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66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一开始还犹豫了几步,见袁青玉如此轻松,也只好暂时放弃了心中对袁青玉的愧疚,露出笑容,走了进去,在袁青玉对面泡了。
  还真舒服,多少天的疲惫都在慢慢的消融,夏文博把泡在水下的身体舒展开来,可水上的部分他却一丝也不敢懈怠。
  袁青玉见了‘格格’地笑,说:“又没叫你干坏事,你紧张什么?”

  夏文博笑着回应说:“就是真干坏事,我也不会紧张到哪里去!我只是觉得这温泉泡得还真舒服。”
  这时,服务小姐敲门进来,一个托着水果拼盘,一个端着一瓶香槟和高脚杯,问是否拿到池子边来。
  袁青玉说:“好。”
  服务小姐便走过来,把水果和香槟放在池沿上,蹲着又问:“请问!香槟是否现在就开?”
  袁青玉点点头,顺手捏了一块苹果吃了,又捏一块要喂夏文博,夏文博见服务员在,有点不好意思,没张嘴,用手接着吃了。
  服务小姐把香槟一打开,顿时满池弥漫着酒的芬芳。
  她倒了两杯,袁青玉递了一杯给夏文博,自己端了一杯,举手示意,两人于是各呷了一口。
  袁青玉问:“感觉如何?”
  夏文博连说:“还行!不错!”
  服务小姐一走,老大的空间又只剩下他们这一对几乎赤果果的孤男寡女,夏文博依旧无法正视和面对袁青玉,他今天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辜负,什么叫自责,他仰头看天,可一方仄仄的天空暗不可测,什么也看不到。

  他不敢看袁青玉除了内疚之外,还有些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有什么办法呢,温泉里的袁青玉实在是一种致命的诱惑,稍不留神就会进入她那温柔的陷阱里。莫说正眼看,就是瞟一眼也够戗,袁青玉正是盛开的年龄,不但脸庞艳如三月的桃花,而且身材突兀惹火。虽说着了泳装,可那迷人的曲线已暴露无遗,比什么也不穿还性感。
  可是今天的夏文博,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怕袁青玉,他一下子不知不觉的回到了两人刚刚认识的那个阶段里,他变得谨慎而小心,生怕自己的过分举动会唐突了这个绝世佳人。
  袁青玉也意识到了这点,她眼中多出了一份复杂的表情,那里面有不舍,有留恋,也有坚毅和决绝,她真的很难在让自己处在这种无望的相思中,她渴望摆脱这种让她心惊胆战,自卑伤感的爱情,她想要放飞夏文博,也放飞自己。
  这在袁青玉的心中,或许是最好的一种解脱。
  凄楚的笑了笑,她看着夏文博说:“你今天一点都不像过去的你!”
  夏文博恍然醒悟:“我,我怕你生气!”

  “我没那么可怕吗,来,过来,坐在我的身边,我会让你知道,我永远都会对你温柔,不管何时何地!”
  袁青玉说的很平静,但听在夏文博的耳里,有点怪怪的.......
  第五百六十三章:她的决定
  夏文博坐在了袁青玉的身边,这时候的袁青玉,细嫩的肌肤在水中如泼上一层奶油,光滑细腻,加上她线条流畅,优美,秀丽绝俗的身材,整体看起来珠圆玉润,亮丽无匹。
  她的手慢慢的伸向了夏文博。
  “来,闭上眼,我帮你按摩一下!”
  于是,那双春笋般柔软的小手,边在夏文博裸露的身躯上游弋起来,一下下的,摁动了夏文博的所有情怀。

  水温和美酒配合这袁青玉那芊芊玉指,也在发挥它应有的作用,见见的,夏文博开始难以自持,底下的物件已生机勃勃,他想说点什么来转移注意力,可这样的情境还能说什么呢。
  一扭头,遇上了袁青玉幽深迷离的眼神,不觉心如撞鹿,眼饧耳热,为证明自己的镇静,情急之下,脱口说:“好舒服。”
  袁青玉颤声说:“有更舒服的,试一试?”
  夏文博依旧有点不敢造次,他默默地喘粗气,他不看也知道,袁青玉一定正在注视着自己,僵持片刻,夏文博终于开口说:“试就试嘛,谁怕谁啊。”
  这声音小得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
  而袁青玉居然听清楚了,笑着说:“这就对了,还象个大老爷们说的话,我还是我,你也要做回过去的你。”
  说着袁青玉的唇在微微地张开,很轻柔的倾身过去,用自己的唇,吻住了夏文博。

  夏文博全身颤动了一下,他们神情专注的互相注视着,眼和眼之间,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就那样相互的看着。
  夏文博的心也开始颤抖起来,移开了唇,靠近了她的耳边,轻声地说道:“青玉,我想要你。”
  袁青玉的呼吸在加快,身体从颤动开始变成了摇摆,心发出了一声灵魂的呼唤:“来吧,我要好好的服侍你一次。”
  她脱去了她所有的约束,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具女性完美的胴体出现在了夏文博的眼前,是的,完美得不能再完美,与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乌黑的瀑布般倾泻的长发,以及点缀在某处的黝黑。
  她拿起了池边的一个酒杯,一弯腰,往里面倒起了酒,而身体的黝黑飘逸处不偏不倚,差不多完全贴在了夏文博的脸上,热浪诱人,芳香扑鼻,她倒满了一杯酒,而后,让夏文博惊诧的是,袁青玉把整杯酒顺着自己的胸口慢慢的倾倒下来,她一边倒着,一面提臀挺胸,身体已经成了S型,那芳香四溢的甘露琼浆就顺着她的身体,流淌而下,穿过峡谷,流过平原,淌过小丘,在凄美处汇成一股酒的泉流。

  这是一股只有仙界瑶台才有的酒泉,夏文博如航海的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如朝圣者在荒漠中发现了绿洲,就泉而痛饮,所有的酒都倾入了夏文博的口中。
  酒杯掉进了水里,袁青玉轻声的叫了起来,后仰的头摇的象拨浪鼓,长长的秀发飞扬成一道黑色的风暴,等他一把抱住了袁青玉,等到他冲进的时候,他仿佛听见一声从万丈深的地层底下传来的叹息,又或一声沉睡了数千年的轻吟穿越时光汹涌而来,她的召唤让他更加迷狂,水花飞溅,这一刻,胜似举行一场祭礼和狂欢.....。
  然而,这注定了就是一场最后的疯狂,在这个晚上,当夏文博依旧带着疑惑和担忧返回到东岭乡之后,孤寂中的袁青玉这才忍不住的流泪了,她看着窗外那漆黑的夜色,痴痴的伫立了很长时间,终于下定决心,拿起了电话。
  “喂,吕市长,我接受你的建议,我原意离开清流县!”

  电话中传来了吕秋山充满磁性和愉悦的声音:“好好,你早该下这个决心了,其实,清流县本来也不属于你,你的前途和未来在哪样的一个小地方根本都无法承载。”
  日期:2017-05-28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