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那杯茶,战国这碗酒》
第2节

作者: 南柯月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公族颓废后,异性大夫抓住时机登上历史舞台,开始逐渐把持晋国朝政,规律就是规律,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公族是这样,异性大夫也不例外,本来和气生财的各个部门经理也不满足自己的地位,都拼了老命的往总裁的位置上爬,当然了成王败寇,总有几个把自己的骸骨变成别人的垫脚石,到战国初期,原本十几个部门经理最后也只剩下智氏,赵氏,韩氏,魏氏,范氏,中行氏这六家,史称“晋国六卿”,但这几家并不打算图个吉利保留“六”这个数,要想分的饼多,除了把饼做大以外,当然是分饼的人越少越好了,首先发难的是范氏和中行氏,他们把矛头对准了赵氏,赵氏一族真是多灾多难,春秋时期就曾被灭族,几百族人杀得只剩一个赵氏孤儿,幸亏赵氏的忠臣韩厥拼死相护才保下这赵家的唯一血脉,最后才使得赵氏复兴,如今年年岁岁花相似,赵氏再次被他族盯上,当然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切的一切还得赵家的内部矛盾讲起。

  此时赵家的董事长是赵鞅,他正在为自己刚刚竣工的艺术品——晋阳城而惊叹,“哎呀妈呀,这城池老帅了,看这大门,这天窗,这街道,多气派,妈呀!这车水马龙的,多繁华……要不咋说这城楼就是高那,看底下的人是都跟小蚂蚁似的”

  “老……老大,你……你看到的是真蚂蚁,这………这城里哪有一个人啊?”
  “什么?!没人?人呢?!”
  “赵氏其他部门的人都安土重迁,有的不愿来,有的在路上,所以这晋阳城能不能填满什么时候填满都是问题”
  赵鞅一楞,完蛋玩意的,这下咋办?那个时代一个势力的强弱,一是看地盘,山河广袤地大物博者为大国,第二是看小弟,那时候又没拖拉机播种机连蒸汽机都没有,粮食全靠农民伯伯一锄头一镰刀的造出来的,锄禾日当午,你你说苦不苦?打仗呢?冷兵器时代,没枪没炮,全靠小弟们面对面头对头拿着板砖互撩,才能换的本帮派的江湖地位。所以,城不重要,人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晋阳城没人,敌人攻过来,那就会超越孔明大大,作为历史上最早的“空城计”被载入史册,而且孔明的城是可能有人,赵鞅的城是真的没人。

  赵鞅陷入了沉思,突然灵光一闪,虽然自己手头没什么人,但自己三年前在邯郸银行有一笔活期存款,数额是——五百名卫国人质。把他们先调过来充充人数也不失为一条妙计。三年前,晋国和卫国互砍,卫国被虐,不得已献上五百奴隶,签下不平等条约,这五百奴隶由赵鞅安置在晋卫的边境线邯郸城作为人质,赵鞅当时想,有了这五百肉盾,谅你卫国也不敢再轻易来犯,可他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个看似合理的决定,差点把他和他的家族送上不归路。

  当时把这笔活期存款存在邯郸,现在要用了再取出来,再合理不过了,而且,邯郸大夫赵午也曾(注意这个曾)是赵氏一脉,再怎么说赵鞅也是赵氏的老大,老大向小弟要点东西应该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但请注意,我前面用的“曾”,赵午虽也姓赵,但更多时候都自称“邯郸午”,他的祖上老早就自立门派,与赵家的关系也是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奈何桥。所以,赵午虽然名义上也听从这个老大,但一切还是以自己的利益为重,毕竟兄弟归兄弟,钢刀归钢刀。赵午经过反复推敲,得出一个结论——这笔存款,不能还。原因有三,一邯郸和卫国太近,一旦没有人质,那就无险可守露出一个大裸背给人家。二,五百奴隶大多已安家落户,开枝散叶,赵鞅这是不但取了存款还收了高利贷,这带走的可就不只是五百人了。第三,邯郸一族早就自立门户,赵氏宗主的命令本就是无关痛痒。

  所以,这五百人说什么也不能还,但赵氏家大业大不好惹,真不还,挨打是肯定的,所以最终商议的结果是,只还本金不还利息,而且此本金非彼本金,为了继续当肉盾,卫国那五百人质是不能动的,但又要筹够五百壮丁,于是赵午发挥光屁股打狼——胆大不害臊的精神,竟然做出来这样一个决定——攻打齐国,没错,他打算以微城之力撼动一国之根基,真有点蚂蚁想绊倒大象的意思,他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如果侥幸获胜,抢个百八十人来抵消他和赵鞅的债务,这样既可以不惹怒赵鞅,又可以保邯郸太平,皆大欢喜。

