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1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鹏飞闷“哼”了一声:“姓楚的,走着瞧。”
  还在想着和曲刚通话的事,敲门声响起,李子藤进了屋子。
  径直来到办公桌前,李子藤说:“市长,有件事向您汇报一下。”
  “说吧。”楚天齐放下手中文件,抬起头,看着对方。
  李子藤又向前了一步,压低了声音:“刚才我从市委楼回来,在政府楼东北角即将拐弯的时候,听到杨永亮打电话。他在电话中说‘你放心,老王已经向我暗示过,我也把消息巧妙的传给了老彭的秘书,老彭肯定会收拾姓曲的,你就等着好消息吧。’刚听到这儿,就传来脚步声,我赶忙返身快步走向了市委楼。在我刚进一楼的时候,就见杨永亮也向市委楼走来,便赶紧躲进了厕所,过了一会儿才从里面出来,回了政府楼。我觉得杨永亮的电话意有所指,就来向市长汇报了。”

  楚天齐“哦”了一声,点点头,他明白了。杨永亮的电话内容很明确,分明就是说,王永新对杨永亮有所指使,杨永亮把相关意图透露给了彭少根的秘书。结合曲刚刚才的来电看,显然王永新是通过杨永亮给彭少根拱了火,彭少根马上便打电话收拾了曲刚。王永新拱火的内容应该也很简单,肯定是拿彭少根分管公丨安丨说事,肯定搬弄是非,称曲刚眼里只有楚市长而没彭市长。
  见楚天齐沉吟不语,李子藤轻声道:“市长,就这些。 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好。”楚天齐点了点头。
  李子藤转身出了屋子,轻轻关上屋门。
  楚天齐笑了,看来高调慰问公丨安丨老干部一事,正面效果有了,负面效应也来了。这件事不但冲了彭少根肺管子,也让王永新不舒服了,想必还会有人不爽的。王永新也真是反应迅速,任何机会都不肯放过。想到王永新,想到彭少根,再想到其他一些人,楚天齐不由感叹着:“对手真多,也真是很狡猾呀。”
  虽然彭少根拿话敲打了曲刚,而且还要求抓紧破获两年前的一个刑事案件,但彭少根也不能真当回事,毕竟那只不过是以大压小的一个说辞,根本就不占理。尽管还有个别人也有着各种想法,不排除想要使坏,但几天过去,再没有其他人明着发难。公丨安丨局对相关涉案人的审讯已经结束,相关材料移交到了法院,等待法院最终判决。三起投资商被打案,以公丨安丨和城建得到奖金,曲刚获得好名声,政府维护了大局而告一段落。

  连着几天,楚天齐都在关注着城建和土地的事,深入第一现场,进行检查、督导,既看进度更注重安全生产。
  矿产等工作还在照常进行,尤其为了赶出春节假期的工作量,更是加班加点。对于这种工作方式,楚天齐能够理解,但却不敢马虎,每到一地检查,都要对职能部门和生产企业强调安全生产。整个检查下来,只在一家采矿企业发现违规作业,但他绝不心慈面软,按规定进行了处罚,并勒令停工整改,要求土地矿产局严格跟进。同时,对土地矿产局相关责任人也进行了一定的惩戒。之后,他也一直关注着此事,还进行了一次突击检查,发现已经严格按规定整改,这才同意复工。

  现在这个季节,城建工程大多都已停工,只有个别工地在进行着一些室内项目,大多数施工企业主要是做资料整理工作。拆迁工作已经基本结束,个别现场还在进行着扫尾,这主要是第一阶段的钱都已用完,而且天气很冷,也不再适合这些作业。
  忙忙碌碌的工作中,时间到了十一月份最后一天。
  这天上午,楚天齐正在电脑上做一份文档,手机适时响起了两次短促的“嘀嘀”声。
  拿过手机一看,一条短信跳了出来:我要出嫁了。
  出嫁?谁呀?楚天齐急忙去看手机号,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想了一下,楚天齐回拨了这个手机号。连着拨了两遍,也没人接听,他觉得肯定是发错了,便把手机放到桌上,继续弄着电脑上的文档。
  不多时,又是“嘀嘀”的短促提示音响起,还是那个号码发的信息内容,这条信息多了两个字:天齐,我要出嫁了。
  不是发错了,就是发给我的,会是谁呢?楚天齐再次拨打了那个号码,依然还是没人接听。他于是回了一条短信过去:你是谁?什么时候?在哪?
  自从这条短信发过去,楚天齐就一边吸烟一边等着回复,可是等了足足半个多小时,熟悉的“嘀嘀”声也没再响起。
  对方能两次给自己发信息,显然手机就在身旁,但却没有接自己的电话,也没有回复短信,那么对方就是故意的。究竟是谁发的信息?又为什么不理自己?是故意调理自己还是……
  忽然,一个念头涌上脑海,楚天齐急忙再次仔细看那串数字。的确是陌生号码,手机上没有保存,以前也从来没通过话,但看中间数字,分明是雁云市的号码。
  雁云市,雁云市,难道真的是她?为什么?为什么?连问了自己几遍,楚天齐也没有结出答案,他再次拨打了那个号码。
  “嘟……嘟……”,回铃音连续响过几遍,传出一个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再打,还是先响铃,然后是那个标准女声。
  两遍不行,接着打。
  在拨打第四遍的时候,刚响两声回铃音,便立刻传出一个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又连续听了两次这个声音,楚天齐放弃了努力,把手机放到桌面上。
  真的是她吗?应该不会吧,我俩可是有约定的。难道她等不起了?难道她的信念动摇了?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哎呀,不会是他没告诉自己女儿吧?有可能,极有可能。
  想到这里,楚天齐拿起手机,在电话薄中调出了那个号码。在拇指按下的一刻,他又犹豫了:自己问人家什么?如果对方真没告诉他自己女儿那个约定,会和自己说实话吗?如果对方奚落自己只是个副处,自己又该如何答对呢?
  楚天齐放下手机,又不禁自问:会是她吗?也许不是呢,那又是谁?欧阳玉娜?有这个可能。对,应该是欧阳玉娜。楚天齐此时非常希望那个号码是欧阳玉娜的。玉娜对自己有意,可自己却另有意中人,而且玉娜家人也反对,他非常希望玉娜能有好的归宿。但此刻,虽然他真心祝福欧阳玉娜,却也不禁心虚,因为他不够理直气壮,他之所以希望发短信的是欧阳玉娜,更多的只是想证明不是心中的那个她。

  也许是陆娇娇吧,这个女孩是最爱和自己开玩笑的,也时也会弄个恶作剧什么的。陆娇娇已经是个大姑娘,现在也该出嫁了。身为省商务厅的副处长,既有颜值又有地位,想来另一半应该身份也不低,也肯定是官宦之家吧。
  不过发短信的人,也极有可能是何佼佼,这个小师妹可是古怪精灵、伶牙俐齿的。何佼佼知道自己的好多事情,也没少拿自己感情的事开玩笑,这次会不会是她的另类通知呢?
  岳佳妮也极有可能,这也是自己的师妹,也曾经对自己有那么点意思。只不过岳佳妮比肖婉婷要含蓄,也不似欧阳玉娜那样死钻牛角尖。
  日期:2017-10-22 07: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