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41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19 10:02:34
  (继续)
  崇祯二年二月二日,袁崇焕上疏说:“臣听说刘爱塔(原名‘刘兴祚’)已经投奔东江镇了,总兵毛文龙奉旨准备来宁远与臣议事,也请皇上让他偕同刘爱塔一起来对面商确。”崇祯帝同意了—
  (原文)督师尚书袁崇焕疏言:“东江兵二万八千,此道臣王廷试之言也;约数十万,此镇臣毛文龙之言也。臣屡令人察之,无数十万,然亦未必止二万八千。今只计应用兵若干与能能养兵(若)干,亦安能尽辽人而兵之,而养之?则二万八千之外,例如关外随便安插,任其自为屯种可也。”帝从之。
  崇焕又言:“刘爱塔者原名(刘)兴祚,辽人也。举家为□□□□‘大清’兵所得,爱其才,待如子。但(刘)爱塔则心在明朝,寝食不忌。臣崇焕为宁蓟道时屡通书,欲自拔西来,崇焕固止之,欲留间于‘大清’,使‘大清’之一举一动得以窥伺。‘大清’两次入关,(刘爱)塔俱遣人先报,得以为备。天启七年秋,崇焕去任,镇将差人通之,事泄,(刘爱)塔几不测,以计得免。崇祯元年九月,遣其胞弟刘弘基从船上来宁(远),遂云(刘爱)塔已措置一人代死,身穿(刘爱)塔衣服,焚腐其尸,令人不得认识,以此脱身往东江。崇焕未信。一月,有南来者云(刘爱)塔死矣。又一月,得东江消息,云(刘爱)塔至矣。今(刘)弘基见在宁远,镇臣毛文龙奉旨就崇焕议事,崇焕请偕(刘)爱塔同来对面商确。”帝从之。(以上史料整理自《崇祯长编》)

  日期:2017-10-19 10:03:44
  (继续)
  刘爱塔何许人也?他是皇太极安插在毛文龙身边的间谍,也是袁崇焕间谍集团的骨干分子之一,二人早有勾结。袁崇焕此次特别奏请崇祯帝命毛文龙偕其来到宁远,就是接到皇太极通过刘弘基传达的指示,令其与刘爱塔兄弟串通密谋,策划布置杀害民族英雄毛文龙,因为怕毛文龙起疑心,所以借助了崇祯皇帝钦命的方式。此为袁崇焕实现其己巳之变引寇入塞阴谋的第七步棋。
  日期:2017-10-19 10:16:11
  (继续)
  这次密谋在《满文老档》里收藏的刘爱塔密信里暴露无疑,本文下章将详细叙述事件发生的全部过程。
  日期:2017-10-19 10:49:59

  (继续)
  崇祯二年三月十六日,兵部书王洽报告说:陕西固原饥兵千人哗变,声势浩大,劫泾阳、劫富平,焚掠甚惨。官军游击李英先被缚投降,中军王惟中坐视不敢出援—
  兵部书王洽疏言:“秦中盗贼横行,前已报白水之劫,而近日秦中士夫言‘固原饥兵千人劫泾阳、劫富平,焚掠甚惨。游击李英先被缚,伏俯求生,中军王惟中坐视不敢出援’。请敕新抚臣刘广生发兵急剿,如其投戈,不妨招抚,使其不悛,即刻剪灭,庶不致展转流劫,贻皇上西顾之忧也。”(帝)从之。
  日期:2017-10-19 11:23:34
  (继续)

  崇祯二年四月初一日,崇祯帝接到平辽总兵毛文龙的报告,说后金派兵杀到铁山,追索叛逃的刘爱塔兄弟及王得库等—
  ‘大清’遣兵至铁山,索刘爱塔兄弟及王得库等,平辽总兵毛文龙以闻。(以上史料整理自《崇祯长编》)
  日期:2017-10-19 11:25:00
  (继续)

  后金的这次军事行动是皇太极使用的稳心计,使毛文龙彻底打消对刘爱塔兄弟归顺的疑虑,以便刘爱塔兄弟得以配合袁崇焕动手将其杀害。
  日期:2017-10-19 14:37:22
  (继续)
  四月初一日,刑科右给事中刘懋上疏,请求裁汰驿卒以减少开支。崇祯帝很赞赏,就命他专管驿逓事务,以便推行十分减六之议。其后果就是使李自成等一大批谙熟骑术的失业驿卒加入了造反大军—
  刑科右给事中刘懋疏言:“今天下州县困于驿站者十七八矣!臣世居冲途,两令冲县,曾备悉其弊。为调停之说者,不过曰加增工食、曰佥派里甲、曰官为顾养、曰里甲帮贴。夫民穷已无可加,民愚又非所习,私帮而奸棍恣饱其贪,则明攫者十一而暗攫者十九也。为禁革之说者,不过曰查勘合牌票、革需索冒滥、禁枉道旗吹。夫假牌需索等弊,皆仕途之强有力者也,贻害在民,情面在官,即三令五申亦止行于良涿,良涿而外束高阁矣!即以臣县言之,初马止三十匹,每匹工食银五十两;渐增而马五十匹,工食增而八十两;再增而一百两、一百二十两;又增而一百六十两,而驿益困。其故何也?按国初马逓止以飞报军情,所夫止以逓运上供物料、给边钱粮,非为有司行李往来设也。大臣以礼致仕,其不驰驿可知也。抚按钦差行部始给脚力,非钦差其不给脚力可知也。今自京官及司道州县,何官不借勘合?何役不讨火牌?且以私牌、私票横行不绝,几于天壤间无不驿驰之人。其中不仁贪官,马动以六七十匹、夫动以二三百名,而差役无艺之需索、无情之凌辱又不与焉,奈之何驿不困而民不逃也?臣以调停不能、禁革不止,直捷一法:曰裁之而已。马自飞报军情、赍奏抚按章疏、传逓抚按紧急公文而外,所夫自抬送上供物料、给边钱粮而外,大臣以礼致仕、京官奉命差遣,有敕诏等书者,量烦简大小,各应给马几匹、脚力几头、摃夫几名,注定名数,不许滥加。自非然者,京官、外官、给假、告病、罢闲等项,俱不得私遣牌票,违者计夫马数追赃坐罪。其各驿马所夫照太原有工食每十匹裁六匹,每十名裁六名。规则一定,过客虽欲非法索之而穷于无可索,县官虽欲曲意奉之而穷于无可奉。其裁去夫马工食银两总计若干,或全豁以宽民力,或姑借以抵新饷,则驿逓免骚扰之苦而国与民亦受涓滴之利,计似无便于此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