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那杯茶,战国这碗酒》
第5节

作者: 南柯月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生可以死,死可以生………

  日期:2017-03-15 10:38:44
  4.西毒
  假使有神,我怎能忍受我不是那神,所以没有神!
  ————尼采
  这句话的确是目空一切到了极点,但用来形容智瑶,实在不为过,如果赵无恤是东邪,那他就是西毒。智瑶,又称智伯,智砾之孙,他的父亲智申是智砾的接班人,智申接任的几年,智氏并没有特别大的动作,一直本本分分安分守己,家族都快被他整休克了,但智申的儿子智瑶可能是基因突变,也可能是因为隔壁老王到他家串过几次门,这小子智慧超群,实在比他爸更对得起他家的姓,如何评价他呢?咱们后人说得不算,咱听听他同辈人对他的评价。时过境迁,智氏面临着和赵氏一样的局面——选接班人。但智氏又比赵氏简单的多,不是因为智氏不能生,而是几乎所有族人都意见一致,统一举荐智瑶,这就厉害了,都说人过一百,形形色色(sai sai) ,智瑶能让几乎全部族人达成一致,可见他的威望和实力,注意,我前面用的是几乎,也就是说还是有人反对的,比如智果,他反对智瑶,举荐智宵,却没有连篇累牍的陈述智瑶的几大罪状,相反,他先把智瑶夸了个屁滚尿流,原文是这样的:“智宵狠在表面,而智瑶是狠在内心,智瑶有五大优点:须髯飘逸,身材高大(美髯长大);擅长弓箭,力能驾车(射御足力);技能出众,才艺超群(伎艺毕);能言善辩,文辞流畅(巧文辩慧);坚强果断,恒毅勇敢;此五贤别人无法能比。”

  听了智果的话,估计所有人都觉得智瑶会是一代明君,这宝座非他莫属

  但是,智果突然话锋一转
  “惟独没有仁德之心。如果他以五贤压迫其他人,又处处不施仁义,谁会待见他(如是而甚不仁。夫以其五贤陵人,而以不仁行之,其谁能待之?)”
  智果还明确表示,兴我族者智瑶,亡我族者亦是智瑶。
  智申思索片刻:“你的意见还是很中肯的,我似乎没有理由拒绝”
  智果长舒了一口……
  “可是我统统拒绝………”
  于是,智瑶毫不意外的当上了智氏的总裁,智果也许是对智氏的下场早有预料,所以改头换面从新做人,改为辅氏,幸亏智果的先见之明,以至于智氏灭族并未波及到他。
  镜头转回来,对准智瑶,关于他的智,口说无凭,咱用事实说话,中山国有一个属国叫凤繇,国家虽然小,兵少,人穷,但常年来都没有哪国军队攻破它,因为它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路不好走,没错,就是这么一个尴尬的优势,古代可没有坦克,全靠马拉战车,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现在骡和马都不愿意走,你说这仗该怎么打,就是这么一块硬骨头,智瑶大哥盯上了,他最爱啃硬骨头,有嚼劲,路不好走是吧,修路不就得了,身边的谋士就过来提醒了

  :“如果咱们去修路,一定会过早暴露咱们攻打凤繇的目的,万一凤繇设下埋伏,咱们得不偿失啊。”
  智瑶哈哈大笑:“谁是我们去修了,我是要凤繇自己去修。”

  谋士们都一脸蒙圈,随后智瑶下令工匠铸造一口大钟,钟的直径刚好等于战车的宽度,大钟做好后,智瑶修书一封,告知凤繇的国君:“我给你们送钟来了,这可是晋国给你们的大礼啊,你们快点想办法运回去吧”
  凤繇国君一听,我滴天呐,这可是一份大礼,如何理解他这份激动的心情呢?类似于今天美国突然把自由女神像薅了送给了非洲的某个乡,你说他激动不激动,立刻倾全国之力开始修路,不到一个月,一条平整的死路修好了,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看来还真不是搁在哪都好使,主要得分人,凤繇国君前面敲锣打鼓的开道接钟,后面跟着的就是智瑶的数万大军给他们送钟(终)了,智瑶不愧是智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解决掉了一个大难题。

