钢筋混凝土还有排水系统,谁呈想,一场小雨,塌了,你找谁说理去?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全让咱们给弄丢了。回到正题,泡了数年而不倒,足以见得修筑的时候花费了多大的心血,晋阳城真无愧于后人对它的评价——固如金汤。
  不过,金汤也是汤啊,搁不住老在水里泡啊,退一万步说,就算这城墙扛得住,老百姓也扛不住啊,吃鱼吃了一年多,水再涨点,自己也估计要被鱼吃了,再这样下去,民心估计也要变了。终于,无恤撑不住了,他找来谋士张孟谈,给他分析了一下局面:

  “粮食匮(没饭了),财力尽(没钱了),士大夫病(没人了),吾不能守矣(宝宝不干了),欲以城下(咱们洗好了脖子出城投降吧),何如?”
  张孟谈恭恭敬敬地……一掀桌子:“老大,你当小爷我是吃干饭的吗?如果不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那要我们谋士干什么?这事包在我身上”
  接着张孟谈给赵无恤分析了绝境之中的一线生机,智韩魏虽然联合攻赵,但韩魏两家并非真心,只是屈服于智瑶淫威之下,韩魏刚刚被智瑶抢走百里土地,心中本就怨恨,只有稍微添油加醋,这本就稀松的利益联盟必定分崩离析!到时候,老大你只要磨好了刀,准备庖丁解牛吧!
  赵无恤听的一愣一愣的,但是另一个问题来了,谁去当说客呢?这可是一不小心就要掉脑袋的事啊,赵无恤看了看张孟谈,张孟谈看了看赵无恤,
  张孟谈愣了一下,指着自己的鼻子:“您是说?我去?”
  “没错,你去”

  “我去!”
  “对!就是你去!”
  “我的意思是……我勒个去!”
  没等张孟谈说完,自己就被装到吊篮里送出了城……张孟谈一看这咋办呢?送都送出城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日期:2017-03-15 18:07:18
  柿子要捡软的捏,张孟谈先找了韩氏的董事长韩虎,当然了他也不傻,现在两军交战,他大摇大摆直接去敌方营帐,这不是明摆着送人头去了吗?他换上智军的衣服,跑到韩虎的营帐前,自称是智瑶的亲信,说智元帅有机密要事通知韩将军,需要当面密谈。韩虎一听,屁颠屁颠的把孟谈请到里面,孟谈见韩虎把帐内人都打发出去以后,张孟谈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把韩虎吓了一跳。
  张孟谈偷偷掏出一个令牌递上去,韩虎低头一看,惊恐万分,这令牌,居然不是智瑶的手令……而是,上面是一个……二维码!
  韩虎:“几个意思啊”
  “扫一扫,加好友”
  韩虎一扫,顿时一头冷汗:“你!你!你是赵无…………”
  张孟谈急忙说道:“韩老大,我的确不是智瑶的亲信,我是赵无恤的心腹,你先别喊,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糟蹋你的,额……我的意思是,一定要听着把话说完,如果你不听我就当场死在你面前,甩你一脸血”
  韩虎故作镇静“淡定,淡定,你说说,我听听”
  “韩老大,我着实为您担忧啊”
  “嗷呦,多新鲜,你家主子已经是瓮中之鳖,你现在还有时间操我的心?”

  “韩老大,你把嘴张开”
  “干哈?”韩虎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照做了
  嘴刚一张了,张孟谈拿着一把芭蕉扇玩命滴往里面扇风,韩虎被大口的凉气呛的咳嗽了好一阵,“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你几个意思啊!还拿个芭蕉扇,你是铁扇公主请来的逗比吗?”
  “我只请问,没了嘴唇的保护,您的牙,冷不冷?”
  “何止牙冷啊,你那一阵风都快扇到我十二指肠里去了”
  “那就对了,请用冷酸灵牙膏!专治……(抵制插播广告!),韩老大,我意思是,没了口唇,那受寒的就是牙齿了,韩赵两家也正是这唇与齿的关系啊……”
  韩虎当然不傻,他当然明白,赵氏一灭,下一个就是韩魏了,但是又能怎样,智氏太强大,即使韩赵魏加起来也只有五层胜算,于是他又试探了一下张孟谈……
  “我与智伯联合围赵,现在晋阳城已经被大水泡了一年多,眼看这块肥肉就要烧熟了,我为何要放着眼前的肉不吃,再去啃硬骨头呢?”
  “这肉……您确定能吃的着?”张孟谈不愧是赵氏继董安于之后的又一绝顶谋士,一语中的!

  张孟谈接着说:“智瑶跋扈,就算到时候他随便编个理由不分你地,你又能如何?更何况,要真想吃肉,智瑶这块肉可肥的多……”
  韩虎虽然已经心动,但依旧不敢直接承诺,因为他还需要探探魏氏的口风,于是就说:“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臭死诸葛亮,咱们现在才两家,我得去问问魏老大魏驹干不干?你回去等我几天”
  张孟谈又不傻,说道:“你这大营估计有不少智瑶的奸细,估计我还没走出大门,脑袋就搬家了,我要在这等答复。”
  韩虎没有办法,他派手下的谋士段规前往魏营,据说段规也像赵无恤一样曾被智瑶羞辱,所以他义无反顾的站在了张孟谈一边,段规找到魏驹,陈述利害,希望魏驹能和韩老大一起起兵,但很明显,魏驹是怂的,而且怂的很走心,他怕自己落得和赵无恤一样下场,他不但自己不敢干,他也劝说韩虎放弃这个念头,因为他们都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完了完了完了,这样一来,赵氏彻底完了,最后一线生机,到头来居然是更深层的黑暗,赵无恤连洗了十几双袜子,准备绑到一块,悬梁自尽的,突然!意外!发生了!这次赵无恤不得不感谢中国的酒文化,以及那在作死路上一往无前的智瑶。
  也许是看晋阳城唾手可得,智瑶为了显示自己的智慧,特地请韩魏两家在悬瓮山喝酒,都说喝酒误事!喝酒误事,着实没错,张飞喝多了酒被手下砍了脑袋,鲁智深喝多了酒大闹五台山,猪八戒喝多了酒调戏了嫦娥,这么多血淋淋的例子,海燕啊!你就长点心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