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1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跟这些人没有太多的关系,但毕竟有并肩作战的情谊,想想还是算了。
  我们找到荆十一娘,稍微歇息了一会儿,小妖又给哮天叶治了伤,而在此期间,我和王明交流了一会儿,分别叙述了双方分离之后发生的事情,得知他们如何遇到重重险境,后来又与瘦竹竿、马脸一伙人重逢的诸多事情。
  这些皆是小事,略过不谈,其间小妖又加入谈话,问询起了关于我的情况来。
  当年我与她分别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角色,基本上谁都可以踩一脚,然而现在却表现出了超出她想象的强大实力,这事儿无疑让她有些吃惊。
  对于自己的事情,我只是简单提及,却并不愿意多聊什么。
  不过王明却十分够意思,跟小妖谈及了我此刻的江湖地位,以及我做过的那些事情,尽管都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不过此刻听他一一述说起来,我未免也有几分得意,想起这几年来,我的确也是办了不少事儿。
  尽管很多时候,我都是在刀尖上面跳舞,稍不注意,就很有可能挂了,但我终究还是活到了现在来,并且为许多人忌惮着。
  这些事儿从王明口中说出,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荣耀。
  王明这人的实力,我一直都很清楚,但刚才的战斗,更加让我刮目相看,知道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人物,拥有的实力,其实远比我想象中的更强。
  至于他跟陆左、杂毛小道、黑手双城到底谁强,这个没有人知道,只有他们翻了脸,作生死相搏的时候,才能知晓。
  对于我新得的外号“千面人屠”,小妖笑得肚子疼,连带着旁边荆十一娘瞧我的眼神,也莫名多了几分敬畏。
  她之前得罪过我,尽管道过了歉,但是想一想这杀气凛然的外号,忍不住琢磨着是否要跟我保持一些距离。

  如此闲聊一阵,在哮天叶稍微恢复了一些精神之后,我们便开始下山了。
  据青丘雁所言,从东边的拐角处,还有一条道路,可以继续向上。
  之前她们家老祖就是顺着那条路,跟着小观音翻越不周山的。
  不过我们并没有继续探寻的兴致,所以径直下山。
  穿越那罡风地带,过程十分艰难,有过冰雪天行路的朋友应该会有一样的经验,那就是上山容易下山难,稍微一不注意,双脚打滑,人就可能直接坠落深渊之下去。
  不过好在小妖化身鸿鹄,在路边照应着,所以尽管出现了几次意外,都只是有惊无险。
  而这个时候,小妖又一次震惊了我们。
  就在大部分人都站不住身子的情况下,她却已然能够在那狂烈的罡风之中飞行自如,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凤凰能够与真龙齐名的缘故吧?
  当然,小妖也告诉我们,这样的飞行,并非是没有极限的。

  如果是再往上,到达空气稀薄的地方时,她就飞不了。
  一路折腾,我们终于出了罡风地带,最终抵达了出云峰下,瞧着那峰下早已恢复如初的积雪,小妖姑娘沉默了许久。
  我们都知道她心中的感慨,所以在这个时候,也都不再说话。
  过了许久,她方才问起了当时的情形,我一一作答,听完之后,小妖告诉我们,她想要留守在这儿,一边修行,一边等待着陆左归来。

  对于她的这个决定,我们并不意外。
  陆左是为了救她而失踪了的,她哪里有心思与我们一起离开虫原,回到现实之中的花花世界?
  而且即便回去,她也不知道去哪里。
  有你的地方,才有家。
  对于小妖的想法,我们没有太多的劝解,王明跟她认真介绍起了旁边的青丘雁,告诉了青丘峰的地址,然后说道:“你在这里,我们出去,不管谁有了陆左的消息,都记得告诉对方……”

  英雄相惜,美人自然也会惺惺相惜,一路上小妖与青丘雁的对话虽然并不多,但彼此之间已经有了几分默契。
  对于王明的提议,她们都表示认同。
  小妖既然选择留下,我们自然也不会久留,于是分道扬镳,准备离开。
  临行前,我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头的疑惑,那就是当初在中山陵的时候,小妖之死,是否与黑手双城相关?还有,她后来为什么都不愿意提及此事?
  这件事情,可以帮助我们判断入了魔的黑手双城,是否可以合作。
  对于我的询问,小妖沉默了许久,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有他的原因,也有我的原因。”
  她似乎不愿意多说,言尽于此,不再多言。
  我有心再问,跟王明拦住了。
  与小妖、荆十一娘离别之后,我们回程,不久后又与青丘雁告别,随后与哮天叶一起返回三目巫族的聚居地。
  一直回到了不周山下的时候,王明方才跟我谈及之前阻拦我的原因。
  他说小妖姑娘既然不愿意多说,你便不要再问了。
  我有些疑惑,说为什么呢?
  王明瞧见我依旧不开窍,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说道:“你觉得,之前的小妖,和现在的小妖,她们有什么本质性的区别没有?”
  啊?
  我想了想,摇头,说没感觉啊,除了模样变化一些,还拥有了凤凰血脉,其余的我真不知道。
  王明笑了,说看来你对之前的小妖并不了解。

  我说到底有什么区别?
  王明认真地看着我,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现在的小妖,可以生小宝宝了呀,笨蛋!”
  抵达了三目巫族的聚集地,王明跟着哮天叶去王宫与绿叶族长“复命”,而我这边则并没有跟着一起去,而是在临时安排的房间,与劫作深入的交谈。
  之前因为形势紧迫,并且劫这人又不太善于言辞的缘故,所以我们的交流并不算多。
  一直到现在,我们方才都有机会坐下来聊天。

  对于劫的突然出现,我反正是挺意外的,如果是荒域的话,这还可以理解,但这儿是虫原,跟随着悠悠这么一群人千里迢迢地跑到这儿来,而且还没有被发现,说句实话,这其实挺可疑的。
  如果不是劫后来的种种表现,以及他对悠悠一伙人的毫不留情,我甚至认为我面前的这个少年,说不定是个内奸。
  不过这些事情我都藏在了心头,没有说出来。
  我问劫接下来的打算。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其实我并不是荒域的人。”
  啊?
  我先是一愣,随即想起之前的种种情形,便问道:“那么,你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对么?”
  劫点头,说对,事实上,我的上一世,出身茅山。
  对于劫的经历,我知晓一些,却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及这个,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上一世?”
  劫没有待我回过神来,开始简单地讲解了他的身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