  历史是不甘寂寞,这个时代你可能缺少朋友,但绝不会缺少对手,智瑶本以为自己的蛤蟆功已经独步武林,却没想到在百里以外的桃花岛上还有一个绝世无双的赵无恤,鉴于智瑶的故事太多,在这不一一论述,毕竟他和赵无恤的战斗才是主题,所以华山论剑,开始了。
  智瑶和赵无恤的恩怨,要从那个夏天讲起,公元前464年夏,晋国攻打郑国,作为正卿的智瑶担任主帅,也许是处于瑜亮情结,让赵无恤担任副帅,战争打到一半,几次冲锋,损失惨重,城池久攻不下,多员大将被擒被杀,智瑶气急败坏,本来是要再调敢死队往上冲的,突然胡子一挑,一条奸计涌上心头,他立马召唤赵无恤,虽然无恤是副帅,但智瑶似乎不打算给他留一点面子,直接就说

  “大军损失惨重,你作为副帅该当何罪?!你现在难道不应该已经以死谢罪了吗?”
  无恤拱手作揖:“无恤如何行事,全以主帅为表率”高,实在是高,大军损失惨重,你主帅都没自我了断,关我副帅毛事。
  智瑶继续发难:“你现在,立刻亲率敢死队去攻城,提高士气”
  这是一个杀招,一场战斗什么时候最可怕,不是刚开始,也不是快结束,而是战斗打到一半的时候,这时双方都杀红了眼,现在冲上去还不等于跳进了绞肉机啊。
  无恤再次拱手作揖:“您是主帅,提高士气您才是最佳人选,无恤不敢造次”
  智瑶听着无恤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但又实在想不出反驳的理由,也许是恼羞成怒,居然痛骂起来,类似于泼妇骂街:“你说你赵无恤,长的那么难看,又那么软弱怕死,赵鞅是吃安胎药的时候把脑子吃坏了才会选你当继承人”
  智瑶这样就不地道了,虽然无恤长得的确没你帅,到你也不能完全靠颜值碾压对方吧,而且骂人不揭短嘛,当然了,如果骂人不揭短,那骂人还有什么意思,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骂就骂,也不至于把人家老子也带上吧,这就不地道了,赵无恤虽然心里已经把智瑶虐死千百遍,但嘴上依旧待智瑶如初恋,也只能平淡的说上一句:“我想祖上选一个能忍辱负重的人,总归没有什么坏处。”
  不得不承认,无恤回答的的确是不卑不亢,但是有个锤子用啊,智瑶可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

  四年后,两个死对头再次一起攻打郑国,不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相同人,相同的事,智瑶的确是一个喜欢羞辱人的主,但这次智瑶选择了一个比较文雅的方法——撒酒疯
  “来,无恤,喝,哥敬你”
  “智哥,我真不能喝了,我吃头孢了”
  “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今天你要么喝,要么,嘿嘿,喝!”
  “真不能喝了”

  “真不喝?!好!来人啊!给我灌”一群手下上去咕嘟咕嘟掰着嘴灌赵无恤酒,无恤一怒之下打翻了酒杯,智瑶也怒了,哎呀小样反了你了,抄起酒罐扔了过去,刚好砸到赵无恤原本就不怎么俊俏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七八道口子,血流不止。
  没错,你没有看错,以上内容除了头孢以外,其他的都是史实,智瑶就是这么一个不计后果飞扬跋扈的人,但人家跋扈有跋扈的资本,无恤虽然吃了大亏到依旧不敢与智瑶摊牌,只得自己认错说搅了智伯的雅兴,然后率部下退出营帐。部下都愤愤不平,自己老大被欺负了,这还了得,都掏出刀子要找智伯玩命,无恤急忙制止,说的还是那句话:“家父选我当接班人,看中的就是我能够忍辱负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