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2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洛飞雨的态度突然间转变,情绪似乎也有几分低落,这让我有一些惊讶,好一会儿方才大概琢磨出了一些可能性来。
  杂毛小道和洛飞雨这一对啊,还真的是孽缘。
  与洛飞雨约定之后,我想了一会儿,又拨通了另外的一个电话,这回事打给港岛的。
  电话打给的,是陆左的另外一个红颜知己雪瑞,我这边什么都没有准备,仔细想一想,如果要前往宝岛的话,估计还得让她来帮忙。
  接到我打来的电话,雪瑞很高兴,在得知了我的请求之后,跟我打包票,说没问题,让我直接来就好。
  弄好了这一切,我离开了县城,开始南下。
  两天之后,我通过罗湖口岸抵达了港岛,雪瑞亲自过来接我,不过我并没有随同她一起返回李府,而是直接转机飞往台北。
  旅途繁杂,自不多叙,抵达了台北之后,我出了机场,然后按照洛飞雨给的地址赶了过去。
  雪瑞临行前给了我兑换了部分台币,一路上并不窘迫,我花钱从借来了路人的手机,给洛飞雨挂了一个电话,一个多小时之后,她赶到了我们约见面的日式料理店,与我碰了头。
  之前我与洛飞雨有见过几次面,大部分时间都感觉这位极品美女除了有着让所有女人都羡慕的美胸之外,另外一个特点,便是巾帼英雄。
  她很是英武,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让人折服。
  但此刻当她穿起了都市女性的百褶碎花裙和高跟凉鞋时,却让我感受到了另外一面的她来。

  惊艳。
  事实上,并不只是我一个人这么看,她一走进店里,几乎都成为了所有人注目的焦点,男人是欣赏或者贪婪,女人是羡慕嫉妒恨。
  碰面之后,洛飞雨向我问好,没有了之前电话里面的冷淡。
  我知道她的情绪并非是针对于我,所以故作不知。
  事实上,我与洛飞雨的交情并不算浅,除了黄泉道上有并肩而战的情谊之外,我还跟她的妹子洛小北也很是熟悉,特别是洛小北的手臂,能够恢复,也是我的功劳,对于这事儿,洛飞雨对我十分感激,所以才会选择帮我。
  当然,除了这个,杂毛小道那儿估计也占了一部分,至于比例是多少,我就不得而知了。

  洛飞雨请我在日料店里吃了一顿日式料理,我对于这种大部分都是刺身海鲜的玩意着实是欣赏不来,不过看样子她很喜欢,也只有硬着头皮陪着。
  吃过饭之后,洛飞雨开车载着我离开了市区,朝着南部行去。
  我们来到了一处山清水秀的乡下地方,在一大片宅子前停了下来,随后在洛飞雨的引导下,进了院子里去。
  我并不是第一次来宝岛,虽然不算熟,但也算不得陌生。
  之前吃饭的时候不怎么交流,但行车的路上,却聊了不少,我询问起了洛小北的近况,以及依韵公子的相关事宜。
  洛飞雨简单说了一下,洛小北在琉球陪她母亲,而依韵公子则在宝岛。

  她问我是否需要安排与他见上一面。
  我摇头,说这一次过来,是为私事,就不打扰了。
  进了宅子之后,洛飞雨一路引导,带我进了最里面的院落,然后敲开了一间房门,我有点儿奇怪她的用意,却没有想到门一开,走出了一个让我诧异无比的人来。
  骑鲸者欧阳发朝。
  瞧见面前这老熟人,我惊讶万分,不过好在我还算是见识过大世面,虽然惊讶,但并不慌,朝他问好道:“好久没见了,欧阳,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骑鲸者朝着我点了点头,说洛小姐告诉我你来了,我特地赶过来的。
  我眯眼打量着他,有心问一下我老哥的情形,不过因为洛飞雨在旁边,最终还是没有开口问起。
  洛飞雨对我们说道:“外面不好谈话,进屋吧。”

  屋子里是类似于日本榻榻米一般的布置,我们进了屋子,刚刚在案台前盘腿坐下,便有人送了香茶过来,待人退下之后,骑鲸者看着我,说我听说你准备前往东海蓬莱岛?
  我点头,说对。
  骑鲸者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事情恐怕有点儿不太好办啊。”
  我说欧阳你曾经是东海蓬莱岛的巡海人,有什么可以教我的?
  骑鲸者说闯入蓬莱岛的办法,我自然可以悉数跟你说,不够如果里面的人将法阵更改了,即便是知道方位,也未必能够进入其中,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想法子混入其中——这一两年来,东海蓬莱岛越发开放,出入境内外的物资船只也多了,如果能够在无相海上面找到相关的船只,混入其中,并且避开了检查,理论上还是能够进入的。
  我听得一头雾水,说我们自己进,已经不行了?
  骑鲸者说倒也不是不行,你身边不是有一个很精通法阵的小孩儿吗,带上他,我就没问题。
  我苦笑,说屈胖三去了南极,一时半会儿,未必能够回得来。
  骑鲸者双手一摊,说那就没办法了。
  两人谈到这里,就有点儿僵,洛飞雨插话,将一张资料放在了茶几上,指着纸张上面一个三十多岁、油光水亮的男子,说现在帮东海蓬莱岛进行进出口贸易的,是东大街的明家,他们家的大少爷明东来我们还有联系,所以补给船的时间表我应该能够搞得到。
  骑鲸者扬眉,说那能不能请他帮忙,把陆言混进去呢?
  洛飞雨摇头,说那家伙虽然**上脑,但绝对不傻,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弄人进去,无异于自寻死路,我西门王家这么大的产业说没就没,他如何肯干?
  骑鲸者说那也就是说只能借力,却没有内应咯?
  我说这就够了,问题不大。
  瞧见我自信满满的模样,洛飞雨便是点了点头,说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想办法去套他的话。
  说罢,她起身,对我们说道:“你们先聊,我去去就回。”

  洛飞雨何等人物,察言观色的本事比谁都强,知道我与骑鲸者有话要讲,便立刻借故离开。
  我待洛飞雨走了没一会儿,然后支起身子来,对骑鲸者问道:“欧阳,有一句话,不知道当不当问。”
  骑鲸者对我点头,说请讲。
  我说我哥现在……
  骑鲸者没有等我说完,直接开口说道:“你哥去了北美,据说是正常轮换,现在被派遣过来执掌亚洲事务的人,是从南美洲派过来的负责人。”
  我先是一愣,随即问道:“倒吊男?”

  骑鲸者看着我,说你认识他?
  我说不但认识,而且还有过一段不太愉快的经历。
  骑鲸者并不意外,点头说道:“那个人脾气很怪,有点儿精神病的趋向,能够受得了他的人不多,你跟他有过节,这个我可以理解。不过那人心眼小,睚眦必报,如果有可能的话,你最好还是不要跟他打照面。”
  日期:2017-03-18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