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81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爷爷就这么走了……”陈雅靠在张清扬的肩头,惆怅地说。
  “他来了,爷爷就走了,小雅,你说是不是?”张清扬指着睡在床上的涵涵说道。
  “嗯,爷爷很安心,是吧?”
  “是的,他走得很安心,咱爸也让他放心了……”张清扬清晰地记得陈老将军在闭上眼睛之前交待给爷爷的话。想来爷爷一定会扶持陈新刚走向军队的最高层。
  见到电视上的一号首长一脸沉痛地与陈新刚握手,陈雅拉着张清扬的说问:“清扬,你没出席是不是不开心?”
  张清扬摆摆手:“傻丫头,这种事还是不出席的好啊……”
  “咦……”床上发出一声怪叫,小涵涵翻了下身体,两只粉嘟嘟的小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张牙舞爪的,小家伙在床上扭了两下,小眼睛转了转寻找着爸爸妈妈。涵涵从小就显示出与别家小孩儿很多不同的性格。一般四个月大的孩子,睡醒后肯定又哭又闹,而小家伙却没有这毛病。

  涵涵发现了爸爸妈妈,身体努力向这边移动,两只小脚也脱离了被子。涵涵咯咯地笑起来,嘴中发出怪声,粉红的小脸十分可爱。刚睡醒的他就显得很精神,不像有些大人和孩子刚醒来时一脸的慵懒之态。
  “儿子,你醒啦,来……爸爸抱………嘘嘘……”张清扬从热被窝里把涵涵抱出来,身体温热。
  一旁的陈雅已经拿来了涵涵的专用小马桶,另一只手却捏着鼻子。这段时间张清扬算是尽到了当爸爸的责任。有一次涵涵在床上又拉又尿,最后还是他收拾的。而陈雅还像个孩子,最讨厌孩子拉尿,每次都把头扭得老远。
  在陈雅把小马桶放在地板上以后,张清扬抱着孩子蹲下身体引导着他小便:“嘘……”
  涵涵今天有些顽皮,左右摇晃着脑袋就是不尿。

  “儿子,快尿,听话……”张清扬的手在下面拨弄着他小小的器官。
  “噗嗤……”陈雅见到张清扬手上那般动作,便红脸一阵轻笑,摆手道:“算了,不尿就不尿吧,反正有尿不湿……”
  不料陈雅话音刚落,涵涵的水闸开发,一泄千里,落在马桶里发出响声。张清扬十分得意,邀功似的对老婆说:“看吧,我儿子就是这么的听话!”
  陈雅淡淡地笑了笑,也不理张清扬的顽皮,捏着鼻子把小马桶拿到外面倒掉。张清扬用毛毯把涵涵包紧,抱着他来到床前,望着外面的湖光波色。三天前,三口人来到了京郊的“梅湖庄园”,作为两人的私人宅院,两人一年当中也难得住几回。刘、陈两家体量他们两地分居之苦,让他们回到了这里轻闲几天。湖水在夜色中泛着星光,红松青柏整齐地排在路的两边,一串串的红灯笼挂在湖水的四周,很有新年的气象。

  陈雅走回来立在张清扬身边,悠悠说道:“清扬,和你在一起真好。”
  张清扬笑着问道:“小雅,你喜欢和我在一起,还是喜欢和儿子在一起?”
  “和你……”陈雅俏脸一红,又补上一句:“照顾小孩儿太累了……”
  张清扬不禁宛尔,抓着涵涵的手打向陈雅说:“儿子,妈妈不喜欢你,快打她……”
  不料涵涵像明白事理似的,就是不出手,反而抽回来轻轻敲了一下张清扬的胸口。
  “呵呵……”陈雅满意地笑了,轻轻摸了摸小家伙的头,涵涵就像得到了很大奖赏似的,欢天喜地向陈雅伸出双手,那意思是想让妈妈抱。站在一旁的张清扬看傻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
  “真想天天这样啊……”陈雅感慨道,可惜张清扬又要回去上班了。
  随着一颗将星陨落,今年的春节也结束了。
  新一年的元宵佳节,辽河市举行了第二届灯节文化活动。本次灯节文化提出的主题是“环境让生活更舒适”。本次活动仍然以推介辽河的旅游为主,并以当地的满族文化、朝鲜文化为辅,进行辽河生态环境,人文地理、旅游资源等相关产业的推广,同时市委市政府伴有小型的招商活动。
  在张清扬入主辽河以后,辽河市的官风也很大改变,很多很上了年纪的老家伙要么退休,要么退居二线。张清扬新近提拔的一批新人很有创新精神,同时在他们身上“官本位”的思想比较淡薄。张清扬身边的智囊团都是一些敢说真话,敢讲直话的年轻人。
  这一届灯节文化活动,在上一届的基础上又虚心向南方一些发达城市学习,形成了很有地域特色的辽河市灯节活动。这次灯节文化活动,张清扬特意邀请了素有“朝鲜边防第一装甲师”之称的250师师长金光春,在张清扬热情相邀下,他率领朝鲜咸境北道地区的党政军要员来辽观光。
  自从去年与张清扬联手打击了龙华大案以后,金家父子借势在朝鲜军方也烧起了一把反腐大火,现在的金家已经成为最高领袖以外,朝鲜国内最有实力的政治家族。金家是最高领袖最信任的家族,据说将要继承最高领袖权利的“三太子”与金光春的光系非同一般。
  虽然金光春只是咸境北道地区的军事长官,但是通过一系列的大清洗,实则他已经成为咸境北道地区的一把手。金光春此次辽河之行,得到了最高领袖及其父的支持。众所周知张清扬是国内很有声望的红二代,朝鲜领导层很希望他们的下一代与我国的红二代官员建立私人友谊。
  开幕式除歌舞、焰火外,张清扬率领市委市政府的所有领导们与市民们同乐。元宵节的夜晚,辽河岸边张灯结彩,喜乐融融。而对岸则一片黑暗,与辽河的安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公众场合下出席了一会儿以后,张清扬就退到后面,带领朝鲜观光团欣赏着美丽的辽河夜景。临河西城的一期工程还没有完成,但已经初具规模,令那些迂腐的朝鲜官员啧啧称奇。
  指着美丽的夜景,张清扬笑着问金光春:“金师长,感觉如何?”
  “很不错,典型的资本主义繁华……”金光春硬气回答,他与张清扬有私人友谊,所以说起话来就少了很多客套。
  张清扬哈哈大笑,摇头道:“光春啊,如果能让城市发展起来,让人民过上好日子,姓社还是姓资不都一样吗?”

  第630章
  “你说服不了我的。”金光春坚定地说道。
  张清扬宛尔一笑,自然不会硬要金光春接受自己的观点。金光春指着前方说道:“辽河有点像上海,我记得在国内留学时,去过上海,那里的外滩和这很像……”
  张清扬点点头,想不到金光春到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便说:“是啊,辽河的发展借荐了上海的外滩模式,只不过我们只是借荐,在发展过程当中还是要以地方特色为主。”
  “清扬,近期没有难民逃过来吧?”金光春得意地问道。来到辽河以后,张清扬让他见识到了辽河的繁华,虽然嘴上他不说,可心里还是不太舒服,这才提到了关于逃北者的管理。
  张清扬点头笑道:“是啊,辽河边境有金师长治理,最近一年多逃北者是越来越少喽。”
  金光春好像赢回了面子似的,非常高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