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159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人都已经死了,夺回来还有什么用?她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我。”越想越觉得苦涩,他又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还想再倒一杯,酒却被霍殷玉给抢走了。
  霍殷玉把自己的酒杯推到霍殷容面前:“那丫头命大着呢,还没死。”
  权振东为了防止霍殷玉有什么不该想的想法,就提前给她打了预防针,意思就是余清微还没死呢,她是正牌大老婆,你自己放聪明点,别稀里糊涂的做了小三。
  “什么?”霍殷容手一抖,酒杯里的酒全部洒了出来,顺着桌面流到了他几万块一条的手工缝制西裤上,冰凉的液体渗透布料黏在他温热的肌肤上,凉意渐起,可他却像没感觉到一样,只愣愣的盯着霍殷玉,“你说什么?你说余清微她……她没死?她还活着?”
  “她真的还活着。看你,知道她还活着激动的连话也不会说了,”霍殷玉戏谑的看着他,“不过我还以为你会更激烈一些呢,比如跳起来什么的?”
  霍殷容已经做好跳起来的准备了,听到她这么说又坐了回去,极力做出一副镇定的样子说到:“余清微没死,最激动的人也不会是我,最开心的,就更轮不到我了。”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其实已经乐开了花吧,自从回来之后就一直紧蹙的眉头终于送来,紧绷的下颚也有了一丝松懈,连带嘴角也不可抑制的扬了起来。
  霍殷玉轻笑一声:“哥哥你还真是深情,只要她还活着,不管那幸福是不是你给的就都很满足是吗?难道哥哥你不想再贪心一点?不想让她永远留在你身边,每天都可以看着她,抱着她,光明正大的爱着她?”
  她每说一句,霍殷容的眼神就亮一分,说到最后已经是目光灼灼。

  爱情就是毒药,不知不觉上瘾,然后越来越渴望,直到有一天再也离不开。
  可是……他却不是余清微的毒药,没办法让她爱上自己。
  璀璨如星光的眸子一点又一点的黯淡了下来。
  他摇了摇头:“她快乐,比留在我身边更重要。”
  霍殷玉一怔,沉默半晌,轻笑着说了一句:“哥哥你还真是个情种,我知道怎么做了。”
  她会去赴约,但是会改变决定。
  第二天余清微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到达花岸咖啡馆。
  为了让陈夫人对她眼前一亮,她还特意改变了一下穿衣风格,平时那些露胳膊露大腿的衣服一件没敢穿,里面穿了一件冬款连衣裙,配个打底裤,外面再穿一件白色昵子大衣,保守又不会太古板,依然美丽动人。

  她进了咖啡馆,慢慢的走着,每一张有人的桌子前她都会刻意停顿那么一两秒,有人抬头看她她也看过去。
  一直看到第五张桌子的时候,陈夫人出声喊了她一句:“殷玉,这边。”
  霍殷玉优雅的笑了一下:“伯母,我没迟到吧?”
  陈夫人心想,还对自己有笑脸,那就说明她真的没有把昨天的事情放在心上,可真是个心胸宽广的姑娘。
  这么想着,她又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没有,你很准时,喝点什么?”
  有服务员过来,霍殷玉点了一杯和陈夫人一样的咖啡,这明显就是讨好的意思啊。
  陈夫人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嗔了一声,说到:“你这孩子真是,救了瀚东这么大的事也不说,怎么,难道你还真想当活雷锋。”
  霍殷玉笑笑:“我的确是不想承你们的恩情,毕竟,大家的关系太尴尬了,我要是巴巴儿的把人给你们送了回去,你们可不就要误会我了?”
  “这……这怎么可能呢。”陈夫人立刻一脸坚定的说到,“其实我可喜欢你了,真的,虽然我们无缘做婆媳,但我真把你当自己的孩子看。以后有空的时候就到伯母家里来玩,伯母给你做好吃的。”

  霍殷玉笑笑,没回答。
  陈夫人摸不透她的意思,话头一时就停在那里,没有继续,气氛略略有些尴尬。
  陈夫人咳了一声,然后试探性的看向霍殷玉,又说:“其实我们瀚东也不是冷血的人,你多来家里走动走动,多和他亲近亲近,他自然也就会对你慢慢的热起来的。”
  霍殷玉端起咖啡杯,淡淡的呷了一口,这才抬眸,不紧不慢的说到:“伯母您这话我可就听不懂了,您儿子已经结婚,可我还未嫁,让我们两个多亲近,这不太好吧?”
  “这……”陈夫人心想,这霍殷玉看来还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啊,是自己说的还不够透彻吗?她犹豫了一下,然后故意露出一副很伤感的表情说到,“不瞒你说,其实余清微她……也活不了多长的时间了,医生说至多还能再活三个月。可能,她没这种命吧。可是她走了,我们瀚东也不能守着她的牌位过一辈子啊,他还是要结婚的,与其到时候又娶个来路不明的,还不如娶个知根知底的,你说是吧?”

  霍殷玉转着咖啡勺的手一顿,眉心不可抑制的皱了一下,她抬眉,眼角闪过一丝疑惑:“余清微……不是已经救过来了吗?怎么又说她要死了?”
  “不是马上要死,不过也快了,医生也说没得治了,其实这孩子也挺可怜的,就是命不好。”说着还假惺惺的擦了擦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泪水。
  霍殷玉怔住,其实余清微是死是活对她没有太大的影响,可是一个生活在自己眼皮子的底下那么多年的人就这么消失了,还是有点难以适应。
  本以为她已经好了,却没想到又陷入一场未知的生死。
  所以,大喜即大悲吗?
  她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感慨生命无常。
  见她又不说话,还一脸的高深莫测,陈夫人心里更没底了,后来想了想,她觉得肯定是霍殷玉不愿意,要不然她那么聪明的姑娘,怎么可能听不懂她的意思?
  “你……是不是嫌弃我们瀚东结过婚?”说到这儿陈夫人有些急了,她急忙说到,“虽然我们瀚东是二婚,但二婚的男人更知道疼人是不是?”
  霍殷玉已经皱起了眉头,心想这陈夫人到底是有多不喜欢余清微啊,这她还没死她就张罗着给陈励东再找一个,而且还是这么明目张胆的。
  她心里不禁有点厌恶,陈夫人做人太不厚道了,真叫人寒心。
  想到这儿她连表面功夫都做不下去了,神色淡淡的,毫无笑意:“没有,我只是……”
  她在想一个可以正大光明的拒绝陈夫人的理由。
  “只是什么?”

  “只是……想起了我爷爷,经过昨晚,我想他大概……短时间内都不会再想见到……昨晚那些人了,你也知道,他昨晚是被人推回去的。”
  “这个……”陈夫人有些尴尬,“都是误会,误会,霍沥阳的事不应该影响我们两家的关系啊,再说余清微不是快不行了吗?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的。”
  霍殷玉已经喝不下去了,陈夫人是长辈,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无需她来指责,不过让她欣赏的话她也实在欣赏不来。
  日期:2016-11-14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