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2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骑鲸者不敢太过于靠近,在确认了补给船之后,对我们说道:“我只能送你们到这儿来,至于如何进入,就得你们自己想办法了,至于你们的回程,也别担心,我暂时不会离开太远,这里有一道符箓,你们出来之后,捏破这个,我就会赶来接你们的——不过时间最好不要太久,五天之内。”
  他从怀里摸出了一道符箓来,这玩意并非黄符纸,而是一块竹筹,制作也是十分精美。
  洛飞雨看了我一眼,我没有接,她便伸手接了过来。

  简单叙话之后,我们来到了船甲板上,打量了一下远处的大船,又简单地沟通了一番,随后便跃下了水去。
  作为修行者,对于潜水这事儿有着极高的便利,一是体力,二是闭气,所以尽管风浪很大,我们都没有太过于在意,朝着远处的补给船奋力游着。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想着去照顾洛家姐妹,却不曾想人家的游泳技术远比我高强许多,没多一会儿,居然把我给甩到了后面去。
  瞧见这两姐妹如同两条美人鱼一般,在水里快速游弋,我不想被抛下,不得不作弊。
  大虚空术。
  海面上无法使用地遁术,但大虚空术却并无妨碍,只是用它来赶路,太过于奢侈,我使用得并不频繁,只是用来弥补我们之间的差距而已。
  如此游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我们终于靠近了那艘补给船。
  望着这艘船朝着远处缓缓行去,我们不敢露头,潜在水下,用手势交流了一会儿,我自告奋勇,决定用大虚空术潜入其中,先找寻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随后再接应她们上船,对于我的提议,两人都赞同了,然而当我施展大虚空术的时候,却尴尬的发现,那补给船的内部一片迷雾,什么也瞧不清楚。
  里面供奉了让大虚空术失效的法器。
  我有点儿无语,不过最终还是找到了一点儿空隙,落在了补给船甲板的一处角落上。

  双脚一落地,我立刻找地方躲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打量周遭。
  结果我半天都没有瞧见有什么人,又将耳朵附在甲板上听了一会儿,我方才确定这块区域没有人,便来到了船舷旁边,给洛家姐妹发信号。
  没多时,两人趁着黑暗爬上了船来,随后我们躬身,小心翼翼地朝着船舱摸了过去。
  我们走的是后面的船舱,船头的方位有灯光,也有人声,我们不敢打扰。
  下了船舱之后,洛飞雨轻车熟路,带着我们朝着货舱方向摸去。
  路上碰到了几个人,不过都给我们避开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瞧见洛飞雨的眉头紧蹙,显得有一些不安。
  我本想问她,但她脚步很快,一直在前面带路,却没有机会。

  抵达了货舱之后,按照计划,我们本应该找一个角落,或者箱子里面躲着,等船抵达蓬莱岛,过检之后再想办法出来,但洛飞雨却并没有这般,而是在货舱周遭巡视起来。
  洛小北有些意外,拉住了她姐,低声问道:“姐,你要干嘛?”
  洛飞雨左右打量着,然后说道:“你不觉得奇怪么,这船的人,怎么会这么少呢?而且刚才碰到的那几个,有人明显不像是这补给船的船员啊?”
  洛小北说也许是明东来刚刚招的人呗?
  洛飞雨摇头,说不对,有血腥味。

  说完这话儿,她突然间加紧了脚步,走到了一处装海产品的水池边,越上一米七的围栏去,低头一看,脸色顿时就严肃起来。
  我瞧见,也攀爬了上去,却瞧见池子里横七竖八,尽是被剥光了衣服的尸体。
  什么情况?
  瞧见池子里差不多有十四五个男子,给脱得光光,堆叠在一块儿,没有半分生息的场景,我顿时就感觉到情况有一些不太对劲儿了。
  我看向了洛飞雨,瞧见她的表情很是严肃,便问道:“认识?”
  洛飞雨说道:“都是补给船的船员。”
  我说那刚才我们路上碰见的那些人是什么,海盗?
  洛飞雨说只怕未必是海盗这么简单。
  我还想再问,却听到不远处突然间传来动静,洛飞雨耳朵一动,人往上面一跃,整个人儿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洛小北也是十分的机警,转到了一堆货物的夹缝之中去,我没有地方和时间躲闪,只有硬着头皮,滚入了尸堆之中。
  我这边刚刚躺下,却听到脚步声从我们刚才的船舱外由远而近,径直走到了我们这边来。

  来人差不多有六七个,似乎抬着重物,待来到水池跟前这儿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屏住了呼吸,又让遁世环遮住了我的气息,不过还是有点儿紧张,生怕有人跳上来打量。
  不过我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那帮人在水池前停下,紧接着又有两具尸体给抛了上来。
  其中有一具重重地砸在了我的身上,腥臭的鲜血洒了我一脸。
  我皱着眉头,想着早知道我直接一个大虚空术遁走就好了,何必受着委屈呢?

  不过话说回来,这补给船中有法器干扰大虚空术,我就算是使出来,只怕又会生什么漏子。
  我只有闭着眼睛,接受此刻的悲惨命运,而那帮人扔完了尸之后,并没有全部走,而是留了几个人,有人点了烟,围在水池旁边聊了起来。
  一个粗嗓门的家伙说道:“怎么样,全部搞定了吧?”
  另外一个嗓子尖一些说道:“差不多了,反正不肯合作的,都扔这儿来,至于剩下的这些,其实也有反水的可能,上头让咱们看紧一点,不要出了岔子。”
  粗嗓门说干嘛不全部杀了呢?

  尖嗓子说一会儿我们还要过那蓬莱岛的禁制,有人专门上船检查的,虽然明家投靠了我们,但总得留一些熟面孔来照应,免得对方生疑——我们这一次来的目的,你们也知道,不要耽误了上头的好事,否则你我都兜不了吃着走。
  烟雾缭绕之中,两个家伙说了两句,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一个老外的声音,用英语喝止了他们,那两人赶忙把烟给掐了,点头哈腰的。
  等远处那老外走了,粗嗓门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说洋鬼子真几把烦。
  尖嗓子说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刚才的那一伙人你也是瞧见了,咱们一个都惹不起——赶紧的吧,一会儿你记得找块板子,将这水池给封起来,然后处理一下,你问问这味儿,嗯……熏死了,想办法弄好吧,虽说当值的巡海人站在了我们这一边,但若是出了纰漏,谁都担不了这责任。
  他拍了拍手,离开了,而那粗嗓门则老大的不乐意,急匆匆地跟了出去。
  这帮人一走,洛飞雨又出现在了水池边缘,居高临下地瞧着躺在尸堆里面的我,说道:“还有躺死人堆里的这爱好?”
  我老脸一红,从里面爬了起来,说这不是怕被人瞧见么?
  洛小北这时也爬了出来,说道:“我们得赶紧找地方躲起来,不然给人发现了。”
  日期:2017-03-19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