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812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追逐中得到,又在得到中失去。
  纷纷落叶飘向大地,白雪下种子沉睡。
  一朵花开了又迅速枯萎,在流转的光的阴影中,星图不断变幻,海水中矗起高山。
  到头来,似乎什么也没能得到,也什么也没有失去。
  因为人吧,不总是来于虚无,又归于虚伪么?
  什么是生存的意义?
  这个问题太哲学太高深太扯淡。
  陆羽想不明白。
  但他现在,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
  不要死。
  也不要孤独的活。
  走过再多的桥,看过再多的云,喝多再美的酒,也比不上,在最恰当的时候,爱上一个人。

  他是幸运的。
  因为他爱一个正当好年纪的人。
  不是爱过,而是爱。
  以前爱,现在爱,以后也会爱。
  他或许会喜欢许多人,但他一直确定,他只爱一个人。
  所以在这三天的最后一天,他哪儿也没去,而是再次从帝都折返江海,来到了一个女人的身旁。

  他的爱人,他的妻子,他的女人,他的倾城。
  这一夜,他握着这个女人的手,说了许多话。
  第二天,天光微亮。
  陆羽起身,最后看了他一眼,淡声道:“倾城,我让你一个人孤独太久了,但你别怕,我永远都在的。今天我要去杀一些人,杀了他们,我才能心无旁骛、倾尽全力的把你救活。”
  “这一辈子,我亏欠你太多,但你也甭指望我还了,因为我还不起。更别骂我赖皮,谁叫我是个狗犊子?就因为我是个狗犊子,我必须得把你从那狗娘养的阎王爷那儿抢回来!因为……我觉得自己欠你的还不够多,我是个混账嘛,我还想再多欠你更多的东西。这辈子我还不起,那就用三辈子五辈子十辈子生生世世来还给你得了。”
  “你千万别拒绝,因为我不同意,所以拒绝无效。”

  “就这样吧。等我把那劳什子昆仑三圣还有皇甫奇、南宫问天这些个棒槌的脑袋都割了,等你醒了,我踢球给你看。”
  陆羽说完,转身离去。
  走向了属于他自己的宿命。
  他却是没有发现,就在他转身的刹那。

  一滴眼泪,缓缓从苏倾城的眼角滑落。
  湖上春来似画图,乱峰围绕水平铺。
  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
  碧毯线头抽早稻,青罗裙带展新蒲。
  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
  这是唐人白居易的一首诗,写得便是西湖。

  西湖自古就有,它用水、草和世界连在一起,远的叫烟波浩渺,近的叫湖光山色,脚下的叫王道乐土。
  夫差和西施喜欢玩水,他们的大船就停泊在湖中央的小岛旁。酒足饭饱之后,西施喜欢听曲,吴王喜欢看西施皱眉头。那时候,除了船上的灯红酒绿,岸上还没有多少人家,偶尔闪过的几点浮光,是打鱼人家不小心拉下的星星点点的渔火。
  西湖的故事很长——苏东坡种过桃,白居易栽过柳,周瑜作别过小乔……柳永甚至没有想到,他给女孩们写的小调,会让金人魂牵梦绕。
  大多数时候,西湖的景致非常奇妙,无论云开雾霁,还是冬里雪飘;无论风和日丽,还是残阳夕照,那潋滟的湖水总是纷纷扰扰,动情如热恋中的阿娇。断桥边上,许仙和白娘子联祙出演人鬼情未了。
  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无论晴雨,西湖从不缺乏风景,更不会缺少游人。
  但今天,偌大一个西湖,却一个游人都没有。
  整片西湖景区,方圆十里,全数戒严。

  对外的说法,是有大首长来这里视察开会,真实情况,却是这个将举行一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震惊整个华夏修行界的惊天豪赌。
  清晨。
  雾霾初散,朝阳升冉。
  那颗橘红色的大光球,喷吐着自己的光和热,在湖面上,铺上了一层层碎金。

  有几群水鸟,在水面上惬意的滑翔。
  除了湖面中央,有几艘大船连成一片,上面站着几百人外,今天的西湖,显得极为静谧,这些水鸟没有了游人惊动,也开始肆意的捕捉着水里的鱼虾。
  游轮之上。
  硕大宽敞的甲板上,人头攒动。
  整个华夏江南地下世界的大佬级别人物,汇聚一堂,甚至还有不少北地武者,千里迢迢赶来观战。
  陆长青单枪匹马,挑战成名已久的昆仑三圣。

  这个噱头,已经足够大了。
  若再加上内场六百亿赌注,外围超过五千亿赌注的天文数字加成——
  这种吸引力,对于武者来说,不亚于毒-品之于瘾君子,浣花西施之于色狼。
  “皇甫家主,这都早晨八点半了,怎么陆长青还没来?”

  甲板下方,有个中年壮汉问道。
  此人是华夏古武门派八极门的一个拳师,有暗劲巅峰修为,在此刻这个华夏东南武道盛会上,自然算不得什么。
  原本是没有说话资格的。
  但此人性格粗狂,也就是大大咧咧,左等右等,只见着了皇甫奇身边闭目养神的昆仑三圣,却不见另一个正主儿陆羽陆长青,渐渐地,也就失去了耐心,扯着大嗓门问皇甫奇。
  他这个疑问,也代表着大多人心中疑问。

  所以嗓门虽大,问的也挺唐突,却是没人斥责他。
  皇甫奇微眯着双眼,冷笑道:“这个问题,老夫怎么知道。王状元,你应该知道原因吧。”
  他看着坐在另一面的一个侏儒版矮小的男人。
  此人西装革履,梳着极为滑稽的汉奸头,油得发黑,黑的发亮,起码上了一整瓶发蜡那种,穿着明显比自己身材大两号的西服,还挺秀逗的系着一领带,竟还是大红色的那种。
  这装束,绝对滑稽,压根就跟审美二字没什么缘分,说他是乞丐只怕都有人信。
  但却没什么人敢嘲笑此人的装束。
  因为此人是王玄策。
  道上的称谓更是吊炸天,状元爷!

  自古武林,就分为上下九流。
  上九流便是帝王、圣贤、隐士、童仙、文人、武士、农、工、商。
  如皇甫奇这样的世家贵胄,自然是上九流的代表。
  而下九流,便是师爷、衙差、升秤、媒婆、走卒、时妖、盗门、娼门、还有算门。
  王玄策在加入天机宫前,便是算门这一代的知天命。
  在下九流中,拥有无上地位。
  这几艘游轮上的武者,也分为泾渭分明的两派。

  衣着光鲜的,大抵依附着皇甫奇,乃是上九流的武者。
  而衣着寒酸,一看就是贩夫走卒的,大抵依附着王玄策,是下九流的武者。
  上下九流,自古以来,便是你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你,就像是丐帮的污衣派和净衣派一样。
  但大家都是华夏武者,虽有些矛盾和摩擦,也不至于一见面就干架。
  但尿不到一个壶里是肯定的。
  王玄策吐了口唾沫在掌心,仔细梳理着自己的发型,见皇甫奇问他,他嘿嘿笑着,露出两排大黄牙:“皇甫老儿,老子都不急,你急个屁啊。这不九点钟拳赛才开始么?我家阿瞒那么早来干嘛?不知道一般小说电影里面,先出场的十有八九是龙套扑街,而压轴登场的才是主角,才是高人么。”
  日期:2017-03-20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