  但赵鞅可不这么认为,在得知赵午抗命且偷梁换柱攻打齐国的消息后,他怒了,再不怒就不是老大了,这传出去以后该怎么在文艺界混啊,于是他杀了赵午,那个时代领导杀个小弟按理说跟现在总裁裁个人一样稀松平常,但赵鞅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赵午是一个生理功能正常了人,所以,他是一个有儿子的人,而且他还给这个儿子留下了整个邯郸城的军力民力财力作为遗产,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所以,赵午的儿子赵稷,反了。

  赵稷反了,晋国上下各怀鬼胎,最焦头烂额的是赵鞅,因为赵稷的造反之名直指赵鞅,而最开心的便是这六卿之二的范氏和中行氏,他们像鬣狗一样,敏锐的嗅觉让他们在萝卜炖白菜中也能嗅到血腥味,他们鬼狐的一笑似乎看出,这是一个机会,一个一举歼灭赵氏的机会
  日期:2017-03-13 18:43:03
  2.怎为他人做嫁衣
  赵稷反了,各个部门都派军平叛了,这是场简单的战争,但老范和中行氏可不这么认为,搂草打兔子,这场战争的战果还可以扩大数倍,而这一切的决定权就在一个人的一句话,他就是晋国国君。这个虚位元首,虽然已经被架空,但依然代表正统,就像英国女王一样,首相再牛,在程序上也必须要女王任命,道理一样,要想出师有名顺带着灭了赵鞅,还就必须得有这个老大的点头。所以范大忽悠,开始了计划。

  国君:“赵稷一反,又要死伤百万生灵涂炭,都是我大晋子民,没想到却要同室操戈”
  老范:“君上说的对啊,这赵稷的确罪大恶极,但君上可知他为何而反”
  国君:“为何?”
  老范:“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赵稷只因其父赵午死于非命才不得不反”
  国君:“赵午谁人所杀?”

  老范:“赵午为邯郸大夫大晋拓土开疆攻打齐国,赵氏宗主赵鞅不问皂白擅行生杀大权,这才有了这场兵祸之灾,赵稷固然有罪,但这赵鞅才是始作俑者……”
  国君:“原来根源在这里……”
  范氏微微一笑,不再说话,因为他清楚,已经足够了,晋国律法——始祸者死!不得不说,高!实在是高!本来只是再简单不过的平叛,现在成了铲除异己的镰刀,赵鞅冤不冤?冤,的确挺冤,本来以为也就是公司裁员那么简单的事,在那个时代,再平常不过了,怎么把自己闹成的“始祸者”,那又能怎样?“莫须有”都能杀人,何况这“始祸者”,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
  范氏和中行氏可没时间在法律条文上辩驳,他们得到国君的默许后就立马磨刀霍霍向猪羊,赵鞅一看情况不妙,立刻脚底抹油逃回了晋阳城,范氏和中行氏可没打算放虎归山,追了几百里,围困了晋阳城,话说这城修的真不是盖的,四个字——固若金汤!范氏和中行氏围困了数年都连个墙皮草都没捞到。为什么这么牛!你听一听包工头的名字就知道了——董安于,赵鞅顾问团的首席顾问,就是他最早发现了范家和中行氏阴谋,告诉赵鞅让他有备无患,只可惜赵老大高估了自己在国君心中的地位,这才不得不做这困兽之斗。以下是官方给董安于的评价:董安于,春秋战国时期出色的建筑家,也是超群的战略家和政治家。出身史官世家,先祖董狐,孔子称为“古之良史”。他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成人后文韬武略,忠义仁爱。董安于审时度势,将睿智的目光投向远离其他五卿的太原盆地,在背靠龙山、面临晋水、北依盂邑(今太原阳曲东北)、南带梗阳(今山西清徐)的汾河西畔筑建了晋阳城。城中的建筑,以铜柱取代木柱,城墙由板夹夯土而成,墙骨选用丈余高的荻蒿等植物主干,泥土中掺和鸡蛋、食盐。用这么独特的技术铸城,所以晋阳城才能坚不可摧。董安于不但善谋善断善建筑,而且公正无私执法严明,董安于在担任采邑上地的领导时罚不避亲刚正不阿,手下人十分不解为何他如此不近人情,董安于解释道:我在赴任途中路过一片十分陡峭的峡谷,深不见底,于是就问当地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