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166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迟不赞同的摇了摇头:“你那种不叫老婆,叫老妈子,一个会给你暖床的老妈子。”
  听到叶迟老妈子的这个形容词,周群不免有些黑线,他口味才没那么重,怎么可能喜欢一个老妈子。
  不过他也看明白了,这两损友也就是两坑爹的货,吃喝嫖赌样样在行,真要出起主意来却是一个比一个馊,他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听他们两个的。
  这件事不能急,得慢慢来,至少要想出一个不用‘卖身救友’的办法来。
  再说陈励东,在余清微身边守了几天,等她身体情况稍微稳定了一点才抽出时间来和梅雨晴商量她的病情。
  几天不见,陈励东憔悴了很多,眼窝深深的凹着,黑眼圈也很重,他大概也没时间打理自己,所以下巴上冒出了青色的胡渣,与他平时干净整洁的形象反差还是比较大的。
  而且他本来有一头又黑又粗的短发,不过几夜的时间,鬓角竟然染上了白霜,几根白色的头发突兀的矗立在那里,格外的扎眼。
  梅雨晴的眼神闪了闪,她忽然想起来韩柏远那天和她说过的话,他说她不懂爱情,所以也不懂爱一个爱的痛彻心扉时的心情。

  难道这就是刻苦铭心的爱情?为一个人憔悴了容颜,为一个染苍白了鬓角?
  “梅医生,上次你说小微要是醒来,她的身体器官各方面都会跟不上,很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既然你能料到现在这样的情形,想必也想到了治疗的方法对不对?”虽然连日来的煎熬让陈励东的精神多少有点跟不上,可是一个人的气势无论如何都是改变不了的。
  他的眼神依然坚定,说话的声音也是沉稳有力,那种居高临下迫人的气势一点也没有减少。
  梅雨晴的目光从他的鬓角收了回来,她的目光落在桌上的一个盆栽上面,那盆里种着的是几株绿萝。
  绿萝本来是水生植物,长在土里本来就不太好,而且又是这样寒冷的天气,绿萝已经开始枯萎,叶子和竿都有腐烂现象。
  而余清微的身体就像这一盆绿萝,她被安置在了一个不适合的地方,身体各方面的营养跟不上,只能渐渐的枯萎,直到死亡。

  韩柏远用尽一生医术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勉强保住她的性命,未来的情况根本不容乐观。
  她叹了口气,缓缓说到:“对不起,我想,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了。”
  陈励东皱了一下眉,锐利的视线直直的落到梅雨晴的脸上:“你什么意思,你不是最好的心理医生?”
  “对,我是医生,不是神仙。”梅雨晴也毫不客气的看了回去,有些冷硬的说到,“而且就余清微目前的状况来看,就算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她没死,只要没死就还有希望!”陈励东忽然有些凶狠的吼道,一双深邃的眸子里爬满了血丝,表情异常的阴冷吓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骇人的戾气,“你必须救她,再说这种话……”
  他本来想说些狠话,但是想到就算说了狠话对余清微的病情也是没一点帮助的,身上的戾气不由的慢慢淡了下来,余清微病了的这段时间他的脾气收敛了不少,知道有些事冷静比生气有用的多。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那无名火硬生生的压了下去,然后才说道:“你是小微的老师,你一定得救救她。”
  看着变成这样的陈励东,梅雨晴心里一阵不忍,事实上,要她就这么放弃余清微她也做不到。

  这是她遇到过的最大的难题,虽然很难做但是也很具有挑战性,她就不信她堂堂一个大学教授会连这么点事都摆平不了。
  她的斗志又重新燃烧了起来,她目光灼灼的看着陈励东,沉声说道:“你放心,这件事我绝对会尽全力。”
  陈励东点了点头。
  梅雨晴又说到:“其实我觉得还是要去找那个法国专家来看一看,听说她曾经治疗过一例类似的病例,虽然不知道这个谣传是真是假,但是试一试总不会有坏处。”
  听到这个消息陈励东的眼睛蓦地一亮,眼中又重新燃烧起浓浓的希望,小微有救了。
  他起身双手撑在桌面上有些急切的追问到:“你说的真的?她治好过和小微类似的病人?她人现在在哪里,我立刻就去找她,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都要把她请过来。”
  他的手指忍不住一再缩进,心里是难言的兴奋,他坚信,这个法国心理学专家也一定能够治好余清微的病。
  她不会一直这么躺下去的。
  “她人现在在法国,但是,我之前跟你提过,她这人非常的不好请,给人看诊也从来不在乎钱的多少,完全看心情。”
  陈励东眉心一动:“她叫什么?”

  “她叫……”
  梅雨晴的话还没说完,陈励东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这手机铃声在普通人耳朵里听起来和一般的铃声没区别,可是陈励东是对这铃声进行过特殊修改的,只要是某个特殊电话打进来这个铃声就会响起。
  陈励东的脸色变了变,他对梅雨晴做了一个抱歉的动作,然后握着手机快步到了外面一个隐蔽的地方,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这才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部队里打来的,电话号码都经过特殊处理,只能看见前面两位数,后面的都是星号。
  “领导!”陈励东神色严肃的对着电话那头说了一句,打电话过来的正是他的顶头上司,某某军区总司令王飞啸。

  “陈励东,立刻给我回部队,有紧急任务。”王飞啸声音低沉的下达着命令。
  他会亲自打电话给陈励东是因为之前陈励东的假期是他批准的,说好如果不是特别重大的任务坚决不取消他的假期。
  陈励东面色有些难看,他对王飞啸一直很尊重,对待部队的任务也是从来不多问直接执行直到顺利完成,可是这次他明显犹豫了,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对不起领导,我的妻子现在生命垂危,我不能离开她。”他知道身为一个军人,保卫国家保卫人民才是他的首要职责,可是……他想自私一回,就一回。
  他怕他这一去,就再也见不到余清微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将来不管他立了多大的功劳获得多大的荣耀,他都会后悔一辈子,他不想那样,所以他咬着牙拒绝了。
  王飞啸在电话那头对他拍桌子:“陈励东,难道你忘了你肩上的职责?你这样做和一个逃兵有什么区别,你要受处分的知道不知道?”
  “受处分,或者是开除,您随意,决定好了之后,通知我一声。”陈励东有些艰难的说到,做一名军人他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也是他最热爱的职业,如果真的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不难受那都是假的。
  “你在威胁我?别以为这事儿没有你就干不了!”
  “不敢,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你辜负了人民对你的信任。”王飞啸厉声教训着,“你还辜负了国家对你的培养,你应该知道,不服从命令的后果有多么严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