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0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市长,我今天就是表示感谢和敬重,一定坚决支持你的工作,也愿意和你做好朋友。你工作很忙,不打扰了。”对方的话很诚恳。
  “谢谢王董的理解和支持,欢迎你到成康做客,也请多提宝贵意见。”楚天齐道,“再见!”
  对方回复:“谢谢,再见!”
  结束和对方的谈话,楚天齐心情大好。刚才打电话的人,是*昊扬集团董事长王昊,是昊方地产的真正大老板。自从投资商被打后,楚天齐一直有担心,担心这些投资企业会有什么想法,会对成康和自己有不好的看法。从对方刚才的表态来看,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企业大多是通情达理的。

  刚摞下电话不久,李子藤敲门进来了,说是曲刚要见自己。楚天齐马上告诉秘书,让曲刚现在就来。
  在李子藤刚退出后,曲刚就来了。
  看到曲刚进屋,楚天齐笑着说:“老曲,我说过,你来了直接敲门,不用通报。”
  曲刚也笑着道:“那可不行,鞋大鞋小不能走了样。你是市委大领导,我是小科长,这规矩不能坏。”
  “真有你的。”楚天齐一指对面椅子,“坐下说,有什么事?”
  曲刚坐到了椅子上:“局长,那事现在怎么弄?”
  楚天齐回复:“该怎么弄就怎么弄。领导不是说了吗?彪子的口供照样采信,对常永金按照正在继续追捕处理,但不要提及常永金的身份,也不要涉及任何与张鹏飞或鹏程、鹏燕公司有关的信息。”说到这里,他又问,“主管市长怎么说?”
  “我刚找过彭市长,他也是这么说。”曲刚迟疑了一下,又说,“只是咱们的人还一直在省里盯稍,什么时候撤?以后还要不要继续盯?最终抓不抓常永金。”
  沉吟少许,楚天齐道:“从现在形势来看,市里肯定不让抓常永金,他们担心得罪张鹏飞,也担心得罪庞庆隆,更担心得罪张天凯。当然,这毕竟只是一般刑事案子,如果是人命关天的话,市里也绝对不敢拦着,警方肯定也不听这一套。现在市里对你们褒奖有加,分明也是在封口,在让你们适可而止。这么的,人就先撤了吧,但要一直关注着那个常永金,至于最终抓不抓,看情况再说。而且在档案中要一直把这个人弄成正在追捕,这既是对常永金及其背后靠山的震慑,也是对你们自身的一种保护,以免过于被动。”

  “好吧,也只能这样,只能服从大局了。”曲刚很无奈,“只是对彪子该如何处置,总不能让人家承担整个事件的所有责任吧?”
  “哎,真够违心的。”楚天齐叹了口气,“当然不能让彪子承担整个责任,那样对彪子不公平,人家也肯定不干。这么的,就按彪子在此案中应承担的责任去处置,至于个别手续如何变通,你自己想办法。彪子手下的那四个打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好的。”曲刚长嘘了口气,“这事弄的,真别扭。”
  “所谓的讲大局,并不那么容易,是要付出代价的,有的代价有形,有的无形却更大。”楚天齐道,“对了,记住,千万要处处步步向主管市长汇报,该文字汇报的一定要有存档。”
  “明白。”曲刚点点头,“这个我可不敢马虎,否则秋后算帐的话,就会成了替罪羊,会吃不了也兜不走的。”
  楚天齐感叹着:“咱们在这儿替他擦屁*股,他却逍遥自在,真是便宜那小子了。”
  “是呀,便宜那小子了。”曲刚也深有同感。
  但楚天齐心知肚明,两人说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自己说的是张鹏飞,曲刚肯定理解成了常永金。当然自己也就是这么一说,如果仅是这些事,即使证明真是张鹏飞主使,也不能把对方怎么样。成康市这些头头脑脑绝对会阻挠自己碰张鹏飞,怕是定野市领导也会出面,根本就动不上张鹏飞。
  曲刚忽然又道:“局长,奖励发下来了。”
  “是吗?那你可发财了。”楚天齐笑着说。
  “局长,你也知道,我不会要那些钱的。”曲刚说,“我想这么的,把那一万块钱也摊进去,一齐给大家分了。”
  “摊进去……”楚天齐迟疑了一下,笑了,“岂不是可惜了?”

  曲刚摇摇头:“我不明白。”
  楚天齐说:“你想啊,那一万块钱摊进去,一人也分不了多少,尤其还有那五万块钱垫底,人们更觉得没什么了,这钱不能给他们。”
  “那怎么弄?反正我是不能花的。”曲刚不明白。
  “既然你不准备要,尤其也同着那么多领导讲过,你当然不能花了。你可以干点更有意思的事……”说到这里,楚天齐上身前倾,声音低了好多,就像耳语一样。

  尽管对方声音足够低,但曲刚完全听清楚了,他疑惑道:“这样行吗?”
  “当然行了,这也是讲大局呀。”楚天齐一笑,“讲大局并不容易,不但要觉悟够,有时还得真金白银啊!”
  十一月二十四日,星期三。
  到办公室上班后,王永新像往常一样,第一件事先是喝茶。旋开杯盖,浓郁的茶香飘散开来,品上一口,清香沁人心脾,温度也正是自己需要的。
  上班一杯茶,是王永新多年的习惯,杨永亮也一直恰到好处的侍候着。在品茶的同时,王永新一般会浏览当天的事项清单。清单都是由秘书提前准备好,和重要文档放在同一个文件夹中,并放在最上端。
  可今天的清单去哪了?王永新扫视了整个桌面,还翻了翻桌上其它文档资料,就连抽屉也拉开找了,结果没有当天的文件夹,也没有当天的重要事项清单。
  以前的时候,王永新都会把一些重要事项记在脑中,写在台历上。后来杨永亮做了秘书,每天都把事项列的条分缕析,按重要性分门别类放在不同颜色文件夹中,并在重要文档文件夹中夹入重要事项清单。即使偶尔不在身边,杨永亮也会发一条相关短信,对王永新进行提醒。
  现在事情比较多,加之看清单已经成了习惯,好多事项都不必装在脑中,王永新已经对清单形成了依赖。现在乍一看不到清单,他都不知道今天该忙什么了。

  今天怎么会没有清单,怎么也没收到短信提醒?这可是少有的事。杨永亮怎么了?是忘了,还是出了什么事?王永新不仅有一丝不踏实,还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拿起电话听筒,王永新在话机上面按着数字,还没等拨完,就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停顿一下,王永新说了声“进来”,把听筒按在话机上。
  屋门推开,杨永亮走进屋子,怀里抱着几个文件夹,随手关上屋门。
  看到是秘书来了,王永新心中一松,踏实好多,但也不禁心头火起,沉声道:“你去哪了,怎么才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