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241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17 23:34:58
  李群给李母打电话说他和女友之间发生了不愉快,心里很烦闷。
  李母电话里面略作遗憾安慰李群,实际上很高兴,她认为学生时代的爱情保鲜期很短,现在半年多过去了,也该是两人分开的时候了。
  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很快两个人又和好,而且比之前关系更密切,如果单只这一点李母还可以暂时接受,毕竟离毕业只有两年,忍忍也就过去了,但让她无法接受的是,李群找她要钱的数额越来越大,以前最多的时候也就大几千,这一次居然开口就要两万!
  当李群提出要这两万块钱的时候,李母第一次拒绝了李群,还在电话里痛骂他,要他早点和女朋友分手,不要再为了这个女人找借口找她要钱。

  但李群在电话里又是哭又是闹,说不是因为女友而是他自己的原因,苦苦哀求李母,李母依旧不同意之后,李群居然在寝室内到处闹腾,说要去寻死。
  不管李群此举是真是假室友们都吓得够呛,连忙拨打李母的电话,将李群咆哮寻死的情况告知李母,李母知道儿子自小娇生惯养心理不强大,搞不好这样下去真的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只能同意给钱,李群这才消停。
  李母和丈夫商量,不能这样下去了,一定要去李群学校调查一番,知道李群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因为担心李群不配合,李母和丈夫选了一个李群不在学校的时间,偷偷去到学校,找李群室友问到了李群女友的姓名和专业,去学校档案室一查,居然发现根本没有这个人!
  这下李母夫妻知道儿子搞不好遇到骗子了,等儿子回来之后,将真相告诉儿子,儿子却说他的事情无需父母操心,他已经是一个大人,知道如何解决。
  虽然有儿子的口头保证,但夫妻俩回到家中依旧忐忑不安,总觉得会在儿子身上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件。
  果然只过了短短几个月,他们的预感就应验了!

  日期:2017-03-17 23:35:15
  当天李群就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中,将自己反锁到卧室里蒙头大哭,无论父母如何询问总是不说原因,只是不时发出:“你为什么要这样骗我!”的咆哮声。
  父母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除了自责之外,当即决定一个在家里看着李群,另外一个到学校了解情况。
  问遍了所有的老师和同学,得到的消息都是三个字:“不知情”,因为后来的这几个月李群根本就不住在寝室,而是在外面租了房子。
  从回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李群始终是这个模样,学也不去上,话也不愿意多说,问一句答一句,而且大部分时间答非所问。
  要李群去精神科检查,他又拼死都不去,夫妻俩束手无策,愁得头发都白了。
  没想到的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精神已经恍惚的李群居然还扯上了这桩人命官司,因为被水浸泡过之后面目全非,李母又没有见过本人只看过照片,所以那个女尸是不是李群的女友李母不能确定。
  我意识到一个重要的细节,道:“大姐,您的意思是,李群一个多月之前就回家了,呆在家里一直没有出门?”
  李母点头道:“是啊,如果他愿意出门我们早就带他去医院检查了,也不会拖到现在。”
  我暗自点了点头,李母所说情况属实的话,那么李群应该和女尸的死没有直接关系,因为女尸死亡时间明显是在几天之前(当时据案发已经过去几天了),如果李群一直在家中,那么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做让女尸溺水的举动。
  之后我对李母科普了一些抑郁症需要注意的事项,提供了一些建议,并给了李母一个联系方式,表示等这个事件了结之后,她可以带李群来我们中心做心理疏导,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也可以提供上门疏导服务。
  李母记下了我的号码,第一次露出感激的神色。
  日期:2017-03-17 23:36:57
  我退出休息室,将了解到的情况一五一十讲给了小谢听。
  小谢笑道:“不错,你还是挺有办法的,这些消息很重要,李母这个人性子很倔,如果我们要让她说明情况估计要费很多心思。”
  我笑道:“谢大人过奖了,不过这样一来,汪婷的死应该和李群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李母作为李群的直系亲属,所说的话可以作为证词,但是证明效力微弱,就算她说的是真的,只要汪婷肚子里的还是是李群的,他也脱离不了干系,而且这样一来……”小谢朝我眨巴了下大眼睛,笑道:“结局一定非常诡异,这不正迎合你这个闷骚八卦男的鬼心思了吗?”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帮了小谢一个忙她还要损我一次,拜托谢大人您下次记得在闷骚八卦男前面加上“极品”两字行吗?
  只有“极品闷骚八卦男”才符合我真正的身份!
  日期:2017-03-17 23:38:11
  回中心之后,我和杨姐又是加班加点鉴定出结果。
  鉴定结果出来,终于得到了匹配的结论,死去女尸肚里孩子的父亲确定是李群。
  以下发生的所有事件,都是在案子宣告终结之后小谢口述,为了让大家知道这个案件发生的原因和来龙去脉,我详细描述如下。
  鉴定结果出来是匹配,当小谢将这个消息告知李群,他苍白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血色,喃喃道:“我就知道,婷婷不会骗我。”
  李群的内心有了一丝松动,经过警方的询问,终于交待了所有的经历。
  确实如李母所说,李群是一个在温室中长大的孩子,从小没有受过什么挫折,就连谈恋爱也很顺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