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80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婷婷,这些年你受委屈了!”张清扬怜爱地咬着她的小脸说道。
  “清扬,我要你!”刘梦婷还是第一次如此主动,含着张清扬的嘴唇吸吮着,很快忘情,双手解着他的衣服。
  张清扬受到感染,便很热烈地和她做了一次,做完之后,刘梦婷害羞地缩在被子里,小声道:“清扬,我……我是不是好……那个啊?”
  张清扬搂着她的肩说:“我就是喜欢你那个啊!”
  “讨厌!”刘梦婷痴痴地,把脸埋藏在被子里偷笑。

  张清扬在国际宾馆的餐厅请赵金阳和柳明亮吃饭。柳明亮是柳叶的亲弟弟,今年25岁。小伙子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张清扬就和珲水县打了声招呼,把他调到了市政府工作。不过没有人知道他和张清扬的关系。今天赵金阳在张清扬这里见到柳明亮。这才明白原来柳明亮的靠山是老领导,他渐渐猜出了老领导今天找自己的用意。
  “张书记,没想到又见到您了!”赵金阳激动地拉着张清扬的手。
  “金阳,听说你的工作干得不错啊,成熟了很多。”张清扬笑道,然后指着一旁很拘束的柳明亮说:“你们认识不?”
  柳明亮点点头,小声道:“我认识赵县长。”
  赵金阳也说:“认识,认识,小伙子很不错的。”见到柳明亮和张清扬认识,赵金阳当然不能说他的坏话。其实他也只是觉得柳明亮眼熟而已,并不了解。
  张清扬拉着两人坐下,然后说:“金阳啊,我不常在延春,以后明亮就交给你了,他……是我弟弟。”
  “啊……原来是这样啊……”赵金阳恍然大悟的样子,“老领导,您放心吧,只要我在任一天,就不让别人欺负明亮。”
  “当然了,”张清扬话锋一转,“我不是要你做违反组织原则上的事情,假如明亮真的犯了错误,还是要批评的,你了解我的性格是不是?”
  “我知道,我知道,”赵金阳激动地说,老领导能把如此隐密的事情交待给自己,就可以看出对他的看重。

  第620章
  张清扬转向柳明亮,说:“明亮,以后你和大妈有什么生活上的困难,一定要和我说,知道吗?”
  “嗯,我知道。”柳明亮点着头。
  “明亮,你姐她……”一旁的刘梦婷一时间动情,想到了柳叶。可是一看到赵金阳,就明白自己多说话了,闭嘴不说。

  “清扬哥,谢谢你们,我知道你们对我姐好。”柳明亮终于领情地说。
  赵金阳则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似的。
  “明亮,你姐走了,以后你要照顾好大妈。对了,你……有女朋友了吧?”张清扬问道。
  “嗯,正在处着呢。”
  “如果看好了,你结婚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
  “我知道,我会的。”柳明亮低着头,坐在这里他明显有些紧张。
  “你别什么都问了,让明亮紧张,我们快吃饭吧。”刘梦婷理解柳明亮的感受,便笑着说道。
  “对对,我们吃饭吧,瞧我!”张清扬拍着脑门说道。
  虽然张清扬没有向他们介绍与刘梦婷的关系,但赵金阳也没有问,猜也知道是怎么回事。领导不但把俬密的事情交待给自己,又把他的情人领出来,这让赵金阳很高兴,他知道借助柳明亮,是他今后联系张清扬的一条线。
  不过让众人意外的是,吃完饭时,柳明亮突然抬头对张清扬说:“清扬哥,我有几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明亮,你有什么就说什么吧,没事。”
  “那好吧,我说错了,您也别怪我。”柳明亮终于坐直了身体,然后才说:“清扬哥,赵县长,我知道您们是为了我好,可是我想靠自己的努力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我没有多么大的抱负,只想过一种平稳的生活,安安静静过日子,照顾着母亲。所以你们大可不必过多的帮助我。我如果有困难会找你们帮忙的,但我现在很满足于眼前生活,我只想靠着自己的能力得到进步。”
  张清扬赞许地看着柳明亮,微笑着点头道:“明亮,你姐没有看错你啊,我尊重你的选择!”
  “这年轻人真不错!”赵金阳这次是发自肺腑的评论。

  一辆黑色的尼桑稳稳行驶在辽河岸边30米宽的公路上,后面跟着一辆非常普通的白色捷达。两辆车一前一后,车距始终一成不变。前面的是徐志国与张清扬,后面的是08和09。今天陈军的父亲陈长富来到了辽河,想请张飞过去吃饭。一般像这种私人的宴请,张清扬是不会坐市委一号车的,那样过于招摇。
  元旦假期刚过,陈长富正式转正,成为了北海舰队司令员,多年的媳妇终于熬成了婆。正赶上这个好事,陈长富特意从司令部来到辽河市,为的就是和张清扬叙旧。他潜意识里自然是为了感谢陈家的栽培,只不过这种方式比较委婉一些。陈长富的年纪马上就要到站,顶多干上一届,如果不转正的话,也许明年就会退了。这一次正式成为了司令员,可以说他的军旅生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他能够心满意足的退休了。

  “昨天陈总长联系我了……”徐志国把车开进经合区以后,突然间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他找你干什么?”张清扬的思想不是很集中。
  徐志国说:“关于杨校农的事情。”
  张清扬马上明白了,问道:“他让你参与其中?”
  “是的,他需要我的协助,他们的计划已经搞好了,但必须有外人接应。”

  张清扬不明白徐志国对自己说起这件事是什么意思,便问道:“志国,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老实和我说,如果你觉得不想参与这种事,我帮你和岳父说。”
  徐志国微笑着摇头,说:“领导,您误会我的意思了,作为陈家卫队中的一员,我是必须服从首长命令的。至于我和你说一声,是……只是让你心里清楚。”
  张清扬恍然,他知道徐志国在很久以前就把自己当成了第二个主人,无论他接到陈新刚的什么命令都会告诉自己,这次也不例外。他就笑道:“有些事,不和我说也没关系的。”
  “那不行,这是规矩。”

  “怎么样,年后和满月结婚?”张清扬问道。王满月已经带着母亲去了京城,张清扬帮她们办理了京城户籍,现在的王满月在电大读书,她很想将来自己做些小生意。
  “嗯,年后结婚。”徐志国一提到王满月,满脸的笑意。元旦期间,张清扬特意放了他几天假,让他们有时间团聚。
  “志国,你的事……想得怎么样了?”张清扬说得是他退伍的事情,为了王满月的安全,张清扬的意思是想让徐志国退伍以后留在京城几年。
  “只要您同意,我没意见,我也想好了。”徐志国说得很平淡。
  张清扬说:“嗯,那就好,退伍以后的事情我给你办吧。志国,让你总留在我的身边,对你不好,我不想让你总做一些偷偷摸的事情,你说是吧?”
  “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可我这几年跟在您的身边,还真舍不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