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2022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在他看来,收效甚微,因为面对庞大的基层,要想治理好基层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虽然大家都很重视基层,认为基层工作的重要性绝不亚于经济工作和其他各项工作,但是面对基层治理的困难,以及习惯于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工作模式,只要基层能听话,不出问题就行,容易形成惰性,基层治理也就成了一个以文件落实文件,以会议落实会议的情况。
  叶平宇一想到此,就觉得他要再次到基层去一趟,剖析基层存在的问题,让大家重视起这个问题,真正地投入精力和时间,好好地思考一下基层冶理的情况。
  但是要去哪个地方呢?叶平宇想了一想,考虑半天,决定去临川,临川这个地方市委书记市长先后出事,这说明这个地方的政治生态存在着严重的问题,李春林虽然在这里主政,但是他未必能扭转这种局面,他需要一点助力,需要省委的大力支持,他去一趟临川可以说是可以给李春林的一个支持。
  叶平宇想了想,便决定带着金永南和两名警卫一起到下面看一看。只所以带警卫是因为接受上次金永南挨打的教训,安全必须要保证,不然,会让人笑话的。
  金永南得知叶平宇要自己下去视察工作,而且还不告诉下面的人员,他心里感到很惊讶,觉得这样太危险,他无法保证叶平宇的安全,即使带了两名警卫。
  但是叶平宇把这个事情向他安排了,而且说的很正式,很严肃,让他不要告诉别人。金永南一听就告诉他,即使不告诉别人,现在资讯这么发达,恐怕也会让别人知道,到时候肯定是保不了密。
  听到金永南这样讲,叶平宇想了想道:“尽量保吧,实在保不了也没有办法,你对外宣称就我说这几日休假去了,麻痹一下,尽量保密。”
  金永南一听说道:“叶书记,您这相当于微服私访啊,会不会有人事后议论这事啊,您知道,现在微服私访可不是一件让人觉得很光明正大的事,有人会说您在作秀,与从不同,另类。”
  叶平宇呵呵一笑道:“我在港东省工作时,就是这样做的,而且也这样要求其他官员的,如果我们的领导干部能经常微服下去,老百姓知道了,只会说我们的好,而不会说我们的坏,只是一些领导干部们会有风言风语,这种人你做什么他都会说风凉话,很正常,不要理会他们,我们做我们的。”
  叶平宇一这样讲,金永南不好再说什么了,其实他也想着与叶平宇下去微服私访,下去私访,说不定可以帮助老百姓解决一些问题,他感觉那样真是挺不错的。
  “叶书记,那我去准备一下,准备好了告诉您。”金永南兴奋地说道。
  叶平宇笑道:“你去准备吧,后天我们出发,目的地临川,一定要注意保密。”
  叶平宇作了吩咐,决定去临川微服私访,虽然说现在资讯那么发达,交通那么便利,其实微服私访起来非常方便,但是一些领导干部还是不愿意这样做,而他们只所以不愿意这样做的原因无非是怕受到同僚的嘲笑,要么说这是在作秀,要么会说这是在表现自己的个性。

  个性官员在官场上非常的少,因为官场上讲求的是中庸之道,四平八稳,人际关系非常重要,官员如果想表现个性,就要承受到别人的嘲讽,要面临着其他同僚打压的危险,人际关系容易受到破坏。
  叶平宇现在这样做,其实也是表现出了一种个性,只是他不怕表现出自己的个性,官员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个性?为什么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情怀?为什么可以容忍霸道的官员,却不是愿意容忍个性的官员?当然霸道的官员可有可能是一种个性,但是这种个性却是具有着很大的破坏性。其实最不能容忍的是那种虚伪的官员,这种虚伪的官员非常可怕,比霸道的官员破坏力还大。霸道的官员是外显的,如果他过于霸道,肯定是不能长久的,然而虚伪的官员却是可以一直呆在官场上,影响到官场上的生态,从而对官场造成一定的破坏。

  叶平宇不能作虚伪的官员,也不作霸道的官员,但是一定要做亲民的官员,这就是他的个性,即使他这种个性会受到他人的不满,他也要坚持下去。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家庭农场
  叶平宇决定下去,带着金永南以及两名警卫,这两名警卫都是身手高超的战士,属于省公丨安丨厅警卫处的人,专门在省委负责保卫省委领导安全的。
  坐着省车队小车班里一辆普通的车,叶平宇和金永南等人就出发了。当车子驶出省委大院,驶出宁阳市区的时候,看着田野里的麦田,叶平宇突然感觉好自在,好舒服。

  整天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每天要有着无数的事情去处理,现在离开繁杂的城市,来到相对安静的农村天地,叶平宇一时心旷神怡,无比痛快。
  “永南,出来转一转,是不是要比呆在办公室里面好多了?”叶平宇笑了笑问向金永南。
  金永南笑道:“叶书记,以后您没事的时候就带我们出来放放风吧!”
  叶平宇也笑了起来,作为省委书记,他什么时候能没事啊?作为一名高级领导干部,就没有休息的时候,不像西方国家那样,总统什么的都可以进行休假,在华夏就没有这种休假的概念,必须无时无刻地都要在干活。
  车子跑在高速上,很快就到达了临川地界,如果是正常的视察,这个时候,李春林和张玉江两人一定会在此处迎接他的到来。这种界迎的仪式不知是从何时兴起的,如同古代的郊迎,这种繁文缛节,在不知不觉间便形成了,一方面是下面的精心逢迎,而另一方面便是上面领导的默许,不然,这种繁文缛节不会形成。
  叶平宇来到安宁省之后,就是断然取消了这种所谓的界迎,然而他几次到下面视察工作,那些地市的领导们仍然在强大的习惯性面前没有改变。分析他们的心理,大概是礼多人不怪,叶平宇不喜欢界迎,但是不代表其他省领导不喜欢,同时他们也不清楚叶平宇是真不喜欢还是假不喜欢,万一叶平宇是故意做做姿态呢?总之做了总比不做好,这是他们的心理。
  叶平宇有时心想,这些人整天把心思都用在揣摩领导心思上了,如果能把这种精神用在揣摩事上,或者用在揣摩群众的疾苦上,相信好多工作可以做的更好,问题也会更少。
  现在他不作任何事先的通知,临川市的领导不知道,他们自然是不会过来迎接了,倒是显得清净,而且他如果事先做了通知,一切视察安排全在地方上的掌握上,他能看到什么实际情况?所以,只有自己不声不响地下来,看完情况就走,多少还能得到一些他听汇报听不到的情况,看到听汇报看不到的情况。

  “下面到哪个县了?”叶平宇坐在车里,看着外面临川的风景,向金永南问道。
  金永南道:“我们现在进入高苍县了,高苍县是临川市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这是原来王伯亮在担任市委书记争取过来的,也算是做了一个好事。”
  日期:2017-05-28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