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81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义兄,不用挣扎了。你在用力的话,肠子就会断了,那时候,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
  他面前,站着一个面容只能算清秀,气度却飘逸绝尘、宛如谪仙再世的年轻人。
  两人,正是李夸父和陆羽。
  跟以前许多次不同。
  这一次——
  李夸父,躺着。

  陆羽,站着。
  李夸父果然不再挣扎。
  他死死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以抑制体内不断流失的血液。
  尽管心里有一千种不相信,一万种不甘心——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以前任他蹂躏的陆羽,他这个在他眼里,出了会哭鼻子就一无是处的义弟,已经进化到可以碾压他的程度。
  他还不想死。
  那他现在就不能动。

  只能任由陆羽,肆意的羞辱他。
  “怎……怎么可能!我……我已经是亚圣级别的武者,你半年前都才刚入先天,你怎么可能打得过我啊?这半年,我可一直在北地苦修!我天赋如此卓绝,有没有偷懒,还有义父这样的武道圣者言传身教,我……我怎么可能败在你的手里?你……你陆长青在我李夸父眼里,不过是蝼蚁啊!”
  李夸父大叫着。
  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打败了,自己居然被陆羽给打败了,被这个无数次败在他手上,他可以肆意蹂躏羞辱的蝼蚁给打败了!
  “义兄,我们讲道理嘛,现在是你躺着,而我站着。你肚子上,可还插着一把我的刀呐。”
  陆羽耸耸肩:“我怎么会是蝼蚁呢?明明蝼蚁该是你才对!”
  “不,我不相信!你……你陆长青算什么东西?你怎么可能几个月就取得这么大的进步?我李夸父……怎么可能败在你的手上啊!”
  李夸父咆哮着。
  他已经语无伦次。

  看得出来,输给陆羽,他差不多已经快疯掉了。
  “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就是这么天才,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陆羽笑了笑,从李夸父身上,捡起了原本就属于自己的那把宝刀。
  菊一文字,百子切!
  刀身还是熟悉的弯弯弧度,刀光还是如雪花一般白澈耀眼,如最清冷的月光,刀刃上面,镌刻着十六朵菊花。
  陆羽刚把百子切握在手中。
  百子切就轻轻嗡鸣起来。
  上面的十六朵菊花,竟是渐次绽放,好像活了过来。
  刀,是有自己灵魂的!
  这个陆羽很早就明白。
  而百子切的灵魂,从陆龙象把它传给陆羽开始,就已经跟陆羽契合在一起。
  从十三岁到二十三岁。
  陆羽跟这把刀在一起十年。
  挥斩了超过百万次。
  早就人刀合一。
  “对不起,是我没用,让你受委屈了。”
  陆羽看着百子切,笑了笑:“不过你放心,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我发誓。”
  李夸父万念俱灰,面色死寂。
  “陆羽……你……你杀了我吧……”
  他嗫嚅道。
  摆在了一个原本视为蝼蚁的家伙手里,李夸父完全受不了,道心破碎,甚至一心求死。

  陆羽淡声道:“义兄,甭管你出于什么目的,但先前许多次,你有机会杀我,却都饶了我性命。所以,这一次,我也不打算杀你。”
  李夸父难以置信。
  “你……我夺了你的刀,更是无数次羞辱你,长青,你是什么秉性,我还能不了解?你会舍得饶我?你就不怕我以后报复你?”
  陆羽摇了摇头,笑道:“义兄,人是会变得。不可能你以前认识的陆长青是什么样子,现在的陆长青,就永远都是那个样子。至于怕你报复?老实说,今天你既然败在了我手里,那你李夸父,就仅仅是我陆羽追求武道至高路上的一块垫脚石罢了,过了也就过了,我的目标,永远是山顶上,最瑰丽绝伦的风景,又怎么会再去在意脚下一块自己曾经踩过的石头?”

  “你若能破而后立,迎头赶上,再来挑战我,我欢迎。不过我也不可能原地踏步的等着你。”
  “我这辈子佩服的人不多,甚至连我大师兄陈青帝都不值得我佩服,但我挺服气我二师兄李凤年的,也就是你的亲哥哥。唯结果论的话,你哥哥他是个失败者,死在了陈青帝手中,我也没有缘分,在他生前见他一面。但我二师兄此人,光风霁月,大气滂沱,是个真正的男人。对得起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他的师父,他的弟子,他的红颜知己,包括我这个他素未谋面的师弟。”
  “他死前,留给了我一封信,信上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一个男人活在世上,三分狠戾七分大气,剩下的一分,则是佛性,是慈悲,是对这个社会的敬畏和悲悯。我以前不懂,但我现在懂了。”
  “所以我不会杀你。给你留一点宽容,给我陆长青此生,留一点遗憾。就当是在你身上,还掉我欠凤年师兄的恩义,仅此而已罢了。义兄,一个武者,他的内心,应该除了武道二字,别无外物才对。其实你天赋并不弱于我,却被我短短半年就追了上来,你可想过原因?”
  李夸父嗫嚅着,说不出话。
  其实,这也是他完全弄不明白的地方。
  比天赋,他不弱于陆羽。

  比资源,他有陆野狐这样的武道圣者言传身教。
  比努力,他在北地风雪中,一天练刀十六个小时,哪次不是练到什么崩溃才肯罢休?
  他怎么就输了?
  还输的这么彻底?
  这让他感到绝望。
  “因为你的心——”
  陆羽指着自己的心脏,“义兄,你的心,早就不纯粹了。里面充满了女人,权利和地位。武者求道,心如赤子,意如钢铁。你连本心都歪了,怎么可能不败给我?”
  李夸父呆愣。
  沉寂了好一会儿。
  他咆哮道:“可是我追求权利和地位,真的有错么?陆长青,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嫉妒?凭什么你生来就是义父的亲儿子,而我李夸父,无论做的再怎么好,都变不成义父真正的儿子?陆族上千年的无上荣光,凭什么要让你陆长青来继承,而不是我李夸父?!凭什么我李夸父追求一生而不得的东西,你陆长青生来就有?!!”

  他咆哮。
  他嘶吼。
  他歇斯底里。
  他濒临崩溃。
  “夏虫,不可语冰。”
  陆羽摇了摇头,“义兄,你愿意当陆野狐的儿子,那你去当就是,陆族大少的身份,对我而言,算得了什么?你始终没有明白啊,你视若珍宝的东西,在我陆长青眼里,不过是草芥而已。”

  “罢了,话不投机,半句都多。义兄,你好自为之吧。我会帮你叫救护车。若你能彻底抛弃一些东西,将来还有可能赶上我,但若是你执迷不悟,你这辈子,连仰望我的资格都不会有。前路漫漫,其修其远。我要去更高的地方看风景了,就不等你了。”
  陆羽看着他,挥了挥手。
  “李夸父,再见。”
  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曾经说过,人这一辈子吧,总会走过许多地方,路过许多风景,也错过许多风景,看过许多云彩,也错过许多云彩,喝过许多美酒,也没机会品尝许多美酒。
  日期:2017-03-19 0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