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2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苦笑,说你别坑我,我们这一次去东海蓬莱岛,绝对是九死一生,这里面的危险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我估计你姐姐也不会让你去的。
  洛小北眯着眼睛盯着我,说陆言,好歹我们也是共过患难的,你怎么能够这么不仗义呢?
  我说这不是仗不仗义的事情,我是不敢给你做主。
  洛小北突然间眨了眨眼睛,说我知道你去蓬莱岛要干嘛——不就是去见你的那个女朋友虫虫么,那么我问你,你自信你能够进入蓬莱岛的禁地陷空洞里去?

  她的话一下子就踩到了我的痛点所在。
  的确,虽然我跟洛飞雨说我之前就进去过,不过之所以能够自由出入,最主要的还是屈胖三的功劳,跟我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而经历过上一次的事情之后,这回我想要闯入陷空洞,其实可能性很低。
  这几乎就是奢望。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想说什么?”
  洛小北说我知道怎么进入其中。
  我心头一跳,说你说的是真的?
  洛小北嘿然一笑,说你大概忘记我是靠什么吃饭的了,对于法阵的了解,这个世界上能够比得过我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我认真地看着她,说你可别忽悠我。
  洛小北冲着我眨眼,说只要你肯帮忙说好话,我到时候绝对让你能够抱得美人归,即便不能,至少也能够让你跟你家那虫虫见上一面。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好。
  洛小北瞧见说服了我,顿时就乐坏了,嘿嘿地笑,而且还对着我的脸啵了一个。
  呃,这野丫头。
  洛小北离开之后,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出了门,在大厅这儿,正好碰见了洛飞雨,瞧见洛小北果然在缠着她姐姐,非要跟着去,洛飞雨自然是不愿意自己的亲妹子赴汤险的,一直摇头,而洛小北瞧见我过来,一把拽着我的胳膊,对她姐说道:“刚才陆言都说了,他会保证我的安全——他的身手你也是知道的,不会有差错的……”
  啊?
  洛飞雨看向了我,说真的?

  我刚刚跟洛小北达成了协议,还指望着她帮我破解陷空洞外围的禁制呢,此刻也只有硬着头皮点头,说是。
  洛飞雨犹豫了一会儿,我本以为她还会继续反对,却没有想到她最后说道:“那行吧,不过你自己小心点,一旦有什么不对劲儿,立刻撤走。”
  洛小北得到了自家姐姐的同意,高兴坏了,挽着洛飞雨的手,说你放心,我知道轻重的——蓬莱岛好歹也是咱们自己的主场,虽说现如今给人占了,不过我对那儿的熟悉,不会比你差的。
  洛飞雨的态度让我有些捉摸不透,硬要说她是因为我的承诺,我自己都觉得这也太假了。
  至于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我想不通,也不愿意再去想的。
  昨天的时候,我们已经商量好了随后的行动方案,骑鲸者会跟我们一起去,不过只是送到蓬莱岛外围,进去的只有我和洛飞雨,现如今又多了一个洛小北。
  虽说东海蓬莱岛的补给船只是三天后抵达,但我们现在就得出发,前往无相海,所以也没有太多等待,便乘坐昨天的汽车出发。

  我们跟骑鲸者约定是在附近的一处海港,临行前,我特别用了大易容术,弄了一个比较平凡、不扎眼的模样。
  洛小北瞧见我这模样,笑了我一路。
  我们没有打扰被人,三人开车抵达了港口,船是骑鲸者这边找的,洛飞雨瞧见了港口停着的船,不过在约定的时间里,骑鲸者却并没有到。
  时间一过,洛飞雨就紧张了起来,左右打量,并且带着我藏在角落里去。
  我想起上一次在宝岛这儿的遭遇,也下意识地谨慎起来。
  好在半个多小时之后,骑鲸者终于赶到了。

  双方碰面之后,骑鲸者跟我们道歉,说他本来是提前赶到的,结果倒吊男那边的助手突然间打来电话,让他注意宝岛这边的动静,有任何事情,立刻跟他汇报——他为了应付那家伙,不得不拖延了一些时间。
  对于迟到这事儿,骑鲸者很是抱歉,跟我们连声说着“对不起”。
  洛飞雨有些意外,说那边经常跟你联系么?
  骑鲸者苦笑,说我都说是被发配了,怎么可能经常联系啊,这是头一回,也不知道那帮家伙到底要办什么大事儿,不过别管它,应付一下就好了,不用放在心上。
  简单聊过之后,船就出港了。

  我们乘坐出海的船是一艘二手游艇改装的,更换了马达之后,性能很强劲,只不过环境不算太好,骑鲸者作为老牌的巡海者,操纵这种现代船只也不是什么费力事儿,为了保密起见,所以也没有带其他的船员。
  在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我们驶出了港口,朝着东海方向驶去。
  行船的事情,由骑鲸者在把握,倒用不着我们操心什么,船舱里面比较狭窄,我便在甲板上盘腿而坐,进行调息,没多一会儿,洛小北和洛飞雨这一对姐妹花也跟着出来了,洛飞雨还好,洛小北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开始询问起了我的事情来。
  她说的很多,从第二届天下十大的选拔,到后来茅山遭劫时我的挺身而出,以及后来我在京都那边做的事情,这些都是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的。
  既然是传言,自然有夸大之处,也有许多的揣测想法,现在逮到了当事人,洛小北自然不会放过我。
  如果只是洛小北,我倒也可以三言两语含糊过去,不过洛飞雨在旁边听着,我就不敢敷衍太多。
  毕竟我这一次去东海蓬莱岛,求到人家门上,结果她不但帮忙联络,而且还亲自陪同,这人情可大着呢,尽管我知道这并不是冲着我的,我也没有这么大的面子,但不管怎么说,对洛飞雨,我还是得保持必要的尊重。
  所以我也是从比较客观的角度,将洛小北提的这些事儿,一一讲述起来。

  俗话说得好,“孩子没娘,说来话长”。
  时间就在彼此的交流之中,静静的流淌了过去。
  白天与黑夜更替,第三天,我们抵达了无相海,周遭升起了白色的迷雾,遮掩住了周遭的视线,海浪也越发地大了起来。
  简单地吃了一些食物之后,我给骑鲸者送去食物,他坐在驾驶舱前,接过我手里的食物,三两口吃下,然后又喝了一口水,这才说道:“无相海不太平啊……”

  啊?
  我说怎么了?
  骑鲸者叹了一口气,指着远处的一点儿轮廓,说你看那是什么?
  我眯眼打量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是我们要搭乘的补给船?”

  骑鲸者摇头,说补给船不是这么小的,那是海盗船啊。
  日期:2017-03-19 0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