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81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爷爷,您答应我的,您要活到110岁……”陈雅跪在陈老的身边,捏着他的手哭泣。
  “难啊……这个年他……”陈新刚没有说完。
  张清扬抱着涵涵摇晃,没多久,他就睡着了。看着熟睡的儿子,张清扬这才把他交到王丽雅的怀里。王丽雅抱着孩子走出去没多久,便空手回来了,想来是交给陈家的保姆照顾。
  “你们看……清扬,你看……老爷子是不是在用力……”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陈新刚指着床惊呼道。
  张清扬定睛一看,果然,陈老的身子好像绷紧了,他的手也握紧了拳头。“不好!”他大叫一声,马上按响了床头的红色按扭。

  警报声一响,专家组的医生们很快就冲了进来,他们对着老爷子的身体仔细检查了一遍,回头对陈新刚摇摇头,低声道:“老爷子现在是清醒的,可……也就剩下一口气了,他可能还有什么要交待的,你们说说话吧……”
  陈新刚听到这话,身体晃了晃,扶着床头才站稳身体。看着医生们离开,他知道奇迹是不会出现了。
  “爸……”陈新刚哭着俯在老人的耳边叫道。
  “爷爷,爷爷……您……”陈雅反而不哭了,望着老人家的脸发呆。
  陈吕正老将军缓缓睁开眼睛,他看了看四周,精神比刚才好了不少。张清扬隐约中明白,陈吕正老将军知道大限将至,一直在保存体力等待着最后的遗言,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吧?
  “老儿……”陈吕正缓缓张口。
  “爸……您……您说。”
  “扶我……起来吧……”陈吕正说得很慢,声音也很轻,仿佛风一吹,就会把他的话吹走。
  陈新刚依言把陈老将军扶起来,用枕头靠住。陈吕正环视一周,目光闪烁,淡淡地说:“刘……老刘?”
  “嗯?”陈新刚没听懂。
  “他找爷爷……”张清扬明白陈老将军是想见刘老。
  “快去叫……”现在的陈新刚也顾不得夜深了。
  身边的工作人员立刻跑了出去。陈老将军对张清扬点点头,伸起手指指了指陈雅,陈雅忙走上前,陈吕正慈祥地笑了,他拉着陈雅的手放在张清扬的手心,轻声道:“你们……让我放心了……”

  “爷爷……”张清扬夫妻二人唤道。
  “清扬,你……要努力……”说到这里,陈吕正咳嗽起来。
  这时候,就听到刘老在走廊里喊道:“老陈啊,你别走,等我来……我来了……”
  一屋子的人马上让开,刘老在两位工作人员的搀扶下几乎是跑进来的,他坐在陈吕正的面前,拉起他的手:“老陈啊,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说吧……”
  陈吕正似笑非笑地,脸部表情动了动,轻声道:“老家伙,答应我,你要好好活,再……再坚持十年……”
  “老陈,我答应你!”刘老坚定地说道。

  陈吕正又拉起陈新刚的手,指着刘老说:“他……交给你了,你要……扶……扶他……一把……”
  刘老明白他的用意,说:“你放心吧,新刚以后就是我儿子,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要亲眼看着他和远山走向成功……”
  “嗯……”陈吕正见刘老听懂自己的用意,欣慰地点头,望着陈新刚说:“我死后,和上头说清楚,葬礼一切从简,不要给上头增添麻烦……”
  “爸,您放心,我……按您的意思……”

  “涵……涵涵……”
  “快……快把孩子抱来……”张清扬回头喊道。
  没多久,熟睡中的涵涵被抱了过来,他还在梦乡之中,并不明白眼前发生着什么。张清扬接下孩子,把他抱到陈老的眼前,然后放在他的膝头。
  陈老的手落在涵涵的脸上,他的表情意味深长,目光更是久远,仿佛有一种期待落在了涵涵的脸上……
  “爸!爸……”随着陈新刚的一声惊呼,陈吕正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而他面前的涵涵仍然睡得正香,他并不知道一位对党和国家做出卓越贡献的将军撒手人寰。
  第629章

  按照相关规定,并且依照唐先生嘱托,陈新刚第一时间向决策层、内阁办公厅汇报了陈吕正去世的消息。在向唐先生汇报时,办公厅主任一看是陈新刚的电话,接都没接直接把电话交给了唐先生。
  陈新刚汇报完陈吕正要求死后一切从简,不给国家添麻烦的遗嘱以后,唐先生很久都没有发出声音。
  除夕这天的清晨,央视早间新闻第一时间播出了陈吕正老将军去世的消息,这据陈老去世才几个小时而已。
  “我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xx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原xxxxxx委员会委员,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x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xx军委原委员,人民解放军的优秀将领陈吕正同志,于xxx年2月9日3时45分在京城逝世,享年103岁。”
  这个春节,由于陈老的离去,刘、陈两家失去了往年的欢声笑语。按照陈吕正老将军的要求,死后一切从简,不设灵堂,因此只在七天以后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2月16日,陈吕正同志遗体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决策层的领导人前往八宝山送别。对陈吕正老将军的亲属们表示深切慰问。刚刚回国不久的一号首长到达现场,在他的带领下,上百位共和国党、政、军的高级干部们向陈吕正老将军的遗体告别。

  陈吕正同志病重期间和逝世后,党和国家领导人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对陈吕正同志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16日上午,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庄严肃穆,哀乐低回。正厅上方悬挂着黑底白字的横幅“送别陈吕正同志”,横幅下方是陈吕正同志的遗像。陈吕正同志的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党旗。看着晚间新闻的转播,张清扬紧紧捏着嬌妻陈雅的手,久久不语。值得一提的是,在上头成立的治丧委员会的建议下,张清扬并没有出席追悼会。张清扬明白这是上头出于多层考虑后得出的结论,他更明白这样对自己是有利的。假如他真的参加遗体告别,那么一定会出现在电视转播之中,与党和国家领导人一同握手。这对年纪轻轻的张清扬来讲并不是好事,或许将来他的政治生涯将增加更多的磨难。

  就连陈雅,也没有在公众面前露面,在党和国家领导人与陈家家属亲切握手的人里面并没有陈雅。这也是为了照顾陈雅的将来。对于功臣将领、这些高级干部的后代,上头一直是希望他们低调行事。而像刘远山、陈新刚就不同了,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的身份和地位,并有公职在身,他们出席追悼会是名正言顺。
  日期:2016-11-15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